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别让我抓到你们俩
    好吧,安初檬确实是多此一问了,而且她清楚,宋舟鸿做事情一般都是有目的的,她弄这么一个女孩子在家里,肯定也有别的所图,而不但是为了弥补遗憾吧。

    “我从乔家搬出来了,如果我不自己出走,乔奕森就要把我送到医院去了。”安初檬气愤地说,话语中颇有对乔奕森的埋怨。

    “没用!你腾出了地方,是想让出来乔奕森床边的位置吗?”宋舟鸿毫不客气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这只是权宜之计,我还会回去的。”安初檬不服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点事情,自己解决。”宋舟鸿说完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为了这批货物,连续好几天没有合眼了,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管安初檬跟乔奕森的破事。

    阮小溪跟乔奕森已经离婚了,他的目的也达到了,只是现在还没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去跟阮小溪磨合。

    安初檬听着手机里面传来“嘟嘟嘟”的声音,生气地将手机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些臭男人,利用完她,就将她一脚踹开,真是没心没肺!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她也没有指望宋舟鸿能帮她,能帮她的只有她自己。

    夜深了,大家都睡下了。安初檬悄悄地起床,去厨房里面弄吃的。她把盘子掉在了地上,故意做出了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宋舟鸿出门的时候,特地交代阿四照看好这里的一切,所以阿四不敢怠慢,听到动静,立马起身去看。

    虽然说这幢别墅的智能安保系统,加上几个保镖,已经稳固如铁桶了,但是阿四是个细心的人,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看到是安初檬在厨房里面,蹲在地上捡盘子,阿四赶紧过去,蹲下去帮她捡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阿四。”安初檬感激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您早点儿去休息吧。”阿四说着继续捡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好意思。”安初檬不离开,继续捡地上的碎片。

    “哎呦。”安初檬娇嗔地叫了一声,原来是碎片割到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阿四紧张地拿过安初檬的手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只见安初檬的手白嫩如葱根儿,修长漂亮,就连指尖渗出的血水,都显得格外鲜亮。

    阿四拿着安初檬的手看呆了,许久没有下一步动作。安初檬看了一眼阿四,然后慢慢地抽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阿四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,赶忙道歉说:“对不起,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应该感谢你才对。”安初檬软言细语地说着,将手指头填进嘴里,细细地着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极其可爱又充满了,尤其是晚上。

    阿四看了,有一种浑身血液喷张的感觉,但是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赶紧转移开目光,继续收拾碎片。

    看到阿四收拾完,安初檬才离开,刚走两步,她脚下一软就要摔倒。阿四眼疾手快,及时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阿四,可能刚才转身有些急,血压低,才会头晕脚软的。”安初檬靠在阿四怀里,眼神迷离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房间。”阿四说着将安初檬打横抱起,直接上楼。

    安初檬一只手勾着阿四的脖子,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前,侧脸紧紧地贴在阿四心脏的位置,听到他的心脏扑通扑通一直在加速,安初檬坏坏的笑了。

    阿四快速走到安初檬的房间门口,一脚踢开门,然后迅速地房间朝着床边走去,将安初檬放在,阿四不再看她一眼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安初檬的胳膊死死地勾着他的脖子,眼睛微闭,嘴里哼哼唧唧的,像是很不舒服的样子,又像是在陶醉。

    阿四演了咽唾沫,说道:“安小姐,你实在不舒服的话,我送你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阿四的话,安初檬的胳膊稍稍用力,然后自己的上身稍稍起来,更加靠近阿四。她的脸蛋微红,眼神迷离地看着阿四道:“我不去,不要去医院,不去。”

    声音像是糯米一样,软甜软甜的,让人听了一阵酥麻。

    看到阿四的喉结不停地滑动,嘴唇都快干的掉皮了,安初檬这才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,头往后一仰,躺在,手臂也慢慢地从阿四的身上滑下来,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她像是睡着了,阿四犹豫着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她的脸蛋,最后即将要碰到的时候,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阿四强忍着身体的冲动,迅速冲出了安初檬的房间,不知道冲了多少遍冷水澡,才浇灭心中的那团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安初檬来到这里的第一次,阿四看到她的第一眼,就对她心动不已。虽然听其他的弟兄们说了些关于安初檬的事情,但是阿四还是忍不住有时候臆想安初檬。

    这一次宋舟鸿不在,没想到安初檬竟然住了下来,还给了他这样的机会。阿四差点儿把持不住,但是看着安初檬的肚子,她现在是别人孩子的妈妈了,阿四还是忍了下来,再说了,对宋舟鸿也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阮静怡听到外面的动静,出来后发现一个人影从安初檬的房门口一闪而过,等到赶到安初檬的房间,只见房门开着,于是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阮小姐,这么晚还不睡?”安初檬突然从门后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”吓的阮静怡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嘘”安初檬说着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阮静怡往房间里面走,像是要找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一个人睡不着,可以留下来跟我一起睡。”安初檬大方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一起睡?”阮静怡嫌弃地说着,没有在房间里面看到其他人,难道是她刚才看花了眼?

    “那就请便吧。”安初檬请她出去。

    阮静怡撇撇嘴,转身就走了。可是她回去后怎么都睡不着,这幢别墅里面,现在除了两个女人,其他都是男人,会是谁半夜从安初檬的房间出来呢?

    好奇心害死人,不过阮静怡还是决定一定要一探究竟,如果能抓到奸夫,那看安初檬在宋舟鸿面前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这阮静怡起了好几次,也没有看见安初檬的房间有什么不对劲儿,这样的结果就是第二天盯着一对儿熊猫眼出现在餐桌上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