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原来你好这口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俩不要再争了,还是想一想接下来怎么处理吧。”晨微在一旁打断他们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处理。”乔奕森说着端起面前的茶水细细地品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不害怕曝光了你儿子?”n眨巴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我儿子,知道就知道了,早晚的事情。”乔奕森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n眯着眼睛,像个狐狸似的审视着乔奕森,了然似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乔奕森的狡猾之处,等到大家都知道了,这个儿子还能不认他吗?

    这边还在优哉游哉的,那边阮小溪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,质问乔奕森怎么这么不小心,将阮点点曝光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同意我们父子相认了吗?”乔奕森委屈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,但是我没有同意你把孩子曝光在镁光灯下,他还这么小,没有一点儿自保的能力,万一……万一再发生上次的事情怎么办?”阮小溪义正言辞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保证,上次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。昨天也是我考虑不周,没想到就被狗仔盯上了,你放心,以后我绝对会小心的。”乔奕森赶紧乖乖地认错打包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小溪心里生气,却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,不如你们搬过来跟我一起住?”乔奕森弱弱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无耻!”阮小溪骂着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心里在想,乔奕森真够无耻的,家里面住着怀孕的未婚妻,还想把前妻跟孩子也弄过去住。齐人之福?想得美乔奕森。

    乔奕森很无奈,明明是家里面这位已经请出去了,所以才让他们母子过来住的,可是阮小溪不理解呀。

    阮小溪立马又给陈姐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们今天呆在家里,哪里都不允许去。

    如果阮点点被人肉了出来,那么他们以后就永无宁日了,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好。

    阮小溪正在出神地思考问题,这时候白静突袭来视察工作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上班时间,发什么呆?”白静拍着桌子问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个机灵回过神来,赶紧伏案工作。白静白了她一眼,走开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稍稍抬头看着白静的水蛇腰,她来几天了,算是看明白了,现在的创赢基本上都是白静在经营,宋舟鸿几乎都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子也好,宋舟鸿不在,她反而更加自在一些。让她欣慰的是,宋舟鸿也听进去了她的话,没有干涉她的工作。

    安初檬直接去了宋舟鸿的郊外别墅,可是被人告知,宋舟鸿出去了,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出来了,安初檬也不想那么快就回去。一来她想看看乔奕森会不会着急,二来现在回去,那也太没有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在这里住几天,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安初檬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知道。”宋舟鸿的手下回答道。

    安初檬刚坐下没一会儿,就看到从楼上下来一个女孩儿,看起来也就一二十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安初檬看着阮静怡冷笑了一声,她在心里想,宋舟鸿原来好这一口,看着也就是一个土啦吧唧的乡下丫头。

    阮静怡眼神好使,一眼就看到了安初檬在笑自己。

    她走到安初檬面前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安初檬上下打量着这个丫头片子,反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先问你的,你先回答。”阮静怡初生牛犊不怕虎,态度强硬。

    安初檬直接越过阮静怡,问旁边的人道: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她是老大请来的贵客,阮小姐。”旁边的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阮小姐?”安初檬听到她姓阮,不由得又多看了两眼,确实跟阮小溪有几分相像,难道……

    看到旁边的人对安初檬毕恭毕敬的,阮静怡没来由地觉得这个女人跟宋舟鸿有点什么,心里的醋坛子又打翻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阮静怡也问旁边的人道。

    宋舟鸿的手下谁也不敢得罪,因为宋舟鸿交代过,配合安初檬,也说过,好好照顾阮静怡,于是他老实回答道:“这位是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安小姐?他跟舟鸿是什么关系?”阮静怡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宋舟鸿的手下犯难了,什么关系,他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看说话这样吞吞吐吐的,阮静怡以为他们关系不简单,心里的火气就大了。

    安初檬听阮静怡叫宋舟鸿的名字,心想这个丫头到底有什么,能这么称呼宋舟鸿。

    “朋友关系。”安初檬自己回答说。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是很灵敏的,看阮静怡刚才说话的态度以及反映,安初檬就知道她一定是对宋舟鸿有意思。

    安初檬在欢场呆久了阅人无数,一看阮静怡就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,对付这种丫头片子,安初檬还是有自信的。

    “朋友关系?我看不像吧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阮静怡像是一个女主人似的,质问安初檬道。

    “看朋友呀,不过他不在,我要住在这里等他几天。”安初檬很淡然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阮静怡的目光转移到安初檬的肚子上,仿佛那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是宋舟鸿的。

    安初檬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也不解释,很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阮静怡妒忌的眼神儿,就更加知道她爱上宋舟鸿了。安初檬在心里感概,爱上宋舟鸿的女人,是幸运还是不幸呢。

    阮静怡虽然不待见安初檬住在这里,但是毕竟她跟宋舟鸿还没有实质性的关系,在这幢别墅里面,也没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宋舟鸿去处理那批货了,要过些日子才能够回来。他走的时候交代手下的人,不能让阮静怡出这幢别墅,其他的都让她自由活动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想到,安初檬在不打一声招呼的情况下,就来了别墅找他。

    阮静怡毕竟年轻,沉不住气,晚上就给宋舟鸿打电话,非要弄清楚安初檬的身份不可。

    结果听到的跟安初檬自己说的一致,宋舟鸿也说只是一个老朋友,说不定在夫家受了什么气,来找他聊聊天。

    阮静怡这才稍稍得放心,挂电话的时候,还不忘记撒娇般地说了一句:“我想你。”

    宋舟鸿先是一愣,然后苦涩地回答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曾经阮小溪也这样说过,可是现在说这句话的人,换成了她的妹妹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宋舟鸿立马给安初檬打了过去,他知道现在安初檬没有事情不会巴巴地跑出来找他。

    她已经怀了乔奕森的孩子,忙着跟他撇清关系还来不及,怎么会主动找他,而且还住下不走了呢?

    “你那边儿什么情况?”宋舟鸿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可真的是艳福不浅呀,哪里找来这么一个长相几分相似,还是同姓的?”安初檬别有深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屁股还没有擦干净,就不要操心其他的。”宋舟鸿呵斥了安初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