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2章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那个女人?
    “不不,我的意思是说,不用那么麻烦了,你爸爸他知道了也会不好意思的。我清楚,就是外面太冷了,冻病的,吃点药应该就没事了。如果不管用,咱们再去医院也行,否则我们心里会不安的。”曾宝琴赶紧解释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这才没说什么,对于曾宝琴,她一直都不喜欢。爸爸的生意败了,曾宝琴没有离开另找金主,这就已经让她很意外了。

    陈姐拿来了感冒药和退烧药,给阮少安服下,这才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曾宝琴连忙向阮小溪和陈姐道谢,陈姐还跟她客气了几句,阮小溪一句话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看,你爸生病了,现在只能住在你这里了,那我是不是……也可以留下来照顾他?”曾宝琴犹豫着征求阮小溪的意见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想起他们当初是怎么手挽着手气死她妈妈的,就想把这个女人给赶出去。不过理智告诉她,现在她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阮少安生病了,需要人的照顾,反正她是不会照顾这个父亲的,那就先让她留下来吧。

    阮小溪什么也没说,转身转身离开了,也算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早点休息吧,有什么事情叫我,我在那个屋。”陈姐指了指阮点点的房间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哎,好好,真的是太感谢了,谢谢。”曾宝琴千恩万谢地把陈姐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上门,曾宝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总算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。阮小溪这个傻丫头,还真的是上钩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,摸了摸料子,真心不错。看着这处公寓面积不是很大,装修也一般,但是处处都透着低调和奢华。

    住在这里,总比睡在走廊里面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曾宝琴走到床边,推了推阮少安道:“往里面去一点儿,你睡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见阮少安一动也不动,她才想起来,阮少安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“哎,算了,今天也算你的功劳,不是你生病了,我们还真的要在走廊里面过夜了。不过这个主意是我出的,头功算我的。”曾宝琴得意地说着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夜,阮小溪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她让阮少安和曾宝琴进了门,她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,对得起自己死去的母亲吗?

    如果是母亲,会原谅这个抛弃她们母女的男人吗?

    第二天,阮少安在床上醒来。床下是温软舒适的大床,身上是带着茉莉花香味的丝绵被子。他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,好久都没这样舒适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这种茉莉花香,是阮小溪的妈妈最喜欢的香味了。以前他们家的被子,都要用茉莉花香味的洗衣液清洗。

    遇到茉莉花盛开的季节,还会在被子上面撒上茉莉花瓣,晚上睡觉的时候,满屋子的花香,沁人心脾,有助睡眠。

    “丽雅,丽雅……”阮少安迷迷糊糊地醒来,嘴里喊着阮小溪妈妈的名字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曾宝琴被吵醒,听到阮少安叫他前妻的名字,心里不爽极了。

    “阮少安,你叫什么?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那个女人,你要是想她,你去找她好了。”曾宝琴说着将枕头扔在阮少安的头上。

    透不过气的阮少安一下子清醒过来了,原来在他身边的是曾宝琴,而丽雅已经离他而去好些年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在哪里?”阮少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你宝贝女儿的家里,你终于如愿以偿,见到你的女儿了。”曾宝琴说话酸酸的,人前人后完全两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溪肯见我了?”阮少安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要不是你快病死了,你才进不了这个门呢。你要感谢我,要不是我,你能进得了这个门?”曾宝琴还不忘记邀功。

    “小溪,小溪……”阮少安喊着掀开被子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:“请问你们醒了吗?出来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是陈姐过来叫他们吃饭的,阮小溪才不会过来呢。

    “起了起了。”曾宝琴听到吃饭,连忙应和道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顿热腾腾的早饭了,怎么能不着急呢。

    “我进来了啊。”陈姐说着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阮少安已经清醒了,陈姐问道:“阮先生,你的烧退了吗?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我好了,没事了,谢谢你了。”阮少安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没事就好。”陈姐说着将两套衣服递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一套女式的,是我的,阮太太,您就先将就着穿吧,还有这一套男式的,是我临时去楼下超市买的,不知道合适不合适,阮先生,您试一下吧。”陈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了,我们有衣服。”阮少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说道,丝毫不介意自己穿的是补丁衣服。

    “哎,这是人家的好意,你就不要拒绝了。再说了我们在家里穿成这个样子,别人还以为小溪多么不孝顺呢。”曾宝琴说着接过了衣服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阮少安对陈姐道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快穿上出来吃饭吧。”陈姐说着转身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请等一下。”阮少安叫住了陈姐问道:“小溪,她在家吗?她……”

    看出了阮少安的犹豫和担心,陈姐解释道:“你放心,小溪这孩子善良,嘴上虽然不说,但是心里也希望我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,小溪一直都是一个懂事的孩子。”阮少安很欣慰地说。

    餐厅里面,阮点点和阮小溪正在吃早饭。阮小溪叮嘱儿子道:“一会儿不管看见什么人,都不许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咦,家里面来人了吗?”阮点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要那么多问题。”阮小溪立马制止这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昨晚陈阿姨怎么跟我睡在一张床上?她怎么不睡在自己屋里?”阮点点换了一个问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陈姐过来了,从厨房里面端出来刚蒸好的糯米团子。

    “点点,你最喜欢的糯米团子。”陈姐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我一个人怎么吃得下,家里面来客人了吗?”阮点点这是变着法地问。

    陈姐看了一眼阮小溪,她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,低头喝着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