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1章虚伪的后妈
    曾宝琴不以为然,她这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,一点儿也不理亏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阮少安就不停地打喷嚏,他恳求曾宝琴道:“衣服给我,我真的会生病的。”

    阮少安要自己的衣服,曾宝琴却不给。两个人在中,衣服烂成两片。阮少安生气地将衣服扔在地上,然后抱着自己躲在角落里面取暖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已经睡下了,阮小溪忍了又忍,终于没有出来看他们走了没有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,空气越来越冷。曾宝琴不由得靠近阮少安取暖,阮少安刚开始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,后来饥寒交迫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    曾宝琴挨着阮少安的上半身,这么暖和,她忍不住又挤了挤。阮少安动也不动,闭着眼睛,跟睡着了无异。

    尽管挨着阮少安暖和了一点点,但是曾宝琴觉得另一边快冻僵了。阮少安还是环抱着自己的姿势,她想让阮少安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喂,你醒一醒,醒一醒。”曾宝琴推了推阮少安,可是他还是丝毫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装睡,是不是?是不是?”曾宝琴摇晃着阮少安问道。

    可是阮少安还是一动也不动的,一句话也不吭,就跟没听到似的。这引起了曾宝琴的注意,曾宝琴凑近一看,发现阮少安满脸通红,而且呼吸有些粗重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摸阮少安的额头,呀,这么烫。

    “真的生病了!”曾宝琴没有意料之中的惊喜,现在这个情况,她一个人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呢,如果阮小溪不开门的话。

    “少安,你醒一醒,少安,少安……”曾宝琴不停地叫着。

    可是阮少安还是一句回应都没有,被曾宝琴一推,阮少安扑腾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少安,你可不要吓我呀,不要吓我,你现在还不能死,你死了,静怡怎么办,我怎么办?”曾宝琴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和女儿。

    看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,曾宝琴转身站起来,开始拍阮小溪家的门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快出来,你快出来呀,你爸生病了,你快出来呀。”曾宝琴一边拍门一边喊。

    阮小溪在睡梦中,隐隐约约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那时候妈妈还在,爸爸还是疼爱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妈妈的音容笑貌一直在他们的小家里出现,爸爸一边给他们削水果一边看着他们母女俩笑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阮小溪不自觉地就笑了,这是她曾经拥有过的幸福,最大的幸福。这些年来她经常梦到母亲,但是父亲从来不出现在自己的梦中。

    而梦中的母亲,也没有此时的欢乐的笑,他梦中的母亲大部分都是在哭,面色苍白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在梦中,父亲看的他们母女俩出神,竟然一不小心让水果刀割到了自己的手。她和母亲都张地过去,看父亲的手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爸爸……”太紧张太心痛,阮小溪在睡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她的嘴里喊着爸爸,醒来眼前一片漆黑,哪里有妈妈,哪里有爸爸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门外的动静,阮小溪才从梦境回到现实中来。阮少安,她的父亲,就在门外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凌晨三点多钟了。他们还在外面,会不会冻着?天气已经转凉了,看他们白天穿的单薄,谁在外面肯定要生病的。

    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厉害,阮小溪忍不住从下来,拉开卧室的门。她听到曾宝琴的声音:“小溪,你快出来呀,你爸爸生病了,病的很严重,你再不出来,我恐怕他就要熬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曾宝琴喊得口干舌燥,嗓子都有点儿哑了,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阮小溪握着门把的手紧了紧,阮少安生病了?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下,要不要出去看看?

    此时陈姐听到动静,也从屋里面出来了。她听到门外的喊声,也看到了阮小溪的犹豫和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小溪,不管怎么样,他都是你的父亲。即使是陌生人,我相信你也会帮助的。”陈姐开导阮小溪说。

    阮小溪看着陈姐,充满了感激。她说服不了自己,只是需要一个人帮她做决定而已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陈姐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阮小溪说完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在门外的曾宝琴听到里面的说话声,回头看了阮少安一眼,赶紧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,裹在阮少安的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让阮小溪看到他的父亲光着膀子冻病的,那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。

    门打开,阮小溪就看到阮少安坐在地上,毫无生机,衣服半敞开着。曾宝琴蹲在阮少安的身边,抱着他的身体,不让他倒下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终于出来了,你爸爸生病了,你快来看看吧。”曾宝琴在心里松了一口气,面子上张地说。

    阮小溪和陈姐走过去,这么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阮小溪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病的不轻,满脸通红,发烧了吧?”陈姐说着蹲下去查看阮少安。

    “是呀,浑身滚烫的厉害,我都害怕死了。你说少安要是走了,我对不起他,也对不起小溪,我没有照顾好她的爸爸。”曾宝琴说着看向阮小溪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直看着阮少安,双手的五指不停地搓着,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数十年不曾谋面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小溪,先弄进去吧,这样烧下去要出事的。”陈姐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哎,好。”阮小溪也看得出来阮少安病的不轻,听到陈姐这么说,一口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陈姐和曾宝琴两个人抬不动阮少安,阮小溪想上前,但是又犹豫。

    “小溪,过来搭把手,他是你的爸爸。”曾宝琴提醒阮小溪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这才上前,帮忙一起把阮少安给抬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抬到我屋里面去吧,我可以跟孩子睡一个屋。”陈姐说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并不反对,因为这里只有三个卧室。她一个,陈姐一个,阮点点一个。

    阮少安和曾宝琴初来乍到,总不能去她的房间或者阮点点的房间,只好占了陈姐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冻着了,我去拿退烧药。”陈姐说着就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送医院吧,病的这么严重。”阮小溪有些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吃点儿退烧药就好了。”曾宝琴赶紧阻拦说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看着曾宝琴,不明白她这是不想让她父亲赶紧好起来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