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0章你要勾引他?
    “静怡,你听我说,你在这里一定要安分守己,别人不找你麻烦,你千万不要自找麻烦。”阮少安叮嘱女儿道。

    阮静怡这个年龄,萌动,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,还真的有些不放心。看她刚才看宋舟鸿的眼神儿,就让人不安。

    真的是女大不中留,如果遇到一个好男人还好说,万一碰到一个人渣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放心,爸爸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阮静怡说着朝着母亲一个颇有深意的笑,然后附在曾宝琴的耳朵上说了一阵,惹得曾宝琴也忍不住发笑。

    虽然阮少安没听到她们窃窃私语些什么,但是不让他听到的,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,你不要去靠近宋舟鸿,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穷小子了。”阮少安猜了分女儿的心思,再次叮嘱阮静怡说。

    以他识人的眼光,现在的宋舟鸿今非昔比,不是什么善茬儿。还有他手下的那一帮子人,来路不明,不得不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阮静怡的心思被父亲猜中,一点儿都不觉得尴尬,朝着阮少安做了一个鬼脸,压根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看过了阮静怡,阮少安和曾宝琴被带到一个储物室里面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穿上。”一个手下递给他们两套乞丐的衣服,然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曾宝琴看到这样的衣服,简直要骂娘了。

    “你搞错了没有?这是什么呀?给我们穿这么破的衣服,只有要饭的才穿这个呢。”曾宝琴拦住那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这就是从街边要饭的身上拔下来的。”宋舟鸿的手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穿,破死了。”曾宝琴说着将衣服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得衣服已经洗过了,否则臭死了你们也要穿。我们老大的话,你们刚才没听明白?”宋舟鸿的手下趾高气扬地问道。

    阮少安和曾宝琴回想了一下宋舟鸿的话,原来他是要他们扮成乞丐,去博得阮小溪的同情心,这样才能见到小溪。

    “可是也不能给我们穿乞丐的衣服。”曾宝琴强烈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穿你就光着,十分钟后,如果还没有换过来,我找哥几个进来帮你们换。”宋舟鸿的手下说完关上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……”曾宝琴还想说什么,被阮少安给拦住了:“你消停一会儿吧,你以为你说什么他们会听你的,赶紧换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阮少安,你这个挨千刀的,你看看这是什么,你都让我穿,我跟着你,没享福,天天糟的什么罪。”曾宝琴开始指着阮少安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都被你们娘俩败光了,你们还想怎么样?”阮少安一时忍不住,反驳了回去。

    本来好好地一个家,阮小溪的母亲在世的时候,他们是别人眼里幸福的一家三口。后来阮小溪的母亲去世,曾宝琴进了家门,她不仅花钱如流水,不懂持家,而且在生意上也是指指点点,导致他经营不善,被迫宣布破产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以来,阮少安都忍着。说是女人败家,有女人的过错,说到底,怪他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年他贪恋曾宝琴的美色,也不会忍不住,,使得曾宝琴怀孕,然后赖上了他。

    再后来,不是他耳根子软,迎娶了曾宝琴回家,让她成为家里的女主人,才有了后来的破产。这些苦楚他都吞没在心里,但是此时面对曾宝琴的指责,阮少安没有忍住。

    回到这个城市,阮少安更加想念阮小溪和她的母亲。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儿,一个贤惠持家的妻子。

    现在听说阮小溪过得不好,他迫切希望见到阮小溪,看看她到底怎么样,有什么可以帮得上的没有。

    还有他的外孙,从未谋面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好呀,阮少安,你这个老不死的,现在你怪到我们娘俩头上来了。不是你娶了一个晦气的老婆,早早地就死了,还有一个扫把星女儿,让你破产。你不去怪他们,你竟然怪起我们娘俩来了。”曾宝琴骂着揪起阮少安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松开,赶紧松开。”阮少安说着推了曾宝琴一把。

    曾宝琴一个趔趄,差点儿摔倒在地上。骂着就要扑上来,这时候门外响起一个声音:“换好了没有?快点,再不出来,我们进去帮你们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马上好了。”阮少安赶紧应答。

    如果那些人闯进来,会面临什么样的场面,他不敢想象。不管怎么样,曾宝琴都是她的老婆,他不能让自己的妻女当着自己的面受辱。

    曾经发生在阮小溪身上的事情,他绝对不能让再发生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换。”阮少安催促曾宝琴说,说着还去将门反锁上,省的外面的人冲进来。

    曾宝琴虽然不情愿,但是碍于情势所迫,不得不勉强地还上了乞丐婆的衣服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穿好,打开门,站在门口,门外一群人看到都笑了。

    肩头和裤腿都是补丁,这样的两个人站在这样的别墅里面,着实有点儿不搭。

    “赶快走吧。”宋舟鸿的手下推着他们往外面走,到了门外又让他们停下,指了指地上放着的两个破碗说道:“记得把他们给带上。”

    阮少安不得不弯腰捡起地上的两个破碗,揣在怀里。

    临出门的时候,曾宝琴还回头看了一眼这座豪华的别墅,一边是羡慕一边是担心里面的阮静怡。

    大门被关上,他们没有了回头路,只有硬着头皮去找阮小溪的住处。

    阮少安靠在墙上,想到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就在里面,顿时产生一种欣慰感。曾宝琴心里很着急,她想的是自己的女儿阮静怡,早点儿完成任务,早点见到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夜色有点清凉,曾宝琴低声呵斥阮少安道:“起来,你给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阮少安不解,就被曾宝琴给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,脱了。”曾宝琴说着开始脱阮少安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脱我衣服干什么?”阮少安扭不过曾宝琴,还是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曾宝琴要穿在自己身上,没想到她将衣服铺在地上,然后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嘛?冻死我吗?天越来越冷了。”

    阮少安又气又急,现在的曾宝琴越来越不可理喻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冻着吧,如果你冻病了,说不定你那宝贝女儿就让咱们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曾宝琴很为自己的计谋感到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,也太没有人性了。”阮少安指着曾宝琴骂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