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8章让你的另一个女儿去抵债
    “不过你们要按照我说的去做。”宋舟鸿说着将他们挨个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阮少安知道大事不好了,宋舟鸿一定没有安好心。

    “小宋呀,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们说就好了,都是自己人。”曾宝琴亲热地叫着宋舟鸿说道。

    宋舟鸿不但没有接话,而且听到曾宝琴叫他小宋,脸色极其难看,目光阴鸷。

    曾宝琴看了不免有些怵得慌,于是便闭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宋舟鸿一个手势,进来两个手下,架起阮静怡,就往外面拖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放开我,放开我。”阮静怡手脚挥舞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静怡,你们放开她,放开她呀,你们要把她带到哪里去?”曾宝琴也上去阻拦问道。

    可是那两个黑衣人,一直拖着阮静怡不松开。

    阮少安这种场面不是没有见过,现在求情是不管用的,只能问宋舟鸿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我要说拿你这个女儿去抵债呢?”宋舟鸿冷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抵债?”阮少安迷茫,他好像不欠宋舟鸿钱吧,何来抵债一说。

    “您忘记了,当年在我年少落魄之时,您是怎么羞辱我,让我离开小溪的?”宋舟鸿不恼不怒平静地让人害怕地问道。

    阮少安的额头早就冷汗涔涔,俗话说得好,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“当年是我不对,可是作为一个父亲,我希望我的女儿可以嫁一个好人家,这份心情你应该理解。”阮少安为自己辩驳道。

    “理解理解,当然理解。不管怎么说,我还要感谢您呢,如果不是您当初毫不留情地教育了我,我还没有今天呢。”宋舟鸿在房间里面踱步,看着自己拥有的这一切,不无感慨地说。

    可是他越是冷静,嘴上越是说得好听,阮少安的心就不安一分。

    毕竟阮少安也是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,识人的本事还有几分。不过他当初急功近利,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,宋舟鸿飞黄腾达了回来报复他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,不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阮少安故作镇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曾宝琴回来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没有把阮静怡给追回来。

    “少安,他们把静怡带走了,你快去救救她,快去呀。”曾宝琴抓着阮少安的胳膊摇晃着说。

    阮少安心里着急,但是他也没有办法,现在就看宋舟鸿想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曾宝琴也看向宋舟鸿,她突然明白了,求阮少安没办法,她应该求的是宋舟鸿。

    “小宋呀,静怡还是一个孩子,你可不能把她怎么样呀。你有什么不满的,冲着我来,我来呀。”曾宝琴显得有些激动,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而且刚才带走阮静怡的不像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“小宋是你叫的吗?”宋舟鸿终于直接表达了自己对这个称呼的不满。

    以前年少,阮少安个曾宝琴叫他小宋也就算了,可是此时此刻,还有几个人叫他小宋,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宋舟鸿脸色骤变,曾宝琴吓的愣怔住了。刚才还在为遇到故人而高兴,一下子就变成了讨债的,曾宝琴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宋先生,您现在发达了,我为我过去说过的话给你道歉。但是静怡是小溪的妹妹,希望你看在小溪的面上,放过静怡吧。话是我说的,你让我怎么给你赔礼道歉都行。”阮少安话里是在请求宋舟鸿,但是仍然放不下架子,毕竟宋舟鸿身为晚辈曾经为他献殷勤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不需要你的道歉,现在你要按照我说的去做。”宋舟鸿摇了摇手指说道。

    他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然后晃了晃杯中的酒,坐在沙发上,慢慢品尝,都不曾客气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们怎么做,我们都听你的,请你放过静怡,求求你了。”曾宝琴跑到宋舟鸿的面前,拽着他地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宋舟鸿嫌弃地抽出自己的胳膊,一个冷厉的眼神扫过去,曾宝琴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。宋舟鸿的周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让人自觉躲避。

    曾宝琴也不敢在宋舟鸿的面前哭哭啼啼的,忍住自己的眼泪,恳求地看着宋舟鸿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宋舟鸿又邪魅地看向阮少安问道。

    阮少安吞了一口唾沫,虽然现在静怡在他的手里的,但是如果他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,也是不能够答应的。

    看阮少安不说话,宋舟鸿的脸色更加阴冷了。他重重地将酒杯放在大理石桌面上,碰撞出清脆的声音,然后招呼门口的手下道:“刚才那个妞,如果你们喜欢,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听到宋舟鸿这么说,门口的手下脸上露出不怀好意地笑,一个摩拳擦掌的,像是看到了什么美味似的。

    曾宝琴年轻的时候也是大美人一枚,她的女儿阮静怡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。一二十岁的姑娘,未经人事或者初经人事,别有一番滋味,怎么不让人想入非非呢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静怡还没有嫁过人呢,你们千万不要祸害她。”曾宝琴赶紧跑到门口去央求那一帮子人。

    看到曾宝琴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,有几个还调戏她道:“你的女儿不行,难道你可以?你已经嫁过人了反正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一群人浪笑着,眼光在曾宝琴的身上扫来扫去的。曾宝琴虽然羞愤,但是也不敢口出不敬,只是求他们放过阮静怡。

    阮少安终于听不下去了,对着宋舟鸿大声呵斥道:“你够了!说吧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宋舟鸿说着将一张纸条放在桌子上,道:“这是小溪现在的住址,我要你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宋舟鸿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继续道:“当然,小溪不一定愿意见你,但是呢,你一定要想方设法让小溪见你,而且收留你,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宋舟鸿说着又指了一下门口的曾宝琴。

    曾宝琴听到宋舟鸿的话,赶紧回来问道:“你不会对我们家静怡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做,我还有我的兄弟们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,而且会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她。”宋舟鸿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听你的,都听你的。”曾宝琴忙不迭失地答应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