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4章卖掉女儿也是情有可原吗?
    想起往事种种,阮小溪的心如刀割一般疼痛。

    世界上怎么会有阮少安这种父亲?而偏偏又是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不要太伤心了,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。咱们不理他们,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。你进去休息一会儿吧,你看起来很累了。”宋萱说着扶起阮小溪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拒绝,她的心真的疲惫了。她需要好好地睡一觉,暂时忘掉这一切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阮点点去喊阮小溪吃饭,见她还睡着,就没有吵醒她。

    宋萱吃完午饭就走了,还特意叮嘱阮点点不要随便出门。

    阮点点送宋萱出门,门一打开,就看到阮少安和曾宝琴还坐在门口的地上。曾宝琴不停地咳嗽,看起来生病了。

    阮少安很是担心,看到有人出来,赶紧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萱不是一个没有同情心的人,可是一想到他们曾经对阮小溪还有她妈妈做的事情,就同情不起来他们。

    “点点,你赶紧回去吧。”宋萱瞥了一眼他们,也没有说话,催促阮点点道。

    阮点点看了一眼阮少安和曾宝琴,应了宋萱一声,就关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宋萱要下楼,阮少安赶紧跟了上去问道:“姑娘,你跟小溪关系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跟你没关系,你们赶紧离开这里,不要打扰小溪了。”宋萱说着,脚步一刻都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阮少安毕竟年龄大了,宋萱走得又快,他想跟上,一个不小心,脚下就滑了一下,摔倒在步梯上面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阮少安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宋萱回头,虽然因为阮小溪的关系,对阮少安很是不满,但是看到一个老人摔倒,她还是于心不忍,最后折回来,将他从地上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一点儿,不要再跟着我啦。”宋萱说完就要走,却被阮少安给拉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请求你帮我转达小溪,我对不起她,这些年我一直很后悔,可是我一直没有勇气面对她。现在我终于敢面对自己的错误了,我想让她给我一个忏悔的机会。”阮少安老泪纵横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需要忏悔,你最需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,离小溪远远的,才不会让她想起以前那些伤心的事情。”宋萱义正言辞地说。

    “让我见小溪一面,然后我就会离开,就当我跟我的女儿和外孙告别了。”阮少安说的可怜兮兮的,像极了一个思念亲人的老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一个老人,宋萱于心不忍。最终终于松口道:“我试试吧,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了,毕竟你们伤害小溪太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谢谢姑娘,你真的是一个大好人,谢谢。”阮少安一边道谢,一边朝宋萱鞠躬。

    宋萱赶紧扶起他,再怎么说,他都是小溪的父亲,她可受不起他这样的大礼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觉醒来,已经过了晌午了。陈姐给她热了饭,让她吃着,想说什么,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看着阮小溪怀着身孕辛苦,陈姐真恨不得替她承担了其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个下午,阮小溪都沉默寡言的,坐在客厅看杂志报纸。阮点点很会察言观色,也不去打扰阮小溪,只是在她身边静静地陪着。

    陈姐要出去买晚饭的材料,阮小溪抢先一步叫住阮点点,不准去,在家好好地呆着。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,阮点点只是把陈姐送到门口,一边走一边跟陈姐说道:“陈阿姨,我晚上想吃莲菜,还想吃鱼……”

    他巴拉巴拉地说着,就到了门口。陈姐打开门,阮点点趁机朝门外看了一眼,发现那两个人还在那里,然后赶紧缩回了头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陈姐说着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阮少安和曾宝琴看到有人出来,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小溪家的……”曾宝琴看陈姐跟她的年龄差不多,凑上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保姆,家里面的事情我做不了主。”陈姐说着也要走,并不想多给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为难你的,只是想知道小溪这些年过得好不好。”曾宝琴情真意切地说。

    同龄人之间最容易产生共鸣,尤其是身为母亲,陈姐更加能够体会做父母的不易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看着眼前这两个落魄的人道:“哎,她过得也不容易,你们生为父母,当年真的太不应该了。”

    阮少安和曾宝琴对视一眼,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可以帮得上什么忙吗?”阮少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再给她添麻烦就行了。”陈姐说完赶紧离开了。

    生怕门打开,被阮小溪看到了,该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阮少安和曾宝琴都摇摇头,显然不相信陈姐说的话。如果过得不好,还可以用得起保姆?

    虽然他们已经听说了,阮小溪跟乔奕森离婚的事情,但是像乔家那种豪门大户,即使离婚了,也分了不少财产吧。

    况且阮小溪还为乔家生下了一个孙子,乔家怎么找也得替孙子照想吧。

    “看来她不想认我们,所以才让人这么说的。”曾宝琴撇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哎,她不原谅我们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毕竟……毕竟当年是我们对不起她。”阮少安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,可是曾宝琴不干了,反驳道:“我们哪里对不起她?明明是她觉得你对不起她的母亲,处处与我们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。即使她不肯认我们,我们也不能说什么,毕竟这么多年,她是在别人家长大的。”阮少安制止曾宝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长大后,是你生了他,养了她十五年,这个恩情她还没有还你呢。”曾宝琴不以为然地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小声点儿,你想让人都听到?你想一想,还有静怡呢,你总不能不管静怡的死活吧。”阮少安提醒曾宝琴道。

    曾宝琴白了阮少安一眼,这才住了口。

    阮少安看了一眼阮小溪家的门,紧紧闭着,只好重新坐了下来。这时候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,阮少安从怀里面掏出一个纸袋子来,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馒头,然后慢慢地咀嚼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