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0章你希望我们的是儿子还是女儿?
    “你妈咪今天有没有什么反常的?”乔奕森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咪最近都很反常,比如懒床,比如饭量变大,不再注意身材,有时候吃了又想吐,但是又吐不出来。”阮点点说着摇摇头,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原来阮小溪的孕期反应这么大,乔奕森一点儿都不知道。家里面只有一个陈姐,还得照顾阮点点,哪里有那么多时间照顾阮小溪,真的是辛苦她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这样想着,突然又听阮点点问道:“说吧,你又怎么惹妈咪不开心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阮点点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,大有好好跟乔奕森谈谈的架势。

    乔奕森赶紧否认:“没有,我就是关心一下她而已。”

    阮点点才不相信呢,刚才乔奕森进来跟做贼似的,而且还不敢直接去找妈咪。

    看阮点点那怀疑的小眼神儿,乔奕森又说道:“要不我现在去找她谈谈?”

    “您请便。”阮点点一副你随便的神情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听到门外有动静,然后就听到了阮小溪的声音:“点点,睡了没有?刚才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原来刚才阮小溪在房间里面,听到开门的声音,然后听到阮点点在说话。本来以为是她幻听了,可是还是觉得不放心,就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“哦,我刚才打电话呢。”阮点点朝着门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呀,早点休息。”阮小溪说完又返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听着声音越来越远,乔奕森给了阮点点一个眼神,然后站起来往外走。

    阮小溪打开自己的房门,转身正要关门,突然有一个黑影儿闪了进来。阮小溪吓了一大跳,正要喊,就被这个人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乔奕森快速地闪进来,然后用手捂住阮小溪张开的嘴,用自己的背部关上房门,再一个转身,将阮小溪抵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借着屋内昏暗的灯光,阮小溪看清楚了是乔奕森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不过气不过,正当乔奕森要松手的时候,她一口咬住了乔奕森的手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……”

    疼的乔奕森倒吸凉气,可是阮小溪还是不放开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虎娘们儿!”乔奕森低沉地说了一声,阮小溪这才放开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把你当做入室抢劫的盗贼,报警抓起来就不错了。”阮小溪说着转身走向床边,端起床头的一杯开水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刚才着实吓了他一跳,到现在还心跳加快呢,她要喝点水儿压压惊。

    “好呀,你报警吧,到时候被抓起来的是你,又不是我。”乔奕森说着走过来,先是坐在床边,然后斜卧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阮小溪白了他一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是盗贼吗?到时候你会因为报假警,犯了扰乱治安罪。”乔奕森分析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拿着杯子,走到书桌前坐下,故意跟乔奕森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医院陪你的未婚妻和孩子吗?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一听她的话,明显就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乔奕森坐起来,认真地回答道:“我来这里也是为了看我的孩子们,还有我孩子的妈妈,我不能厚此薄彼嘛。”

    前半句还在正道儿上,后半句就开始油腔滑调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们并不在乎你的厚此薄彼,夜深了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一副慢走不送的姿态。

    说让他走,他就走,这也太随便吧。乔奕森站起来走到阮小溪的身边蹲下,从下往上看着她,问道:“听说你反应很大,还好吧?”

    乔奕森问着伸手就抚上她的肚子,阮小溪赶紧伸手拦住他的手。乔奕森强硬地支开她的手,然后用大手抚上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虽然还摸不出来什么,但是那里的温度,让他觉得生命的力量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嘴角扯出一抹笑意,问道:“你希望这一胎是儿子还是女儿?”

    阮小溪低头,看着他的大手在自己的肚子温柔地拂来拂去,她不能不动容。

    “儿子吧,男孩儿可以坚强一些,像点点一样,从小都没有太多的心。女儿的话,需要更多的疼爱和呵护,我害怕我没有时间去照顾她。”阮小溪说着,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在想,她决定生下孩子,到底对不对?多了一个孩子,就多了一份负担,阮点点一个就让她觉得亏欠了,两个岂不是要亏欠更多?

    “我希望是女儿,我们好好疼她爱她,你什么都不用做,看着女儿就好。至于点点,我们也不可以忽略他,不能让他觉得有了妹妹,就不受重视了。”乔奕森像是在规划他们的未来的似的。

    多么美好的一副图景,她看着女儿,儿子拿着风车跑着转着,而乔奕森就在一旁一边办公,一边看着她和孩子们。

    可是这只是存在他们的幻想里面,现实太残忍。

    只有她一个人陪伴着两个孩子,到时候肯定照顾了这个,顾不上那个。希望阮点点不要太埋怨她这个做妈妈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来,不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吧?”阮小溪苦笑着站起来,躲开乔奕森的魔掌。

    他的手在她的腹部,使得她的体温蹭蹭的上涨,当然阮小溪也可以感觉到乔奕森的手温,以及他抑制着的**。乔奕森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么晚过来的目的,于是问道:“今天你为什么会在医院门口?”

    终于他还是问了出来,阮小溪转身看着乔奕森,反问道:“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?”

    乔奕森不语,只是盯着阮小溪,想从她的眼神或者表情里面看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乔奕森不回答,让阮小溪失望了。如果他说是,阮小溪还有解释一下的必要,既然不是,那么多说一句的必要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还是回去吧,我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阮小溪说着走到门边拉开门,请乔奕森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想听听你的说法。”乔奕森走到她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听?但是你还是相信你未婚妻说的,既然你已经有了答案,为什么还要来问我?”阮小溪苦涩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,如果你说的合理,我相信你。”乔奕森如实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