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9章再见亲生父母
    这么多年不见,没想到会意这种方式再次见面。这么多年以来,阮小溪很少会想到他们,即使偶尔想起,也会觉得他们一定过得很好,早就把她给忘记了吧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忘了她这个女儿,那她也当他们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从来没想过去找他们,也从来不曾想过还会再见面。

    他们还想她?阮小溪冷笑,是他们当年要把她卖掉的。

    看样子他们过得不好,难道是想再卖她一次吗?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们认错人了。”阮小溪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二老看着阮小溪的背影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故人重逢,阮小溪忘记了刚才跟安初檬之间发生的一切。比起往日的种种,这些都算不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瞬间往事涌上心头,阮小溪怀念她的亲生母亲,也想起母亲去世之后,继母到他们家之后的情景,还有她是怎么被人绑架上车,被他的父亲卖给一个矮胖的男人的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看蓝天,勉强自己笑笑,但是最终还是没忍住,眼泪夺眶而出。那些不好的人和事,她都不想刻意去想起,可是天不遂人愿,原本以为要过去的人和事,还是会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你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比如安初檬的出现,打破了她原本以为幸福的家庭生活,又比如她的父亲和继母的出现,让她不得不面对过去的种种。

    在楼下,阮小溪找一个角落里,让眼泪尽情往外流。等到哭不出来的时候,她才擦干脸颊上楼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点点看到她哭过,更不想让孩子知到过去发生的一切不幸。

    不能给点点一个完整的家,但是她也会竭尽所能给他一个相对愉快的环境。

    安初檬在乔奕森的面前哭哭啼啼的,乔奕森除了安慰几句,对阮小溪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。

    最后安初檬止住哭泣,竟然说道:“其实我没有真的要怪她,她的心情我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这倒让乔奕森吃惊不小,然后见安初檬又说道:“你们之间有一个孩子,你应该早点儿告诉我的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他应受到我们的关心和照顾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的这一番话,不知道是真还是假,让乔奕森触动不少。

    想想阮点点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有去过乔家,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和叔叔,真的是愧疚呀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情况这么复杂,乔奕森不打算立马就告诉乔父乔母,省的他们知道了,事情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这样想,真的太好了。”乔奕森欣慰地说。

    安初檬轻轻地靠在乔奕森的身上,温柔地说道:“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我也会爱护他的。只是我希望,你不要因为这个孩子,忽略了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像是有点儿吃醋,但是也合乎情理,乔奕森回答道:“怎么可能呢?手心手背都是肉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不再说话,男人的话没有一句是可靠的,在欢场呆久了,这一点儿她早就看透了。就算是乔奕森,也不是以前那个对她负责靠谱的乔奕森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赶紧休息吧。”乔奕森说着扶着她躺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走,不要离开我跟孩子,我们会害怕的。”安初檬拉着乔奕森的手说。

    “睡吧。”乔奕森说着坐在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等到安初檬睡熟了之后,乔奕森才悄悄地出门。

    他吩咐门口的保镖,一定要二十四小时轮流值岗,保护安初檬的安全。上一次出了阮点点的事情后,他不得不处处小心。

    上一次宋舟鸿盯上的的阮点点,这一次保不齐就是安初檬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。宋舟鸿这个人,这一次在货物的事情上吃了这么大的亏,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驱车到了阮小溪家楼下,给她打电话,可是阮小溪一直都不接。

    阮小溪正在房间里面看书充电,一看到是乔奕森打来的,立马就挂了。再打就直接关机,她猜想乔奕森打电话能有什么事情,兴师问罪的呗。

    问问她今天为什么要把安初檬推倒?为什么要伤害他们的孩子?呵呵,阮小溪冷笑,她没有做过的事情不想解释,对边乔奕森怎么想好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没办法,只好给自己的小侦探阮点点打电话。

    自从上一次阮点点回来后,乔奕森就给他买了可以打电话的定位手表手机。这样乔奕森只要打开自己的手机,就能看到阮点点在什么位置,再也不怕找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阮点点很快就接了,听起来还很精神,应该还没有睡觉。乔奕森不费吹灰之力就说服了阮点点给他打开门,他要进去。

    进了门发现客厅的灯已经关了,不见阮小溪和陈姐,应该都在各自的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你房间里面说吧。”乔奕森建议道,还刻意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阮点点说着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进了屋阮点点就爬上自己的床,拿起ipad自顾自地玩起来,也不搭理乔奕森。

    嗨,这个小子,老子都进来了,他反倒摆起谱来了。

    “玩什么呢?”乔奕森说着凑上前去。

    只见阮点点正在玩植物大战僵尸,玩的正酣呢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能老是玩游戏,对眼睛不好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妈咪都不管了,你也别管了。”阮点点头也不抬的说。

    看他玩的熟练的样子,不像是初玩。乔奕森看着他的房间,诺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,于是问道:“平时都是你一个人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阮点点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不害怕?”乔奕森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,我怎么可以害怕?”阮点点很自豪地说,仿佛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似的。

    听阮点点没有一点儿抱怨,没有一点儿勉强,说的理所当然。乔一色忽然觉得鼻头儿酸酸的,这么小的孩子,都觉得自己是男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妈咪睡了?”乔奕森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。”阮点点说着,还是没有停下来手里面的游戏。

    虽然对他这样痴迷游戏,乔奕森不赞同,但是却也不忍心苛责。乔奕森可以理解,阮小溪平时工作繁忙,无暇顾及孩子,他一个人睡在这么大的房间里面,也只有游戏陪他解闷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