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8章被诬陷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直都在。”阮小溪回答。看着乔奕森为另一个女人和她的孩子这样子,她有些难受,可是表面上还是很镇静。

    “站了这么久,别让自己这么累。”乔奕森说着扶阮小溪去长凳上坐下,然后自己也挨着她坐下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医生的话,所以没必要问他安初檬怎么样了。她看到了他的难过,但是却觉得没必要去安慰他。

    因为失去孩子的痛,不是什么言语可以安慰得了的。

    他们并排坐着,谁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也没有心思去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,为什么会和安初檬在一起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门打开,护士推着安初檬出来。乔奕森忽的站起来走过去,阮小溪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上半身并没有麻醉,所以整个人的意识还是很清醒的。当她看到阮小溪,显得异常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安初檬指着阮小溪,又恼又怒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乔奕森俯下身子去问安初檬,并顺势将她的手按下。

    “奕森,让她走,让她走,她是凶手,她是伤害我们孩子的凶手。我不要看见她,不要看见她……”安初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,而且指正是阮小溪伤害了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头雾水,不知道安初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乔奕森转头看看阮小溪,眉头紧皱,仿佛在考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阮小溪刚想说什么,就被安初檬给打断了:“你这个坏女人,你竟然要害死我的孩子,你好狠的心哪,你走你走,我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医生看安初檬这样子,于是劝说一旁的阮小溪道:

    “这位女士,还是请你暂时离开,病人的情绪很不稳定,不能再受到任何的刺激了。这一次万幸保住了孩子,但是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终于明白了,是安初檬栽赃陷害她!

    一切都是假的!什么约她见面详谈,请求她离开乔奕森,还有肚子不舒服骗自己送她到医院,都是安初檬设好的局。

    在医院门口,她扶着安初檬,并没有推她。她怎么就蹲坐在了地上?

    是安初檬看到了乔奕森,故意让自己摔倒的,然后栽赃给她!

    这个局做的真好,阮小溪不得不佩服安初檬的智勇双全!能想出这样的好计策,还有这样的勇气,不惜借肚子里的孩子来整她。

    阮小溪看向乔奕森,这时候乔奕森也正看向她。她从乔奕森的眼神里读到了怀疑,本想解释的她,突然改变了念头。

    怀疑她的人,她不需要解释。阮小溪一句话也没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脚步朝前面走了两步,想要去追,可是被安初檬给死死地拽住了。

    “奕森,我们的孩子,差一点儿就保不住了。”安初檬惊恐地说。

    乔奕森回头看向她,听她的意思,孩子是保住了,他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脚步沉重,没走几步,就听到了安初檬的话。她冷笑一声,原来从头到尾自己都是一个大傻瓜,被别人设计的蠢女人!

    她再一次刷新了对安初檬的认识,原本在她的印象里面,安初檬应该是一个美丽温柔大方楚楚动人的女人,事实上确实是,只是现在,又多了另外一面,心机深沉,不择手段,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利用。

    病房里面,安初檬紧紧地抱着乔奕森,向他哭诉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在她的哭诉里面,是阮小溪约她见面,亲口告诉她阮点点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她一时间无法接受,还被阮小溪冷嘲热讽,说她肚子里面怀的是一个女孩儿,就无法跟她的儿子争夺乔家的家产。

    阮小溪还诅咒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会流掉,最后干脆推了她一把,才使得她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乔奕森听完,不敢相信这是阮小溪的所作所为。她会这么恶毒?诅咒孩子?推倒安初檬?

    不过乔奕森看到的,确实是他们在拉扯的时候,安初檬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也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看到的,是阮小溪推了安初檬一把?或许她不是故意的,或许她也没想到安初檬一下子就摔倒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相信,阮小溪会说出那么恶毒的话,诅咒一个未出世的孩子。他要听阮小溪亲口说,他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奕森,你一定要帮我保住肚子里的孩子,他也是你的骨肉呀。不管她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,都是我的心头肉,如果孩子没有了,我也活不下去了。”安初檬在乔奕森的怀里,哭成了一个泪人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不会的,孩子还在。”乔奕森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安慰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离开我们母子了,你一走,就有人来伤害我们。你不要走,好不好?”安初檬苦苦的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走,我在这里陪着你。”乔奕森为了安抚她,什么都答应她。

    阮小溪在回去的路上,憋了一肚子的气。真的不应该出来见这个女人,没想到忍心难测,竟然被这么泼了脏水。

    在路上走着,突然对面过来两个乞丐,向阮小溪乞讨。

    阮小溪打开包包,从里面掏出两张十元,分别给了他们一人一张。

    “谢谢,您真是大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姑娘,您会得到好报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乞丐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溪?”

    “小溪?”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抬头,就要绕过去离开,突然听到两个乞丐一前一后叫出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这才停下脚步,仔细地去看两个乞丐。原来是一对乞讨的夫妇,他们穿着破烂,但是还算是干净,就是头发有些凌乱,像是好几天没有洗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,脸上的皱纹明显,头发了白了不少。

    阮小溪心头一惊,她看着这一对乞丐夫妇,默默地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小溪,真的是你,太好了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男乞丐说着竟然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小溪呀,这些年我们都想死你了,做梦都想再见到你,没想到真的在这里遇见你,真的是上天对我们不薄呀。”女人也说着开始感慨地抹眼泪。

    没错,对面的这两个乞丐,就是她的生身父亲和她的继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