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7章还能保住孩子吗?
    阮小溪没有说话,虽然理解,但是她也不会祝福。她还没有这么大度,看着乔奕森跟另外一个女人结婚生子,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,而她的两个孩子,永远都享受不到片刻的完整家庭带来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阮小溪说着站起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安初檬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阮小溪回头,看着安初檬。这样一张病态的脸,也美得让人心疼。难怪乔奕森这么爱她,这么多年一直念念不忘,心头至爱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求你。”安初檬又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阮小溪疑惑,她跟安初檬之前,唯一的交集就是乔奕森,那么这个请求肯定是跟乔奕森有关的。

    “请你以后不要再跟奕森见面了,好吗?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理,但是请你考虑一下我的感受,毕竟你们曾经是夫妻。在我不在的这些年里,我很感谢你替我陪在奕森的身边,可是现在我回来了,我不想看到他的身边有你的影子。这对我,对我的孩子,都是一种伤害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的要求果然很无理,可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,倒像是她是一个受害者,而阮小溪就是一个替代品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正主儿回来了,请这个替代品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阮小溪苦笑了一下,她都知道自己充当了一回替代品,现在还需要别人提醒吗?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是不会主动跟乔奕森见面的,因为这不仅对你是一种伤害,对我更是一种残忍的伤害。”阮小溪说完,决绝地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嘴角,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安初檬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疼,能不能先别走,帮我一下?”安初檬叫住阮小溪。

    阮小溪回头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先坐下,还是给家里人打电话,让他们来接你吧。”阮小溪扶她坐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奕森去上班了,我不想给他添麻烦,你送我回医院吧,麻烦你了。”安初檬请求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很是犹豫,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。安初檬一直不打电话,没人来接她,总不能让她一个人离开。万一发生点儿什么事情,阮小溪心里也会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于是阮小溪先去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,然后把安初檬扶了上去。一路上都嘱咐司机,开的平稳一点儿,尽量快一点儿。

    管家买东西回来找不到安初檬,打她的电话也无法接通,着急坏了,就给乔奕森打电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一听,更加着急。之前发生了阮点点在医院被人绑架的事情,这一次安初檬消失了,让他不得不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路闯红灯,从公司赶去医院。

    阮小溪和安初檬正好也到了医院门口,她正扶着安初檬往医院里面走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余光扫到一辆霸气的座驾,她一眼就认出那是乔奕森的车。

    “我走不动了,实在太痛了。”安初檬说着不再挪动步子。

    阮小溪也停下来,说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叫护士抬担架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走。”安初檬紧紧地拉着阮小溪,不让她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拖了,你需要马上做检查。”阮小溪说着,还是要去叫护士。

    乔奕森刚到医院门口下了车,就看到安初檬跟阮小溪在那里拉拉扯扯的。阮小溪只是一个背影,刚开始乔奕森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,她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呢?

    可是事实证明,那确实是阮小溪。她怎么会在这里?还跟安初檬在一起?阮小溪背朝着乔奕森,并不知道他在身后。

    乔奕森狐疑着走过去,刚走了两步,就看到安初檬突然蹲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瞬间她腹痛如绞,鲜血顺着大腿慢慢地沁出来。阮小溪着急坏了,急忙蹲下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安初檬却使出全身的力气甩开阮小溪,然后伸手向前,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见状,立马飞奔几步,到了跟前抱起安初檬就往医院里面冲。

    阮小溪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乔奕森和安初檬已经消失在自己的面前。她转身看着乔奕森高大的身影,完全将安初檬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阮小溪也跟了进去,想看看安初檬到底怎么了?毕竟是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意外,现在就离开,有点儿太不负责任了。

    安初檬被送进了急救室,乔奕森站在急救室的外面,充满了紧张和沮丧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走近,只是站在不远处,看着他的背影还有手术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看到医生出来,乔奕森赶紧上前抓住医生问道:“医生,里面的人怎么样了?她流血了,孩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病人有流产的迹象,我们会尽力保住孩子的,但是不能保证,所以请家属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,请您在手术协议上签字。”医生说着递给乔奕森一份同意手术声明协议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脑袋轰的一声,他听得清清楚楚,安初檬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保不住。

    他有点儿颤抖地接过手术协议,虽然曾经他也想过,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一切都不会那么复杂了,可是没有如果,这个小生命已经存在了。

    现在要扼杀掉这个小生命,他于心何忍,不管怎么说,那都是他的孩子。可能是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儿,也可能是一个可爱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“病人耽误不起,请您尽快。”医生催促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再犹豫,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掏出钢笔,迅速地签下自己的名字,然后递给医生。医生这才转身又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亮着,乔奕森的心五味杂陈。失去一个孩子,是这么地令人心痛。

    他盯着手术室看了很久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突然转身,才看到身后的阮小溪。刚才在医院的门口,他着急抢救安初檬,一时也顾不上阮小溪。

    原以为她离开了,没想到她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乔奕森慢慢地走过来,掩饰不住脸上的忧伤。阮小溪看着他,理解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,是他们的心血和结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