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7章她怀孕了,不是我的
    阮小溪醒过来,觉得昏昏沉沉的,她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在躺着,然后就看到了乔奕森。

    乔奕森正温柔地看着她,像是要把她融化一般。她以为自己在做梦,刚才就梦到自己怀孕了,又是乔奕森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看看乔奕森,摸向自己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了然,微笑着说:“原来你早就知道,你要当妈妈了,我也要做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乔奕森的声音这么真切,阮小溪猛地从坐起来,扯动了给她输液的瓶子。

    “别动别动,你晕倒了,有流产的迹象,需要保胎。”乔奕森按住她赶紧去固定输液瓶。

    流产?保胎?阮小溪明白了,她确实怀孕了,想起连日来的嗜睡,都是怀孕的迹象。

    看着阮小溪沉思着,也不说话,乔奕森以为她跟他一样,太激动了,于是道:“开心吧?高兴吧?我也是!”

    突然阮小溪抬头看着乔奕森,猛的一把将他推开,认真地说:“这不是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皱眉,然后又舒展开,哄她道:“我知道你还在气我,故意这么说的。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,好好地疼爱我们的孩子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看到乔奕森又要走过来,阮小溪立马伸手制止道:“我已经说了,这不是你的孩子,我们已经离婚了,我有权利跟别的人交往吧?”

    阮小溪的意思是,孩子是她跟他离婚后,跟别的男人怀的。乔奕森的眉头拧成疙瘩,审视着阮小溪,仿佛在思考她的话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最后乔奕森艰难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站在她的面前,双手握拳,刚才还欣喜不已,现在却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阮小溪不说话,也不去看他,用自己的沉默回应。

    是啊,她怀孕才一个月左右,刚好是他们分开的那个时间。或许是他的,或许不是他的,他刚才为什么那么肯定就是他的呢?

    乔奕森紧紧地盯着阮小溪,想从她的神情里面看出些什么,可是阮小溪的态度决绝,始终不看他。

    这个现实太残酷,狠狠地在乔奕森的心上剜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他强忍着胸口的疼痛,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直到乔奕森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阮小溪才抬头去看,她不由得扶上,这里又多了一个小生命,她又多了一个亲人,阮点点将会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,不过这世上又会多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。

    想到阮点点,阮小溪一把拔掉自己手背上的针头,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她怎么忘记了,那个小子还在病房呢,没人在他的身边,万一醒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阮小溪到了点点的病房时,就看到小不点儿正哭着要找妈妈,而护士正在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点点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喊着扑过去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妈咪,妈咪,……”

    阮点点不停地喊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妈咪来了,不哭了,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安慰他,还给他擦干眼泪。

    护士看到阮小溪身上还穿着病号服,问道:“你也是病号,还是让家里其他人来照顾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护士小姐,我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感激地看了一眼护士。

    护士没有再说什么就离开了,看着这一对母子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阮点点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下来,抓着阮小溪身上的病号服问道:“妈咪,你怎么了?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阮小溪摸着孩子的头儿,充满母性的慈爱,看着孩子温柔地说道:“妈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很快你就会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阮点点一阵懵,问道:“小弟弟小妹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妈妈的肚子里呀。”阮小溪说着拉起阮点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阮点点胖乎乎的小手来回摸了摸,然后疑惑地抬头问道:“还没有去吗?”

    也难怪小家伙这么问,明明平平的,没有什么感觉呀。

    阮小溪对他的话真的是哭笑不得,原来孩子是去再掏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已经去了,只是要等十个月,他才会出来。不过再过三个月,你就可以看到她把妈妈的肚子撑起来了。”阮小溪解释道。

    阮点点对于自己即将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的事情,好奇的很,也很期待,不停地问东问西的,因为以后他就是哥哥了,也有人陪他一起玩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都一一回答他,对于这个意外到来的小生命,她有些期待,也觉得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以后她不仅要照顾养活阮点点这一只,还有肚子里这一只,责任重大呀。所以她要赶紧振作起来,找一份工作,多存一些钱,养活这两只。

    乔奕森没有回订婚现场,而是一个人去了酒吧买醉,还给n打电话,让他来作陪。

    n帮忙疏散了宾客和记者,立马去找乔奕森了。他到的时候,乔奕森的面前已经摆了一桌子的酒瓶,还有没有喝完的酒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是送那个孩子去医院了吗?怎么在这里喝酒?你真不够义气啊,你的订婚,你跑了,把我忙的晕头转向的。”n不解,又有些埋怨地说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了n一眼,猛的灌了一口酒,然后喃喃道:“她怀孕了,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猛的灌了一口,尽是颓废沮丧之感。

    “别喝了,你说什么?”n糊里糊涂的,压根不知道乔奕森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怀孕?安初檬怀孕了,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呀,大家都知道了,也不至于让他在这里买醉。

    “给我,我还要喝,让我喝。”乔奕森说着就去抢酒,抢不到,就去拿桌上的酒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,有事情我们一起解决,需要用这种方式吗?”n的语气里很是不耐烦,嗓门也提高了几档。

    这样的乔奕森,颓废没有斗志,就像当年安初檬离开时一样。可是现在安初檬已经回来了,他怎么有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能让他变成这样的女人,现在看来只有阮小溪了。

    跟阮小溪有关,阮小溪怀孕了!n感到震惊,阮小溪怀了孩子,不是乔奕森的,所以他才会这样的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连起来一想,n明白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