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3章你是孩子的父亲吗
    安初檬挽着乔奕森的手臂,身体往前一倾,将手中的捧花朝前面丢去。

    乔奕森还没来得及告诉她,将捧花扔给晨微和n,不过安初檬也这样做了。因为乔奕森跟他们的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安初檬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也想着接住捧花,结果捧花扔在了最前面,所以后面的人拥挤着要来抢捧花。

    本来n将晨微和阮点点护在自己的前面,可是被后面猝不及防的力量一推,他一个没站稳,身体往前倒去,还好他及时用手臂撑在了台子边缘,才没有倒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晨微被后面的挤着,n着急着去护晨微,结果就忽略了前面还有一个小不点儿。

    大家都争着去强捧花,也跟没有注意到前面还有这么小一个孩子。阮点点在人群中显得这么渺小和无力。

    眼看着捧花就要落下里,后面的猛地往前冲,一下子就把阮点点冲倒,阮点点没站稳,头部撞击在台子边缘,瞬间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当他往下倒的那一刻,眼睛是看着乔奕森的。

    局面变化太快,乔奕森反应过来,孩子的身体已经慢慢地往下坠。如果他滑倒在地上,后满的人群一拥而上,肯定会被踩成肉泥的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乔奕森迅速地跳下台子,用自己的一只手臂挡住涌上来的人群,另一只手捞起阮点点的腰,就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然后又一个迅速地转身,跳上台子,从台子后面迅速地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此时捧花已经落在了抢到的人手里,可是乔奕森却不见了。刚才场面混乱,没有几个人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安初檬和前面的人却看到了乔奕森抱起一个孩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捧花环节结束,重新恢复了秩序,只剩下安初檬一个人尴尬地站在台上,难免引起台下一阵议论。

    有人说是因为一个孩子受伤了,乔奕森抱着孩子离开了。n和晨微才想起来,刚才那个孩子呢?

    新郎在订婚典礼上抛下新娘,半道逃跑,这样的新闻见报的话,又将引起怎样的舆论风波。

    n当即让保安看好各个出门,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离开场地,他去弄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询问了安初檬之后,n确定了情况,确实如大家所说。

    新郎不在,仪式无法进行,自然进入了自助用餐环节。而那些媒体记者就此事仍然不肯罢休,非要让落下的准新娘给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在,n当然留下来帮安初檬应付那些记者,毕竟她肚子里怀了乔奕森的孩子。

    宋萱听说孩子受伤后,开始寻找阮点点,生怕受伤的是他,哪里还有心思采访安初檬。

    找了一遍,都没有看到阮点点的影子,宋萱心里更加着急了。于是她直奔向被记者包围的n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她挤过一层又一层,终于到了n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点点呢?是不是受伤了?你看到他没有?”宋萱着急地问着n。

    点点是谁?n有些懵,也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就是刚才在门口跟你说话的那个小男孩儿。”看着n一脸懵,宋萱提醒他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受伤了,你认识他?”n问道。

    得到确切消息后,宋萱气的直跺脚,懒得回答n,转身又挤出人群。

    乔奕森把他带走了,应该给乔奕森打电话问一下情况。可是不管怎么打,电话都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虽然很不想,但是宋萱还是打电话告诉了阮小溪这个坏消息。在睡梦中的阮小溪听到后,一下子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她问宋萱点点被送去了哪家医院,可是宋萱不知道,都快急哭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挂掉电话,匆忙穿好衣服就要去找阮点点。可是城市这么大,医院那么多,她的儿子在哪家医院呢?

    听宋萱说乔奕森的电话打不通,那她就继续打,只要打通了,就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直到她坐上出租车,乔奕森的电话也没有打通。着急的阮小溪只有从最近的医院找起,离订婚场地最近的医院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开着车,阮点点被他放在后排车座上躺着。

    孩子的嘴里一直在迷迷糊糊地喊着疼,乔奕森一边开车而一边给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会儿就到医院了,一会儿就不疼了,你坚持住,一定要坚持住。”乔奕森鼓励孩子说。

    “妈咪,妈咪……”阮点点对乔奕森的话没有任何反应,嘴里不停地喊妈咪。

    “你妈咪马上就来陪你了,很快。”乔奕森说着准备掏手机给宋萱打电话,可是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带手机。

    他懊恼,烦躁地只想砸了方向盘。

    本来想去儿童医院的,更加专业一点儿,不过害怕孩子有事,乔奕森选择了最近的妇幼医院。

    第一次,乔奕森觉得为一个孩子担心,是那种揪心似的感觉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他停了车子,抱起孩子就往里面跑,连车门都忘记关了。

    “医生,医生,救救孩子,救救孩子。”乔奕森一边跑一边喊着。

    有护士迎了上来,看到孩子满脸是血,直接引着乔奕森去了手术室,还交代另外一名同事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医生过来问了乔奕森情况,然后就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心揪得紧紧的,不停地在手术室门口打转。

    有护士出门,他赶紧抓住就问:“孩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孩子失血过多,需要输血。”护士说完就去血库调血去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一拳砸在墙上,感觉整幢楼都颤抖了一下。他是如此地烦躁,比起安初檬动了胎气,要紧张多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,乔奕森自己还没有意识到。

    等到护士匆匆又跑了回来,神情不太好,进了手术室没多久,医生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赶紧上前去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回答道:“这个孩子的血型比较特殊,ab型,现在血库里面的血不够,需要有人为他输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我我,我可以给他输血。”乔奕森说着伸出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医生看了一眼乔奕森,看他紧张的样子,问道:“你是孩子的父亲吗?”

    乔奕森楞了一下,然后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孩子的父亲,可能性比较大,你不是,你的血型不一定能够匹配。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ab型,我也是ab型血。”乔奕森强调说。

    刚才听医生说这个孩子是ab型血时,乔奕森就有些意外。ab型血的人不多,很特殊,他就是一个,没想到这个孩子也是,这么有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