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0章离婚费是海边别墅?
    等到安初檬午休的时候,乔奕森还是悄悄地离开了病房。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,他在这里一刻也待不住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调来了一批保安,护安初檬母子的安全。

    安初檬未婚先孕的消息传的满城风雨,那些喜欢捕风捉影的记者又开始绘声绘色地揣度豪门生活。

    有的说,乔奕森的前妻因为多年来没有为乔家生下一儿半女,所以才会被扫地出门。还有的说,是安初檬见缝插针,母凭子贵,才导致乔奕森与前妻离婚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一些正面的报道,比如乔奕森对怀孕的未婚妻关怀备至,霸道总裁也不乏温柔的一面。

    当安初檬被担架抬着入院的照片放到报纸杂志上的时候,乔奕森意外的发现,在记者的镜头下,角落里有一个熟悉的影子,是阮小溪。她的手里还牵着一个孩子,孩子太矮看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他恍然大悟,原来那时候阮小溪也在。突然他有些烦躁,想到她一定要看到了也听到了那些传言,就有一种想解释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是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,这些都是事实。并且他已经宣布根阮小溪离婚了,解释的必要也没有了,而且阮小溪也一定不想听。

    乔奕森坐在办公室里,将那些报纸和杂志全部丢进垃圾桶里面。这些娱乐记者,整天除了整这些无聊的,真的没一点儿事情可做。

    这时助手敲门进来,送来了一封给乔奕森的匿名邮件,然后就离开了。乔奕森打开,以为是平常的公事往来信件,没想到看到的却是阮小溪又一封离婚协议。

    看着离婚协议,里面的内容他早就看过了,跟之前的一模一样。直到现在,阮小溪都没有在离婚协议里面提到分财产的事情,主动要求净身出户。

    还有这样的女人,即使自己一张嘴就可能有下半辈子吃好喝不愁的财富,可是她却偏偏不要。乔奕森想不明白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就是,她要彻底跟他画清楚界限,他的任何东西他都不想要。这让乔奕森更加沮丧,他突然有些担心,担心阮小溪从此把他遗忘,把它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遗忘。

    离婚已成定局,事到如今,乔奕森也没有什么再拖延的理由。犹豫了一下,他像是做了这辈子最难的决定一样,拿起钢笔,在签字栏迅速写下自己的名字,然后将钢笔拍在了桌子上,就当它是出气筒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往后一仰,躺在椅子上,微闭眼睛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又变地深沉严肃。

    叫来助手,让他帮自己办几件事情。助手听后,有些惊愕,但是老板的事情,他也不敢多问,只管跑腿就行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在收到乔奕森寄来的回件时,里面不仅有乔奕森签了字的文件,还有两张房产证。一张房产证是她现在所住的这套房子,另一张别墅是一幢沙滩别墅。

    阮小溪也很吃惊,她没有任何要求,乔奕森竟然过户了两套房子给她,在没有经过她的同意的情况下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,以乔奕森的身份地位,办一个房产转让过户手续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她不解的是,乔奕森为什么白白地赠予她房产。

    房子太多不在乎,还是在同情她可怜她,害怕她离开他后,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?

    这么高的分手费,乔奕森也真是大方,呵呵。阮小溪在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太看轻她了吧,他怎么就认为她一定会接受他的施舍呢?

    阮小溪又把两本房产证寄了回去,相信乔奕森能过户给她,也会有能力再过户回来。

    收到房产证的乔奕森一点儿都不意外,依照阮小溪的脾气,就是这样的结果。即使她不收,可是已经过户给她,房子就是她的了,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。

    那套公寓,阮小溪已经住了这么多年了,想必已经习惯了。那幢别墅,环境优越,不失为休闲度假的好去处。这样阮小溪无聊的时候,可以去别墅住几天,也算是帮她解闷了。

    只是让她能享受到他给的这一切,还需要花点儿心思不可。

    当工作的宋萱接到乔奕森的电话的时候,简直吓了一大跳。乔奕森可是一个超级**oss,怎么会知道她的电话呢?又怎么会给她打电话呢?

    “请你过来一趟,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。”乔奕森说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宋萱有点儿蒙,还不知道乔奕森到底意欲何为。

    “到我办公室一趟,我有点儿事情要麻烦你。”乔奕森很客气。

    麻烦她?宋萱更加不明白,堂堂乔奕森找她有什么事情,不过想起之前在乔氏发生的误会,宋萱一定必须拒绝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乔总,我可能去不了,不是很方便。”宋萱婉拒说。

    除了阮小溪,好像对别人的拒绝很不习惯一样,乔奕森沉默了三秒钟,然后说:“你说一个地方,我去找你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好像也不太方便,毕竟您现在太扎眼,如果被别人偷拍到我跟您在一起,不太好吧。”宋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    乔奕森现在是全城记者的重点跟踪对象,只要有一点儿风吹草动,就会传的绘声绘色,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撞到枪口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我会甩掉那些麻烦的记者的。”乔奕森说完感觉好像不太对劲儿,因为宋萱也是一个记者,于是赶紧解释道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不是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乔总,可是这些也是我们混饭吃的工作,也请您理解。”宋萱打断了乔奕森的话,实际上她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“当然,那你说个地方吧。”乔奕森又说。

    宋萱还是犹豫,毕竟不知道乔奕森找她是什么事情,隐约觉得一定跟阮小溪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是跟小溪有关的事情吗?”宋萱弱弱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我希望你可以帮我这个忙,当然你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也尽管说。”乔奕森很真诚地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