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9章担心肚子里的孩子
    当然安初檬也不能随便出门,让狗仔记者拍到了就不好了。安初檬也而不愿意自己被当做金丝鸟一样养在笼子里,乔奕森一出门,他就一点儿他的消息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她担心乔奕森在外面勾搭上别的女人,更害怕他跟阮小溪死灰复燃,毕竟他们还没有办理正式的离婚手续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整颗心都挂在乔奕森的身上,生怕发生什么变故。可是白天给乔奕森打电话查岗,一般都无人接听,要么接通了匆匆说两句就挂掉。乔奕森有时候晚上还不回家住,这让安初檬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即使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,乔奕森也没有一点儿要跟她亲热的意思。即使她主动,也会被乔奕森以小心孩子为由拒绝。

    试想一个正常的男人,而且乔奕森正值壮年,怎么可能对房事不感冒呢?这让安初檬更加疑心,乔奕森在外面是不是得到了满足,所以才会对她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宋萱去了一家小报社工作,虽然没有创赢和乔氏晨报那么大,好得有一口饭吃。不过阮小溪暂时还没有考虑好要不要去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工作,加上阮点点那天吃坏肚子后,隔三差五不舒服,所以要隔两天就去医院复查,因此还没有出去工作。

    这一天,阮小溪照常带着阮点点去医院复查。小孩子肠胃弱,暴饮暴食使得肠胃的负担过大,就容易影响正常运作,所以要慢慢调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安初檬在家里实在无聊,嚷着要出去逛逛。可是乔奕森有交代,不让她随便出门,所以也没有人带她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安初檬就大发脾气,见到家里的佣人没有一个顺眼的,家里的人只好避着她。

    突然安初檬大喊肚子疼,这下子所有人都慌了,毕竟伤了肚子里的孩子,谁都不好担待。管家也不知道安初檬怎么回事,她只是叫着肚子痛,但是也说不出来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好让司机送安初檬去医院。去医院的路上,管家打电话给乔奕森,说明了安初檬的情况。

    乔奕森接到电话,放下手头的工作,立马亲自开车去医院。一路飙车,即使红灯他也丝毫不停,惹得交警一直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安初檬被担架抬下了车,可是她怎么都不肯进去,非要等乔奕森过来。从乔家尾随而至的记者,已经悄悄地布置在了四周。没一会儿,果然看到乔奕森开着拉风的悍马着急赶来。

    乔奕森一走近担架,记者立马围上来拍照,继而记者的话筒纷纷对着乔奕森和安初檬。

    乔奕森大惊,刚才太着急了,竟然忽略了身边的狗仔。

    “乔总,请问您来医院干什么?您与担架上的这个人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乔总,这位是不是您的未婚妻?”

    “乔总,请问您未婚妻这是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奕森的脸色黑了又绿,绿了又黑,最后回答道:“对不起,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的心一沉,乔奕森还不打算将她的身份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来许多记者围了上来,围得更加密使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肚子疼,奕森,很疼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突然捂住肚子,看着乔奕森,一副很难受的样子说。

    听到她说肚子,记者们分分聚焦在安初檬的肚子上,然后又开始一连串的发问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请问您跟同乔总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您生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您的肚子疼,是怀孕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记者们开始接连不断地对着安初檬发问。安初檬仍然很疼的样子,楚楚可怜地看着身边的一群记者,一直摇头,什么都不说,最后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护士抬着担架,可是被记者围着,移动的很慢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病人需要立马做检查,请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护士一边小心翼翼地抬着担架,一边要求道。

    看着记者们仍然不后退,乔奕森再也忍不住了,厉声呵斥道:

    “都让开!”

    记者们吓得颤了一颤,暂时散开了一点儿,给护士和担架腾出一点空间。

    乔奕森跟着担架走,紧张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护士抬着担架上的安初檬从正门进去,记者们还是不肯离去,或远或近拍照。此时乔奕森也顾不上这些,只希望孩子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阮小溪带着检查完的阮点点从里面出来,从远处就看到外面很多人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走近了一点儿,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挺拔的乔奕森,但是有护士挡着,并没有看到担架上地人是谁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来医院?生病了?还是家里有人生病了?阮小溪不由得有些担心,虽然她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看到后面还有拍照的记者,阮小溪赶紧带着点点躲到一边去。担架从他们身边经过,透过人缝,阮小溪看到了担架上躺的是安初檬。

    虽然安初檬不关她的事,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无辜的。阮小溪不由得皱眉,好好地怎么进了医院?

    再看乔奕森脸上担忧的神情,阮小溪觉得自己十分可笑,不管是乔奕森,还是安初檬,都跟她没有一点儿关系,她瞎操心什么呢。

    看看自己身边的儿子,阮小溪觉得讽刺。乔奕森为他没有出世的孩子担心,可是他从来没有为另外一个孩子担心过。阮点点从小到大生病,他从来都没有担心过,因为他连知道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还好阮点点的个子小,踮起脚尖也看不到人群中的乔奕森和安初檬,因为护士和记者太多了。

    安初檬被送到了妇产科,这样她怀孕的消息就被证实了,而且铁证如山。

    由于记者太多,扰乱了医院的秩序,经过院方地多方努力,终于暂时将记者赶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检查的结果是,安初檬吃了凉性的东西,才会腹痛的。

    “乔先生,孕妇是不能吃辛辣生冷的食物的,这样对胎儿的发育很不好,作为孩子的父亲,您连这点儿常识都没有吗。”医生教训乔奕森道。

    额,他承认,他确实没有一点儿备孕的常识,不过他还是虚心地接受了医生的批评,只要孩子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病房里,安初檬拉着乔奕森的手,不让他离开。实际上,为了躲开外面的那些记者,他们必须暂时留在医院里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