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8章你怀孕了,不能行房事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乔奕森最坏的地方就是他瞎了眼,竟然会看上那样一个女人,还让那个女人怀上了他的孩子,他对得起你妈妈吗?”宋萱心里和嘴上都为阮小溪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太可恨了,真的是太可气了。”阮点点也在嘴上附和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跑到乔奕森的身边去,是花了多少的勇气,生怕被乔奕森拒绝。可是乔奕森不但没有拒绝,还跟一个爸爸一样照顾他,难免让他这颗被冷落了许久的心温暖了一下下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去哄哄你妈咪?”宋萱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咯”阮点点说话还是不停地打嗝,哈哈。

    “妈咪,妈咪,妈咪,你等等我。”阮点点在阮小溪的后面追赶。

    阮小溪生气,加快了脚步,而是她又担心阮点点跑得太快摔倒了怎么办,天这么黑,于是又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阮点点跑得气喘吁吁地,觉得刚才吃的饭都快被颠出来了。不过还好,终于赶上了阮小溪,他悄悄地伸手去牵住阮小溪的。

    在触碰到他小手的那一刻,阮小溪就没有气了。孩子渴望父亲,难道有错吗?没错,不是孩子的错,要是错,也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不要生气了,好不好?”阮点点恳求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停下脚步,蹲下来看着儿子,小脸都跑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吃了那么多饭,刚吃完不能做剧烈运动的,知道不知道?”阮小溪叮嘱他说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阮点点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阮小溪站起来,牵着孩子的手,走在夜晚的青石板路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乔奕森要是知道了自己的亲生儿子,管自己叫叔叔,会不会吐血身亡呢?

    在回家的路上,乔奕森的神情极其愉快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是想起阮点点的小脸,那个孩子真的是太可爱了,奶声奶气的,又懂礼貌。

    安初檬看在眼里,别提有多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“奕森,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孩子?”安初檬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太可爱了。”乔奕森回答道,提起孩子,他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生一个更加可爱的,好不好?”安初檬羞答答地问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转头看向安初檬,然后又看向她的肚子,突然有一种感觉,自己要当爸爸了。

    昨晚知道安初檬怀孕的时候,他的第一感觉是自己要负责任,可是却丝毫感觉不到即将为人父的喜悦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刚才,觉得成为一个孩子的爸爸,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乔奕森由衷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安初檬这下可开心了,这种语气,是原本乔奕森对她该有的,她回来的这些日子,这是乔奕森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回到乔家,安初檬再也不愿意住客房了,她想搬回主卧,跟乔奕森一起住。乔奕森原本借口她怀孕需要好好休息,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可是安初檬不答应,一委屈起来就开始掉眼泪,谁让现在她有任性的资本呢。

    最后乔奕森勉强答应了,安初檬这才收起她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第200章狗仔偷拍

   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还睡在同一张床上,安初檬早就打好了她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晚上熄了灯,她等很久,都不见乔奕森那边有什么动静。于是她主动出击,慢慢地伸手去乔奕森那一侧,可是她的手臂都伸直了,才摸到乔奕森的位置。

    原来乔奕森睡得离她那么远,这是唯恐她把他吃了吗?床本来就大,她睡在床中心靠左边一点点,他就睡在右侧床边的地方。

    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,安初檬可以隐约地看到乔奕森的背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奕森,奕森。”安初檬叫了两声,可是没有人回应她。

    她索性坐起来,故技重施,开始叹气,开始吸鼻子。乔奕森并没有睡着,只是他还并没有跟安初檬同床共枕的打算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她的情绪,才答应她的要求。即使同床共枕,他也没有一点儿想怎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安初檬还在那里抽鼻子,乔奕森忍不住坐了起来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说着打开床头灯。

    “奕森,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?难道我会吃人吗?还是你根本就不打算对我和孩子负责?”刚才还是默默地抽泣,现在安初檬说着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乔奕森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挪过来,将她轻轻地搂在怀里,安慰道:“怎么可能?我只是最近太累了,想要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不会打扰你的,我只是想你能离我和孩子近一些,让我们可以感受到你的怀抱。”安初檬这是**裸地索抱呀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怀孕了,还刚从医院出来,也要好好地休息,不能做剧烈运动。”乔奕森这是暗示安初檬,不能行房事吧。

    乔奕森一下子就戳穿了安初檬的心事,可是安初檬并不打算承认:“我没有勉强你那个的意思,我只是希望在你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睡吧。”乔奕森睡着躺下,摊开手臂,让安初檬躺进来。

    安初檬这才乖乖地躺下来,在乔奕森的怀抱里异常满足地睡过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乔奕森,这样的他们,好像又恢复到了几年前一样。他的温柔,独对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是乔奕森却有些睡不着了,他想起来晚上看到阮小溪的模样,有些憔悴,还是那样的倔强,连一顿饭钱都要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多亏了那个小男孩儿,真的是他的助力。如果他也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儿子,那该有多好呀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,阮点点就不舒服了,上吐下泻,一顿吃的太多的后果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得上医院,宋萱晚上没有留宿,阮小溪叫上陈姐,她们连夜打车送阮点点去医院。到了医院里,又是做检查又是灌肠的,一直折腾到了快天亮。

    看着阮点点小小的身体躺在病床上,阮小溪心疼极了,真后悔晚上没有阻止他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萱得知阮点点住院的消息,立马赶了过去。又是自责又是悔恨的,那个心疼劲儿,一点儿都不比阮小溪少。

    乔奕森每天照常去上班,让安初檬在家里休息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乔家前前后后安排了更多的安保人员,不容任何陌生人接近,尤其是媒体记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