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4章从离婚的阴影里走出来了?
    宋萱真的跟一个家长一样,坐起来有模有样地接过孩子送来的水,细细地品了一口,然后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干妈,你累不累?要不我给你捶捶背吧?”阮点点说着爬上沙发,开始用自己的小拳头给宋萱锤来锤去的。

    “乖儿子。”宋萱很受用地说。

    阮点点在她的身后偷偷地白了她一眼,然后又一副乖宝宝的样子问道:“干妈,你这么着急从外面回来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给我说说?”

    宋萱知道这个小萝卜头无事献殷勤,就是想从她这里打探消息,可是她就是不能让他知道呀,于是用各种美食诱惑他,说她在回来的路上,看到什么好吃的好喝的,惹得阮点点垂涎欲滴,不停地缠着宋萱带他去吃。

    安初檬在医院里面醒来,发现乔奕森已经走了,过了大半天,也不见他回来,心里着急。

    “管家,我的手机落在家里来,你让人给我送来吧。”安初檬对管家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管家应着去给家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安初檬看着管家对她唯命是从的,心里甭提多得意了。俗话说,母凭子贵,还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假,尤其是在乔家这种大门大户里面。

    一拿到手机,安初檬就想给乔奕森打电话,可是手机上却有几个未接电话,都是宋舟鸿打来的,没有一个是乔奕森打来的,心里不免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宋舟鸿的脾气她还是知道的,不接他的电话,对她来说没什么好处,所以即使有些不情愿,安初檬还是回了一个过去。

    第一次没人接,安初檬又打了一次,电话接通,安初檬想要为自己解释一下,生怕惹恼了宋舟鸿,不过没想到宋舟鸿的心情看起来很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你做的不错,很好。”宋舟鸿说道。

    安初檬有些不解,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只听宋舟鸿接着说:“乔奕森已经公布他离婚了,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他同意离婚??”

    “离婚?”安初檬喃喃地念了一句,转念一想,看向自己的腹部,她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没有做。”安初檬轻描淡写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做了或者没做,只要目的达到了就行。”宋舟鸿说完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安初檬觉得莫名其妙,乔奕森离婚了,至于让宋舟鸿打这么多电话吗?

    不过她在心中窃喜,这个孩子终于让乔奕森做了决定,看来孩子真的是她的福星。

    但是还有一件事情让她犯难,虽然这个孩子是福星,但是也留不得。因为大卫是一个外国人,这个孩子就是一个混血儿。一旦孩子生下来,孩子的长相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宗的黄种人,那么所有的人都会知道,这个孩子不是乔奕森的种。

    而她好不容易赢回乔奕森的心,也会彻彻底底地失去了。说不定乔奕森还会知道她的过去,那么从此她就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孩子,一定不能生下来!安初檬紧紧地咬着嘴唇,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腹部。然后她又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嘴唇,现在这个孩子必须留下来。

    怀胎十月,离生下来还早,她要凭借这个孩子成为乔奕森的太太,将乔奕森再次牢牢地攥在自己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一定要帮帮妈妈,是妈妈对不起你。”安初檬对着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管家从外面打水回来,看着安初檬一副不开心的样子,赶紧说:“女人怀孕,心情对孩子的影响很大,所以你要高兴一点儿。如果你需要什么,尽管告诉我,我一定会替你办的,如果我办不到的,也会转告少爷替你办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管家的话,安初檬抬起头来看着她,然后一脸委屈地说:“我想见奕森,我和孩子都想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少爷最近很忙,有空自然会来看你的。”管家说。

    安初檬没有再说话,只是委屈地竟然开始抹眼泪儿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打电话给少爷。”管家立马应了她。

    虽然管家不喜欢安初檬这个女人,但是看在她肚子里怀着乔家的孩子,对她有求必应,丝毫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安初檬斜着脑袋看着管家去给乔奕森打电话,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嘴角挂着一丝得逞的笑意。看以后谁还敢不把她放在眼里!

    管家给乔奕森打电话,乔奕森一直关机。刚刚开完记者招待会,肯定会有很多人找乔奕森,所以他索性就关机了,图个清静。

    管家转身一脸为难地看着安初檬,联系不上乔奕森,她是看到的,安初檬气恼极了。

    很快,乔奕森在记者招待会上的一言一行不仅上了电视,还被搬上了各大报纸和杂志的头条,令整个城市的上流社会都哗然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阮小溪突然从房间里面出来,而且是光彩靓丽地走了出来,让宋萱和阮点点的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只见她穿着修身的连衣裙,脚踩高跟鞋,略施粉黛,头发披在肩上,虽然脸上有些憔悴,但是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宋萱和阮点点对视了一眼,都觉得是自己看花了眼,一定是看到了一个假的阮小溪。

    “走,今天晚饭出去吃。”阮小溪朝他俩挥挥手说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没事吧?是不是生病了?”宋萱说着走过去伸手摸摸阮小溪的额头,好像不烫,体温正常。

    阮小溪嫌弃地把她的手打开,然后整了整自己的头发说:“切,你才有病呢,我只是觉得这几天吃的有些清淡,想出去换换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妈咪,好呀,我们去吃烤鱼怎么样?”软点点立马上来,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觉得烤鱼不错,不过你可不能吃的太多了,小孩子不能吃太多辣。”阮小溪警告儿子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阮点点说着朝着自己的妈咪敬了一个军礼,然后开始欢呼:“出去吃饭了,吃烤鱼去喽!”

    这几天来原本冷清的家里,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,好像冲淡了连日来的阴霾。阮小溪看着儿子,好像看着宝贝一样,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宋萱还是觉得怪怪的,阮小溪这前后变化也太大了,如果不是强颜欢笑,那一定是着了魔,邪鬼附体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