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0章安柠檬怀孕了!!!
    电话这头儿的乔奕森也沉默了,只是电话还开着。这就是相对无言吧,千言万语唯有沉默罢了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阮小溪先挂掉了电话,可能意识到阮小溪要挂电话,乔奕森着急地又说了一句:“到时候让人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没有电话在耳边听得清楚,但是阮小溪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明天下午两点,阮小溪等待的这一天,终于来了。这是那一晚之后,乔奕森第一次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面传来挂机声,乔奕森盯着屏幕许久。过了明天,他就跟阮小溪再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在去医院的路上,安初檬一直吵着要给乔奕森打电话,让乔奕森来陪她。但是她自己又没有带手机,只有让旁人打给乔奕森。

    管家还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情况,只推脱说等检查完再打,不要打扰乔奕森。

    安初檬懊恼,这个管家,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。如果那一天,她要是成了乔家的女主人,一定第一个让他滚蛋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做了一系列检查,管家全程陪在安初檬的身边。等医生将检查结果告诉他们的时候,管家呆了,连安初檬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是的,她怀孕了!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管家看着安初檬,就像是看着一个祸害一样不痛快,一脸发愁。按理说,乔奕森老大不小了,到现在还没有一儿半女,终于有个孩子了,应该为他高兴才对,但是管家就是高兴不起来。因为怀孕的人是安初檬,不是阮小溪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,这个孩子太意外了,将来就是一个拖油瓶!没有当妈妈的喜悦,因为她确定,这个孩子不是乔奕森的,那,她跟乔奕森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不是乔奕森的,一定就是大卫的。天啊,真的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,她就是被这个万一作死的。

    跟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她都很注意保护自己,每次都记得吃避孕药,唯独最后一次,着急打发大卫离开,她也急着收拾行李回来,就把吃药这回事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就这一次,竟然怀上了,简直中了彩票呀!

    这孩子,来的真不是时候,太不是时候了,真会添乱。更麻烦的事,管家也知道了她怀孕了,这下想偷偷拿掉都不成了。

    安初檬觉得这一个孩子,毁了她的全盘计划,她恨呀。老天为什么要跟她做对,跟她开这样的玩笑。既然让她重新回到乔奕森的身边,为什么就不帮帮她呢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,既然怀孕了,那您就好好休息,我去给少爷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管家说着还帮她拉了拉被角。

    安初檬一愣,管家竟然开始关心她了,难道她认为这个孩子是乔奕森的?

    管家的一个动作提醒了安初檬,是的,即使不是乔奕森的,也可以当成乔奕森的。

    算算日子,她跟大卫最后一次在一起,跟回来遇到乔奕森,也就差几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说,那这个孩子就是乔奕森的。而且有了这个孩子,不相信赢不回乔奕森的心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手放到肚子上,刚才觉得是拖油瓶,现在又觉得是她的福星也说不定呢。

    接到管家的电话,乔奕森正准备在办公司里睡觉。明天要召开记者招待会,他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只有他和阮小溪两个人知道。他打算召开记者会前两个小时,再把消息公布出去,这样省的有变数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能以这样一副憔悴的样子出现在公众面前,这样会加深媒体的猜测,所以今晚他要睡一个好觉。

    一躺在这张,他都会想到曾经跟阮小溪在这里翻云覆雨好不快活,现在房间里好像还残留着他们欢愉之后的暧昧,但是阮小溪却不会再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喂,少爷。”管家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这么晚打电话,有事?”

    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管家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你直说。”乔奕森感觉到了管家说话吞吐,欲言又止,还担心是她家里面发生不好的事情了呢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怀孕了!”管家知道,乔奕森迟早都要知道的,现在不说,总要说的,即使她不说,也有别人会说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乔奕森大惊,从坐起来。

    管家大概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,告诉乔奕森她们所在医院的地址和病房号。

    乔奕森想睡一个好觉的计划泡汤了,他穿衣服起床便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双手攥着被子,她知道乔奕森得到消息很快就会赶来。她要先酝酿好情绪,这样乔奕森才不会看穿她。

    当乔奕森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刹那,安初檬瞬间泪如雨下,那是思念的泪,激动的泪,怀了他孩子开心的泪。

    乔奕森慢慢走到床边,看着躺着的泪人儿,盯着她的肚子,虽然还在被子下面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奕森,你来了,我终于见到你了。”安初檬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乔奕森这才坐到床边,许久才说出来:“怀孕了,以后要当心,摔倒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伸出手抓住乔奕森的手放到自己脸上,说:“我想你陪着我,像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乔奕森说着勉强一丝笑容,抽出自己的手帮她擦了擦眼泪,道:“你先休息,我去问问医生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莫名的紧张,想阻止他,可是又害怕乔奕森会生疑,任由他去了。其实她有把握瞒得过乔奕森,只是做贼心虚罢了。

    医生告诉乔奕森,安初檬的身孕不到一个月,还不稳固,摔了一跤动了胎气,一定要好好地养着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月,算算时间,应该就是那一晚。乔奕森坐在走廊的长凳上,垂下头,双手的手指头发里,看起来有些糟糕。

    管家走过来,坐在他的身边,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道:“少爷,我知道你最近的压力很大,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说,即使帮不上你什么忙,至少你不用憋着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抬头看向管家,眼里充满了无奈。他的心里在做着一个决定,在纠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