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7章打虎亲兄弟
    外界的舆论甚嚣尘上,没有一点儿要消停的意思。媒体迟迟等不到乔氏的通知,更是猜测纷纭。

    有些媒体暗讽乔氏欺骗广大新闻工作者,压根都没有给一个交代的意思。有的甚至说,乔奕森跟老婆的关系早就貌合神离,让他的老婆出来澄清,恐怕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总之,乔氏和乔奕森的影响继续下滑,负面新闻铺天盖地。以往乔氏只要稍稍施压,有些媒体便不敢捕风捉影,含沙射影。可是这一次,大多的媒体口径一致,好像是商量好的一般。所谓法不责众,乔氏也不敢公然得罪绝大多数媒体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乔氏的股价持续走低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乔氏的股东们纠结在一起,誓言让乔奕森给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乔奕森一边应付这些见利忘义地股东们,一边还要处理御锦湾那边的事情。御锦湾的项目负责人卷款私逃,致使工地运转不灵,很多款项不能按时下发,后续的材料补给也跟不上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乔奕森两头儿忙活,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回家了,一直睡在办公室里面。

    安初檬多次打来电话,请求来公司探望他,或者让他回家入住,都被乔奕森敷衍打发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坐在办公椅上,前所未有的憔悴。

    “乔总,要不我们先召开记者招待会,澄清一下关于您的负面消息,这样可以挽回您的形象,您的形象也是公司的。”

    助手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乔奕森揉了揉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些眉目,有多家报社曾经收到匿名信,都是关于您的还有安小姐。如您所料,这是一场阴谋,有人故意煽动媒体,设计我们。”助手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早就想到了,只不过对方做的很隐秘,查到一些蛛丝马迹需要一些时间扒了。而这个设计他的人,不会是别人,一定是宋舟鸿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卷款私逃的项目负责人,其中不会有那么简单。乔氏一向对员工不薄,而且卷款私逃的罪名可不小,一般人不会冒险走这一步,一旦被抓后半生将会在牢狱之中度过。除非背后有人指使,给了他这个豹子胆。

    “副总联系上了吗?”乔奕森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,”助手回答。

    乔奕森皱眉,自从上一次乔一鸣去别的地方开拓市场,顺便度假,他就真当度假去了,完全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乔奕森说着揉了揉眉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还有董事会那边……”助手最后又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们,晾着他们,这一群唯利是图的老家伙。”乔奕森很不屑的说。

    董事会的那些人,都是跟着乔父一起打江山的前辈,乔奕森平时对他们都很礼遇,也没有亏待他们。但是他们仗着元老的身份,看不惯乔奕森的行事作风,思想保守,多次与乔奕森闹分歧,动不动就要联合起来弹劾他。

    以前都是威胁罢了,毕竟乔奕森在任期间,乔氏运营良好,业绩蒸蒸日上,他们也找不到把柄,很多时候都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不一样,乔氏的股价持续走低,影响到了股东们的利益。董事会势必不会放过乔奕森,而乔奕森这一次,也想趁机将董事会重新洗牌。

    现在是内忧外患,乔奕森腹背受敌,而此时乔一鸣也不在,他真的是双拳难敌四手,有点儿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乔一鸣联系不上,他倒是还有一个好兄弟。乔奕森拨了n的电话号码,电话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n一开口,乔奕森听到他那玩世不恭的语气,心里就舒坦多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上阵父子兵,打虎亲兄弟,乔一鸣不在,n也是过命的兄弟,可以信任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音乐震耳,吵吵闹闹的,就知道n这个家伙又在家里举办私人派对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大明星的身份,公然去酒吧之类的很多不方便,所以经常在家举办派对,邀请朋友们一起来嗨。

    n永远都是这样子,看起来没心没肺,没有一点儿正经地,但是心里永远是阳光的,坦诚的。这一点儿,晨微和乔奕森最了解,所以他们三个才能成为铁三角。

    “兄弟,想你了。”乔奕森很深沉地说。

    声音不高,但是包含着期待和真诚。

    “靠,你转性了,要出柜就趁早呀,现在我都已经有我们家微微了,否则还可以考虑你一下。”n表现得很惊讶,但是还不忘记调侃一下乔奕森。

    乔奕森在电话这头儿给了n一个白眼儿,狠狠地说道:“你小子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有人在电话那头儿给n说话打岔,没有听清楚乔奕森说的什么,他回过头来朝着电话喊着:“什么?你说的什么?”

    听着n那边吵吵闹闹的,乔奕森也没有心情跟他开玩笑,于是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他什么都没跟n说,但是他相信,n会明白的。

    n虽然嘴上在调侃乔奕森,但是也听出来乔奕森的语气乖乖的。乔奕森平时对人冷冷的,怎么可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来。

    一定有事,他一定有事!

    晚上乔奕森依旧没有回家,他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面,灯也没有开,黑漆漆一片,只有他手指尖的香烟亮着星星的火光。

    他的背后透过窗户是这个城市夜晚的万家灯火,可是没有一家让他感觉有温度。

    仿佛这里的空气都是冷冷的,让人沮丧。

    门突然被推开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然后他走到门侧,“啪”地一下打开灯,瞬间漆黑散去,办公室里通明起来。

    乔奕森拿手遮挡了一下刺眼的光线,然后放下手道:“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等我很久了,果然是想我了。”n一边走过来一边摘下黑色的皮手套。

    这就是心有灵犀,乔奕森在等,知道他一定会来。虽然乔奕森没有说让他来,但是n一定要来。

    “坐!”乔奕森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道。

    n毫不客气地坐下,而且翘着二郎腿,依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