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6章你还有我们的床照?
    “离婚,可以。只不过这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,而是整个乔氏的事情,需要登报声明,自此脱离夫妻关系,你看这张照片作为昔日恩爱一朝梦碎的见证可好?”

    乔奕森说着翻出手机里面的照片,扔在床边,让阮小溪自己去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乔奕森这一次这么爽快地答应,只是阮小溪隐约觉得,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走近一些,看了一眼乔奕森的手机,手机上的照片正是他们两个的床照,照片上她双眼微闭,他撇头亲吻着她的脸颊,很是恩爱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,阮小溪才来没有见过,不知道是乔奕森什么时候偷偷拍下来的。很可能是昨晚,也可能是昨晚之前。

    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这张照片是她的正面照,五官清晰,面目可辨,一眼就可以认出来。

    想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,也是登报声明,但是照片只是他的正面照和她的侧面照,而且她戴着头纱,压根就看不清楚脸。

    太阴险了,简直是太阴险了!知道乔奕森没有这么好说话,这张照片不仅面目清晰,而且尺度大,如果发出去,一定会引发爆炸性的新闻。

    往好的方面说,是昔日恩爱,情深意重,往不好的方面说,就是不满作风大胆。很快,她就会被人肉出来,她的生活将会暴露在大众面前,从此没有安稳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作为一个豪门弃妇的下场,而与她已经离婚的乔奕森,自此依然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好歹毒的乔奕森,这样的结果对她不公平,太不公平了!

    “你卑鄙!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,对你有什么好处?难道你想让你的最爱安初檬背上小三儿的骂名?还是你根本谁也不爱,最爱的是你自己?”

    阮小溪实在是想不通,乔奕森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不想跟她离婚,脚踏两只船?可是对于她爱的女人,给她名分,这不是应该的吗?

    如果事情闹大了,安初檬小三儿的身份确认无疑,他舍得让她背负骂名吗?

    还有一种可能,安初檬毕竟已经消失了好几年,所谓人走茶凉,她已经不是乔奕森的唯一所爱了,不值得乔奕森为她离婚,所以乔奕森现在才迟迟不愿意离婚。

    纵然乔奕森有他自己的打算,可是这样的婚姻,不纯粹的感情,阮小溪也是你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听说了,我已经向媒体承诺,乔太太会亲临记者发布会,澄清最近的一些不实言论,而这个乔太太就是你!”乔奕森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,但是他的回答也包含着他的意思,阮小溪是乔太太,他并没有打算换掉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出面的,你大可以随便找一个人冒充一下,反正没有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。”阮小溪给他出了一招。

    乔奕森听后直摇头,晃着食指说:“乔太太的身份可不是能够随便捏造的,万一被媒体给扒了出来造假,只会适得其反,一点儿好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想想也是,一旦乔太太露出真容,那些个八卦记者还不把她的身世背景挖个底朝天。一旦被证实是假冒的,那乔奕森和乔氏的信誉将会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以乔太太的名义通过律师登报声明,这样总可以吧?”阮小溪思来想去,又出了一招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已经答应了那些媒体记者,而且故意拖延了这么多天。他们有多难搞,你应该清楚,你就是做这个的。”乔奕森还是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阮小溪简直要炸毛,这样不行,那也不行,到底想让她怎么样!她出现在大众面前,后果不堪设想,但是如果他不出现,那么乔氏的信誉将会自此扫地,想要重新树立形象,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乔氏是乔父乔母一辈子的心血,如果因为自己的见死不救而垮掉,那么她是万死难辞其究。

    养育之恩大于天,乔家对她是有养育之恩的。

    看着内心矛盾挣扎的阮小溪,乔奕森嘴角携裹着狡黠的笑意,这个女人会纠结,证明她不是无情无义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我会出现在记者招待会上帮你澄清,但是等到局势稳定了之后,我们就离婚,这是我的条件!”阮小溪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,带着一种舍我其谁的勇气说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和黯然,没想到阮小溪会答应,更加没想到她会以此为条件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事情,非得阮小溪这个名副其实的乔太太出面不可,一旦阮小溪露出真容,以后她就会不停地被镁光灯环绕。

    可一旦他们离婚,这种镁光灯将不会给她带来荣耀,反而成为一种负担,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资深娱记,阮小溪深知这其中的道理,但是她却有勇气以此为条件,着实让乔奕森惊讶又伤心。

    她情愿离开他的庇护离开乔家的遮挡,也要离婚,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?难道她对自己就没有一点儿留恋吗?难道他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吗?

    乔奕森灰心,他黯然,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充满了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强逼到如此地步,他多做努力,就显得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想好了,我没有任何的意见。”乔奕森勉强一丝笑意,回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乔奕森不像是想反悔的样子,阮小溪终于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开记者招待会,你通知我就行。”阮小溪说完这句话,拿起自己的包包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以后的路,她不知道该怎么走,但是现在,摆在眼前的路,即使跪着,她也要走完。

    这,阮小溪未归。阮点点和宋萱都很担心她。打了无数个电话给她,可是都没有人接。最后她的手机没电,直接关机了。

    后来宋萱又给乔奕森打过去,但是被乔奕森直接挂掉,也关了机。

    阮小溪走后,乔奕森一个人躺在,蚕丝被上海残留着阮小溪的体香,被面儿跟她的皮肤一样丝滑,他想再多呆一会儿。

    她以为离婚了,她就可以逃离他的手掌心?她错了,她会永远带着乔太太的名头,还可以一样做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乔奕森打开手机,上面有无数个未接电话,打的最多的是宋萱,其次就是安初檬,不过他一个也不想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