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翻脸不认人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越来越大,乔奕森心里那种得意的远远超出了身体碰撞产生的生理愉悦。这种难以征服的女人,才能激起男人身体中本能地征服欲,让人又不能停止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从刚开始的反抗到后来的一丝倔强,再到现在的完全沉沦,一边与她继续痴缠,一边问道: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阮小溪望着眼前这个帅得无可挑剔的男人,几乎想要脱口而出“我爱你”这三个字,可是话到了嘴边,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或许说乔奕森的这一问,反倒让她有了一刻的清醒。原来乔奕森这样过对她,折磨她,满足她,都是为了这一句话,真的是一个阴险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说,快说你爱我,你爱我。”乔奕森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坏蛋,大坏蛋,我……我不说……不说……”阮小溪拼命地摇头,嘴里是断断续续地拒绝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乔奕森结束了他的战斗,大汗淋漓地倒在阮小溪的旁边。阮小溪也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眼睛看着天花板,她压根忘记了自己今晚来这里的目的,累的只想睡过去。

    乔奕森跟以前一样,完事之后将她抱在怀里,然后拍着她哄她睡觉。

    这样的怀抱,这样的男人,谁会忍心推开?

    阮小溪慢慢地闭上眼睛,就当这是最后一晚的温存吧,也当是那天庆生未完成的事情放在今晚来做。

    原以为阮小溪还要再闹腾一会儿呢,没想到安静了下来。看到这个女人在自己的怀里不动了,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乔奕森才小心地关掉了床灯,然后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,也心满意足地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所有的美好都停留在这一刻,这一晚,以前的都没有发生过,第二天醒来都是一场梦,就再好不过了,可是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半夜阮小溪醒来,发现自己在乔奕森的怀里,赶紧要推开他。可是乔奕森好像睡得很沉,眼皮子稍微动了一下,还是没有醒。

    他睡着了,还是把阮小溪紧紧地抱在怀里,像是一块儿稀世珍宝一样,紧紧地攥着她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看他睡着的样子,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,但是眉头却紧紧地皱着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?为了什么而笑?又是为了什么而皱眉呢?

    阮小溪不懂,但是她却不忍再去推他吵醒他了。她把头靠在他的胸口上,听着他均匀有力的心跳,此时的心跳是不是为她呢?

    她想一直听着他的心跳,让这颗心为自己跳动,只为了自己。可是她清楚地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。他的心过去不为了她跳,现在也不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他的心从来都是为了一个女人跳动,那个女人叫安初檬。她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,一个替代品。

    可是她好依恋这个怀抱,如果从来都不属于她,为什么让她曾经拥有呢?

    这是最后一次,最后一次跟他在一起。过了今晚,他们不能彼此祝福,也愿各自安好吧。

    阮小溪再次在乔奕森的怀里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,等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乔奕森已经醒了,而且正安静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每一天睁开眼睛,你和太阳同在,这就是大多数女人向往的幸福吧。

    此刻的阮小溪觉得也很幸福,只是这种幸福是转瞬即逝的,不能够太贪恋,因为这一刻都是偷来的,下一刻就不再属于她了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凝视了几十秒,乔奕森的俊颜慢慢地放大再放大,眼看着他就要吻上来了,阮小溪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,让他扑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乔奕森愣怔了一下,然后说了一句:“调皮!”

    或许他没有意识到此时的阮小溪已经清醒了,已经不是昨晚意乱情迷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阮小溪匆匆地下床,捡起地上的衣服,胡乱往身上一套。乔奕森看着她狼狈的样子,知道她是一个下了床就不认人的女人!

    他一个翻身到床的另一侧,伸出长长的手臂拉住她的胳膊,就将她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坐在,床塌陷下去,她身体不平衡,便躺倒了。乔奕森翻身坐在她的身上,压制住她,然后她的衣服,用一根手指轻轻地似有似无地摩擦着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,起来!”阮小溪的蹬了几下,可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?下床就翻脸?没关系,这些都是铁证。”乔奕森指着阮小溪身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印记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昨晚算是我送给你最后的晚餐,现在结束了!”阮小溪一脸傲娇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晚餐?你的晚餐,是不是谁想吃都可以吃?”乔奕森说着面露狠色,如果宋舟鸿也敢吃,就让他噎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王八蛋!”

    阮小溪当然听出来他话里侮辱的意思,情急之下,骂着就甩了乔奕森一个大耳光。

    乔奕森有些懵了,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打过,有些猝不及防,更多的是不可思议。阮小溪也吓住了,她刚才失控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可以不爱她,不要她,但是绝对不可以侮辱她。毕竟从始至终,她只有他一个男人,是唯一的。

    趁着乔奕森还没有回过神儿来,阮小溪用尽全部的力气,将他推倒在,自己匆匆下床,掏出包包里面的离婚协议书,扔在。

    看到“离婚协议书”这几个大字,乔奕森晃过神来。原来她昨晚的曲意献媚,是为了让他在这份协议上面签字。

    她来的时候还不忘记带上这份协议,看来她的心和身体是分离的,她的心是离开他的,而她的身体只是的驱使罢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转头,冷眼看着阮小溪,充满了讽刺。原以为这个女人跟别的女人不一样,应该是真实的,没想到也这么的虚伪。

    她跟别的女人唯一不一样的地方,就是迫不及待地要离开他。既然她这么无情,那他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