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我太想你了
    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,她瞪大了眼睛,熟悉的再不能熟悉了,下一瞬间阮小溪就开始挣扎。

    可是最终只是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,以她的力气,根本撼动不了乔奕森伟岸的身躯。

    乔奕森觉得好久都没有尝到她的味道了,真的是思念良久。现在终于到了嘴边,哪里舍得放开,恨不得把她吃进肚子里面去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自从阮小溪走了之后,公司里面的事情也多,乔奕森就没有心情想这回事。只有那他喝多了,跟安初檬发生了什么,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再之后,虽然跟安初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但是从来也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。即使安初檬有时候会暗示,乔奕森都是躲着她的,实在是没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晚上,一想到阮小溪要来,他就精神抖擞,嘻嘻。

    这不,在阮小溪到来之前,乔奕森就迫不及待地沐浴好了,就等着阮小溪一来,就把她下肚给吃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在分开的这几天里,阮小溪可能跟宋舟鸿亲亲我我,乔奕森心里就不爽,是很不爽的那种,这一次一定要让她以后服服帖帖的,乖乖就范,再也不想着其他的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乔奕森一上来就显得主动霸道,将阮小溪的两只手翻转背在后面,一只手钳制住,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扣住她的后脑勺,让她不能乱动,只能接受自己的恩露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这个虎娘们儿跟以前一样,出其不意地咬他一口,乔奕森于是便只在阮小溪的唇齿间游走,并不过分深入。

    阮小溪好几次都想咬断他的舌头,可是乔奕森这只老狐狸根本就不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慢慢地乔奕森觉得这些远远不够,于是不由自主地将手往她的身体上移动。

    阮小溪得到一丝机会,使劲儿地将头偏向一侧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而乔奕森的嘴唇便落在了她的脸颊上,那的皮肤,就如丝绸一般柔软。

    “乔奕森,你这个混蛋,你放开我!”阮小溪骂着又开始激烈地起身体来。

    “不放又怎样?”乔奕森说着干脆将阮小溪打横抱起来,快速地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乔奕森,你想干什么?你到底要干什么?你这个王八蛋,放开我,放开我,你放开我呀……”阮小溪不停地骂,不停地在乔奕森的怀里挣扎,可是只听到蹬蹬瞪上楼的声音,得不到乔奕森一句回应。

    乔奕森踢门,然后又反脚踢了一脚关上门,大步走到床边,将阮小溪扔在了。阮小溪只觉得床先是塌陷下去,然后又弹了回来,她也跟着一落一起的。

    还没有找到支撑点爬起来,乔奕森已经倾身压了过来,瞬间床再次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,乔奕森仿佛能够更好地控制阮小溪,她的身体不能随便地摇摆挣扎,然后直接将她的双手头顶,然后一只手毫不费力地了她的外套拉链。

    她的里面还穿着一件跟外套同色的背心,阮小溪意识到乔奕森要干什么,内心无比的羞耻和不情愿。

    她试了几试,都挣扎不动,但是也不能让乔奕森太顺畅了,至少要让他因为她的反抗累死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这种事情不是有很多女人愿意跟你吗?你找别人去,不要碰我!”阮小溪嘴上跟他理论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现在这里没有别人,我就凑合了。”乔奕森一边脱她的衣服,一边回道。

    呵,他的意思是说,跟阮小溪做这种事情,是无奈之选,马马虎虎了。真会抬高自己,不要脸,绝对的不要脸!阮小溪炸毛。

    “我连凑合都不愿意,你不要碰我,滚开,滚开!”阮小溪言辞激烈地反抗。

    “你只有配合的份儿,没有凑合的权利。”乔奕森觉得口干舌燥,说着用舌头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“你无耻,你下流,你不要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碰我,别碰我,啊”

    “你去找别的女人,你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阮小溪一直骂着,可是得不到乔奕森的一句回应。乔奕森的热烈,点燃她肌肤下的熊熊烈火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阮小溪,骂累了,词穷了,嘴里偶尔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,她一直在隐忍,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她的回应,无疑证明她有一次在乔奕森面前沉陷了,沦陷了,毫无招架之力了。她不要这样,一定不会在这个滥情的男人面前屈服的。

    她的头脑还有一丝的清醒,可是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将她背叛,慢慢地靠向乔奕森,渴望着他的亲吻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是羞耻的,无奈的!这种身体和心灵的矛盾与挣扎,生生地折磨着阮小溪,让她时而想要反抗,时而想要放弃挣扎。

    看着阮小溪的双颊绯红,眼神迷离,乔奕森很满意。他放开她的双手,给她自由,这种自由是为了让她更好地配合自己。

    阮小溪不由地双手攀上他的肩膀,指甲深深地扣着乔奕森的后背,嘴唇紧紧地咬着,尽力不让自己发生声音。

    幸亏指甲不长也不够坚硬,否则一定会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不过阮小溪越是这样子,乔奕森越是兴奋。这个倔强地女人,都到现在这个样子了,还是不肯出声。

    不过不怕,他有整整一晚上的时间,让她臣服在他的。

    她倔强,他就慢慢地折磨她。他把她的撩拨到极点,然后又不满足她,这真的是一种身心极致的折磨。

    阮小溪哪里不晓得他的诡计,当然不会让他得逞。只是那种渴望中透着一丝倔强的眼神儿,因为折磨而强忍的面孔,使得乔奕森对她产生了一种着魔的。

    先是不满足她,然后突然如暴风雨般地折磨她,真的是让阮小溪从地狱到了天堂,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阮小溪若还能控制自己的,那她一定不是人,而是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