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1章就这么急着和老相好重修旧好?
    陈姐抱着杂志在阮小溪门口踱步,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,阮点点问道:“陈阿姨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事没事。”陈姐连连否认,大人的事情还是不让孩子知道的好,害怕伤害孩子幼小的心灵。

    宋萱看到了陈姐手里的杂志,伸手便从陈姐的怀里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些都是乱写的吧?”陈姐无奈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乱写的,小溪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”宋萱也希望这些都不是真的,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,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看到其中一本杂志的封面是乔奕森抱着一个女人的照片,虽然是侧面,但是乔奕森是能清楚分辨出来的,至于他抱那个女人,却看不到脸。

    阮点点上前一把夺过杂志,跟个大人似的,想要一目十行,快速地一下里面的内容,可是到手里才发现,自己大字还不识几个呢。

    这下尴尬了,他生气,气乔奕森,也气自己为什么不识字,气自己为什么不能快一点儿长大!

    仿佛看出来了阮点点的懊恼和沮丧,宋萱一边将杂志收回来,一边说道:“不就那点儿破事嘛,有什么好看的,还是都收起来扔掉吧。”

    宋萱说着就要丢进垃圾桶里面,陈姐赶忙过去拉住她,轻声问道:“上面的消息是真的吗?乔家乔奕森要公开他的太太,这说明什么?是不是要把小溪接回去了?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一会儿闹分开,一会儿又……”

    陈姐真的是迷糊了,不知道乔家乔奕森这是要闹哪一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公开?”听到陈姐这么一说,宋萱赶紧翻找这篇报道,果然上面赫然写着,乔奕森承诺公开他的太太,澄清所有的不实传闻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宋萱也不太明白,明明早上的时候,乔奕森公然抱着安初檬进了乔氏,这才半天的功夫,就要公开自己的太太。

    正在大家都有困惑的时候,阮小溪从房间里面出来,神情少了一丝感伤,却多了一份愠怒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宋萱手里的杂志,阮小溪便移开了视线,一副不屑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小溪,我们一天都呆在家里没出去,发生了很多事情,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宋萱将杂志递到阮小溪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看过了。”阮小溪一边说着一边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那你已经知道了?乔奕森公开你的身份,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是偏向你的?你们是不是还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宋萱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阮小溪给打断了: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在后面的宋萱,关上书房的门,确定外面的阮点点听不到才继续问道:“为什么?如果他愿意给你名分,说明他心里有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只是想利用我罢了。”阮小溪冷笑一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张名片,阮小溪照着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,对面接通,只听她说道:“张律师你好,我是阮小溪,我们之前见过面的,我咨询过您关于离婚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宋萱直直地看着阮小溪,原来她在找律师咨询离婚的事情,看来还有隐情。

    阮小溪在电话里面跟律师咨询了很多事情,包括配偶婚内出轨,另一方是不是可以有更大的主动权去解除婚姻关系。

    张律师听了阮小溪说的情况,认为阮小溪提请离婚的理由很合理,而且还是婚姻中的无过错方,所以有很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但是阮小溪担心的却是,张律师不知道她的配偶是乔奕森。有钱能使鬼推磨,跟乔奕森打官司,即使她是无过错方,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阮小溪对宋萱道:“萱萱,你先出去陪点点吧,我还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宋萱也不再多说什么,虽然很担心,还是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阮小溪给乔奕森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乔奕森低沉略显憔悴的声音传来,阮小溪原以为自己会很平静,但是她的心跳还是加快了两拍。

    没有听到阮小溪的声音,乔奕森也陷入了沉默。两个人,两个电话,各持一头儿,你在电话的这头儿,他在电话的那头儿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阮小溪才开口道:“离婚吧。”

    她尽量平衡着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听起来很平静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儿又是一阵沉默,然后乔奕森道:“你就这么着急跟你的老相好重修旧好!”

    明明心中是想挽留,可是乔奕森一出口,就让人听着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“是,彼此彼此。”阮小溪也很强硬地回了一句。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婚了,那就不在乎那么多了,即使被他误解,她也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听到阮小溪这么说,乔奕森心口窝着一团火,另外一只手紧紧握拳,就差一拳砸在桌面上了。但是他不想让电话那头儿的阮小溪听到自己的情绪,在一个要离开自己的女人面前,他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懦弱和不舍。

    这就是乔奕森,死要面子活受罪!

    “对于我们这种家庭,离婚总要找一个理由,以免外面那些记者捕风捉影以讹传讹,也免得伤了父母的心。不如你告诉爸妈,是你对外面的男人念念不忘,然后我们离婚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这些话,绝对是宫心计,以退为进。明明知道乔父乔母是不会同意他们离婚的,还偏偏要阮小溪去说。而且这个理由,明显就是乔奕森贼喊捉贼,将婚姻的过错方推到了她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了,先斩后奏,等到爸妈知道了,也晚了,这样我也可以给你的女朋友尽快腾出位置,让你们名正言顺,自然就可以止住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了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当然不会照他说的做,而且还为他做了很好的“打算”。

    “是,乔太太的身份你不在乎,有的是人在乎。”乔奕森趾高气扬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要不起。”阮小溪犀利地回答,真想把乔奕森一句话给呛死。

    乔奕森将电话拿远一些,深深地呼吸了几口,然后重新对着电话讲道:“对了,正好有一个事情,我要给你说一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