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9章逼走正室
    乔奕森扫了一眼,又是离婚协议书,这个女人,竟然又把离婚协议书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签了吧,把乔家少夫人的位置腾出来,留给你最爱的女人。”阮小溪故作云淡风轻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想要离婚吗?你真的不在乎?”乔奕森盯着那几个刺眼的字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不想跟你再有任何的关系,泄欲的工具,我做够了。”阮小溪一字一句决绝地回答,在她心里,自己只是乔奕森泄欲的工具罢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双手握拳,这个无情的女人,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关系,那其他的男人呢?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宋舟鸿的身边,跟他重温旧梦!”乔奕森的话,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样,让人顿生寒意。

    “奕森,奕森,奕森……”这时候安初檬一边大声地喊着,一边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俩,安初檬站在门口,一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样子。

    喊得多亲切,甜到心里去了吧,可是却像刀一样剜进了阮小溪的心里去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”看着乔奕森,阮小溪冷静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觉得心头有一团火,快要把自己给燃烧了,他真想将阮小溪按到对面的墙上去,问问她怎么这么无情,这么轻易地忘掉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,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,看着阮小溪继续收拾东西好无所谓的背影,问安初檬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安初檬在他们之间扫了一眼,然后唯唯诺诺地回答道:“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,大事不好了,也想向你道歉,对不起,我又给你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她表现得很无辜啊,也很乖巧很懂事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手里拿着一份报纸,创赢报社今天的全版,都是报道乔奕森身边又添新欢的花边新闻的。

    听到安初檬的话,乔奕森看向她。安初檬赶紧递上今天的报纸,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乔奕森的神情。

    见乔奕森丝毫没有变化,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又看向阮小溪,安初檬开口道:“昨天我们一起下班,没想到竟然被偷拍了,而且这么近的镜头,竟然都没有发现,我真的是太不应该了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的言语里充满了自责,然后继续道:“你看,还有这一张,这一张是你送我回来,在大门口偷拍的,我竟然浑然不觉,这么清晰,还是这个角度。哎呀,都怪我,都怪我。”

    安初檬表现出很烦躁的样子,嘴里都是自责的话语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话,阮小溪没有起身,可是她收拾东西的动作停滞了下来,听得出来,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被偷拍了,至于被偷拍到了哪些画面,想必也很惊喜吧。

    乔奕森突然轻松地抬头说道:“没关系,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你在我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害怕,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安初檬一副为乔奕森着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会麻烦,如果你愿意,我会向媒体公开你的身份,好不好?”乔奕森伸出一只手抬起安初檬的下巴,动作很是暧昧,宠溺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觉得好,我没有任何的意见。”安初檬的声音软浓,看着乔奕森害羞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很好,那就这样办吧。”乔奕森故意提高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安初檬耐不住欣喜,激动地上前,踮起脚尖,在乔奕森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,还带响的。

    阮小溪当然听到了,可是她就是不起身不回头,手里快速地胡乱收拾了两下,然后随便往包包里一塞,转身低头绕过他们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阮小溪出房间的那一刹那,乔奕森的脸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。安初檬沉浸在乔奕森的话语中,兴奋地不能自拔,虽然知道,里面有故意做样子的成分在。

    安初檬看到桌子上的文件,一眼就看到了“离婚协议书”几个大字,却故意装作无知问道:“这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她说着走过去拿起来看,提起这个,乔奕森一个字都不想再说,走到衣橱拿了几件自己的衣服,然后走到偏室去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出了房间,低着头直接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管家在带着宋萱参观乔家,刚从对面的古玩室里出来,就看到阮小溪着急地下楼。

    “小溪,小溪……”宋萱喊她,可是也得不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感觉到大事不妙,宋萱赶紧去追阮小溪。管家毕竟年龄大了,心有余而力不足,知道自己追不上阮小溪,她就去了乔奕森的卧室。

    没有看到乔奕森,却看到安初檬正在得意洋洋地看着几张纸。

    看到管家进来,安初檬还将这几张纸递到他的面前炫耀道:“管家,看到了吗?以后你要认清楚,谁才是这里的女主人。”

    管家虽然认字不全,但是“离婚”二字还认得。心中明白大事不好,这一次闹大了,着急地不行。

    安初檬又嘚嘚了几句什么,管家也没听清楚,懒得听她在这里炫耀,转身出了卧室,就看到乔奕森从一旁的侧卧出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和少夫人到底怎么了?之前不是还好好的,少爷……”管家一看到乔奕森,就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向来不喜欢别人管自己的事情,就是他的爸妈也不行,管家还没有说完,就被他打断了:“这件事情,不要乱说,尤其是不要给国外的二老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显然,乔奕森不想自己的父母知道感情的事情,不想父母插手。

    既然他这么说了,管家还能说什么呢,心里为他着急,也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少爷,下午吃早餐吧。”管家时刻记得,不管发生什么,照顾好乔奕森,是他的本分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我先去上班了。”乔奕森说完迈着大长腿风一般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安初檬追到楼下,乔奕森已经坐上车子开走了。

    出了乔宅,宋萱追了好久,才追上阮小溪。此时的阮小溪,早已经泪流满面。她以为泪水就在安初檬出现的那一晚流干了,没想到这一次,比那一晚更加汹涌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乔奕森和安初檬的对话,充满着浓情蜜意,她的心还是像针扎一样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