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这个女人吃醋了
    听到乔奕森的话,阮小溪心里还是甜的。虽然早在乔奕森孤身去营救她的时候,她就知道了,但是就是想听他亲口说一次。

    虽然目的无可厚非,但是手段却不光明磊落。这个阮小溪就要好好地追究一番了,省的以后乔奕森再找人给她下套,她栽进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是怎么利用晨微,给我下套的?”阮小溪直截了当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”乔奕森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不承认是吧?好,等你想清楚了再找我。”阮小溪说着扭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乔奕森赶紧去拦截,商量着说:“是不是我告诉你了,你就满足我?”

    阮小溪感受得到,乔奕森的呼吸变得愈发的急促,气息开始不稳,于是勉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都告诉你,说完了我们赶紧办事……”

    乔奕森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阮小溪,自己是怎么利用晨微,将她引进了别墅里面,然后让她喝下了被下药的红酒,还把她抱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当然他省去了宋舟鸿在这过程中打电话找阮小溪,而宋舟鸿在电话里面听到了他们打情骂俏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不会告诉阮小溪,这些都是他的杰作,为了对付情敌而已,实际上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,他们之间的第一次,是在汉城。

    还有在御锦湾大变活人的魔术,阮小溪中了n的迷烟,送进了他的房间。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乔奕森对n的擅自行动自作主张,一概不包揽在自己身上,虽然最终的受益者都是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阮小溪听完,只想后退,远远地离开乔奕森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太可怕了,太诡异了,城府太深了,深不可测。如果成为乔奕森的敌人,真的是会输得一败涂地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完了,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?”乔奕森问着,他的眸子猩红,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“还不可以。”阮小溪立马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都坦白了。”乔奕森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阮小溪知道,如果乔奕森想要硬来,她是怎么都阻止不了的。只是通过之前在晨微办公室的事情后,乔奕森更加地尊重她的意愿了。

    不能说更加,只能说稍微地征求一下她的意见了。这不,要是换作之前,乔奕森哪里会忍着坦白这么久,肯定是一切都用行动解决了,绝不会用嘴皮子。

    “先去洗澡,我不想闻到舞女的味道,记着多洗几遍手,那个女服务员一定是故意在你面前跌倒的。”阮小溪近乎命令的口吻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一听,心里乐开了花,这个女人,原来是在吃醋啊。

    “还是夫人明察秋毫,不如我们一起吧。”见阮小溪松了口,乔奕森说着上前一步,一把抱起阮小溪,朝着房间里面的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浴室里面就传出来哗哗哗的水声,还有乔奕森和阮小溪的嬉戏打闹声。

    “乔奕森,你轻一点儿……”阮小溪哼哼唧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温柔一点儿。”乔奕森嘴上答应着,可是动作却愈发的激烈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