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当上主编了
    “这是一张弹簧床,在这上面,感觉会不一样的,会不会跟睡在云端一样?”乔奕森摸着阮小溪的脸蛋问道。

    “乔奕森,你这个变态。”阮小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乔奕森,没想到他在这方面,竟然是永无止境的需求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没有见过什么是变态?要不要我们玩一玩?”乔奕森说着脸上露出狡黠的笑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阮小溪毫不犹豫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我们就玩一点儿正常的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办公室的原因,神秘又刺激,乔奕森和阮小溪的心里都到了空前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的女人。”乔奕森刮了一下阮小溪的鼻子说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每次都拒绝,可是每次都能跟他一起达到快乐的顶峰,这只能说明,她的嘴巴太会说谎了,而她又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乔奕森,你是有多么地想要,喝不饱吗?”阮小溪哭笑不得地问。

    “自从你这个女人出现,我就没有饱过,你不应该全部给我补偿回来吗?”乔奕森的话语里颇有怨言啊,原来现在是在找阮小溪讨债。

    阮小溪仔细地揣摩乔奕森的这句话,难道他幻想的对象是她?

    这不可能,以前乔奕森是对她多无趣,说她是一盘咸菜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咸菜吗?咸菜吃多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阮小溪还记着仇呢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你这盘咸菜。”乔奕森眼不红气不喘地说。

    阮小溪假装没有听到,将头偏向一侧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又耳鬓厮磨了一会儿,乔奕森起身进了浴室,冲了一个澡,然后从衣柜里拿出备用的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阮小溪惊呆了,乔奕森的办公室,跟家里的待遇差不多,还有浴室和衣柜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女士的衣服,你就委屈一下了。”乔奕森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床上的阮小溪说。

    阮小溪看着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,撇了撇嘴,还好她没洁癖,还好这里的地板比窗户还要明亮。

    乔奕森穿戴整齐,就去外面办公了,阮小溪这才起来,麻利地穿好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阮小溪从里面出来,直接走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乔奕森正伏在桌子上批阅,听到她的声音,抬头目送她,临开门,还给了她一个飞吻,吓得阮小溪打开门就跑,生怕再被乔奕森给逮回去再折腾一番。

    她先去十二楼主编室跟晨微报道,本来阮小溪觉得很正常,可是被晨微盯着看了一会儿,反倒觉得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快说,你们呆了这么久,是不是把该办的事儿都办完了?”晨微这么一说,阮小溪立马脸红了,而且是红透那种。

    这种不打自招也太明显了,晨微哈哈的大笑起来,阮小溪更加尴尬了。

    晨微本身就是这种性格,麻辣直接犀利。阮小溪在她的面前,压根招架不住。不过在工作上,就另一说了。

    确实在男女这种事情山,阮小溪经验不够,只有被吃瓜群众调侃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“主编,您就不要再取笑我了,都是乔奕森那个种马。”阮小溪心一横,直接把责任推到了乔奕森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“种马?啊哈哈,哈哈,哈哈。”听到阮小溪这么叫乔奕森,晨微压根笑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等她笑够,阮小溪才问:“请您分配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分配工作?以后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,你需要给别人分配工作。”晨微摊了摊手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