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4章种马的欲求
    “她是开玩笑的,不能当真。”乔奕森立马为自己申辩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那些风流账,也都是开玩笑的吗?”阮小溪虽然没有生气,但是还是让乔奕森心中发毛。

    男人嘛,最害怕的就是女人翻旧账,头疼。乔奕森果然头疼起来,他扶了一下自己的头,然后坐下来,看起来头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阮小溪立马没有了刚才的威仪,赶紧上前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点儿头疼。”乔奕森虽然说得云淡风轻,但是阮小溪却紧张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为了自己身受重伤的男人,阮小溪是怎么都狠不下心不管他的头疼。

    “那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下,不要说话了。”阮小溪说着让乔奕森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自己坐在那里甘愿当肉枕头,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嘴角扯了一下,继续靠在阮小溪的肩头装头疼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去医院吧?”阮小溪建议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休息一下就好了,我觉得好点儿了。刚才就感觉有很多蚊子在脑袋里面嗡嗡嗡,所以就头疼了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听不对劲儿啊,什么叫做很多蚊子嗡嗡嗡,那不就是说她吵嘛。

    “你起开。”阮小溪推开乔奕森,站起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溪,不要生气。”乔奕森站起来追上她,在她前面将门反锁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上班报道了。”阮小溪说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你要去上班了,也就是意味着接下来的时间我见不到你了,所以才想跟你多呆一会儿。”乔奕森说的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身体没事,赶紧工作吧,乔总,时间就是金钱。”阮小溪不知道,原来乔奕森也会这样子耍赖皮,幼稚。

    “跟你相比,我更喜欢这个时间用来跟你在一起。”乔奕森说着就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及时伸出手挡住他的嘴巴,最后乔奕森只是握住她的手亲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办公室,请注意言行。”阮小溪提醒着,看了一下门口的方向,总觉得有人在门口偷看。

    “没有我的允许,没有人会进来。”乔奕森还要继续往前凑。

    阮小溪真的是对这个男人无语,随时随地都要发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可以请个假吗?”趁着乔奕森热乎的时候,阮小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乔奕森喘了一口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找宋萱,好久没有见到她了。”阮小溪回答。

    乔奕森捉摸着,宋舟鸿还在汉城没有回来,就答应了阮小溪。

    其实阮小溪尽可以不给他打招呼,只是不想他到时候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乔奕森真的是发情不看地方,阮小溪本以为他是一个有分寸的人,可是这一次,她再次失算了。

    “乔奕森,这是公共场合,等回家都依你。”阮小溪推搡,拒绝他这种兽行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是我的私人地方,跟家里没什么区别。”乔奕森说着将阮小溪扛上肩头。

    阮小溪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,乔奕森扛着她走到一排柜子前面,然后轻轻一推,柜子竟然打开,里面出现一扇门。

    乔奕森输入密码,门被打开,原来里面是一间休息室,在外面完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休息室,在乔本集团高层的办公室里面都有,有时候忙得太晚,就会留宿在这里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头朝下,只可以看到瓷砖地板,根本看不清楚其他装潢,就被乔奕森扔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自己在床上弹了好几下,直到乔奕森压下来,床才凹陷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