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是不是皮又痒痒了
    接过电话,才知道是乔母。因为之前她的手机坏掉了,一直没有跟乔母通电话,每次都是她打给点点。本来也想跟乔母打电话报平安,只是害怕面对乔母,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怀孕的事,所以一直没有打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乔母的声音,阮小溪就像是见到了家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妈,我很好,我们都很好。”阮小溪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小溪,偷偷地告诉妈,怀上了吗?”乔母在电话里面神秘兮兮地问。

    嗨,他们俩这些天只顾着养伤住院,哪里会怀上。

    “啊,应该快了。妈,你说什么?什么?我听不清楚,信号不好,你说什么?”阮小溪朝着电话喊了几声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抬头就对上乔奕森的眼神,乔奕森正贼贼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阮小溪白了他一眼,知道他就是故意把难题丢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河,老婆。”乔奕森突然开始撒娇般的,喊阮小溪。

    “干嘛?有事说事,没事正常一点儿。”阮小溪故意装作不耐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咱俩的事,该咋办?”乔奕森可怜兮兮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什么事?”阮小溪故意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事。”乔奕森装作很害羞的样子,说两个字偷偷地看阮小溪一眼,然后又低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坏蛋,坏蛋,大坏蛋。”阮小溪知道乔奕森在学自己的样子,扔掉手中的零食,开始把他当做肉靶子。

    “哎呦呦,疼疼疼。”乔奕森捂住自己的心口喊疼。

    果然阮小溪立马住了住手,紧张地问道:“哪里疼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,心里。”乔奕森趁势抓住她的手,放在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又被这个男人给耍了,不过阮小溪也认命了,谁让自己担心他,在乎他呢。

    “不正经,起来,睡觉吧,去你那边。”阮小溪骂了一句,指挥乔奕森去床的另一侧睡觉,不要占自己的地盘。

    嗨,这个女人,给她点儿阳光,她就灿烂了,是不是又皮痒痒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躺着,一动也不动,阮小溪不跟他争,自己乖乖地躺到床的另一侧去。

    阮小溪先关了自己那一侧的床头灯,乔奕森也关了这一侧的。

    她翻了一个身,背对乔奕森,准备睡去。原以为乔奕森今天还算老实,没有过来打扰她睡觉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乔奕森大手就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下去!”阮小溪嫌弃地将她的手打掉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说话,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这么不温柔,十分不好。”乔奕森说着,倾身过来,阮小溪想要躲,可是她已经到了床边,再躲就要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就把洞房花烛夜给补上吧。”乔奕森说着,抱起阮小溪,将她放在床的正中央,然后俯身压了上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