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好好睡一觉
    阮小溪走了两步,停了下来。在她的印象里面,乔奕森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。

    见阮小溪不走了,乔奕森上前,拽住她的胳膊,将她重新按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铁轶会不会死?蝎子会不会也把宋舟鸿给打死?”阮小溪已经冷静了下来,她惊恐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已经让蝎子送他们去医院了,你放心。”乔奕森这才恢复了往常的语气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执拗起来,真的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。那么危险,还要过去,真的是不分敌友不要命。

    “蝎子?他下手好狠,铁轶流了好多血。”阮小溪的脸上和眼中尽是惶恐,仿佛刚才的画面仍在眼前。

    乔奕森知道,她受到了惊吓。他单膝跪地,跪在她的面前,握住她的手,叹了一口气,道:“没事了,我们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了,不要再去想了,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人了,真的死人了……”阮小溪的嘴里还是念叨着铁轶,如果铁轶真的死了,这将是她挥之不去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会的,他们都没事。”虽然乔奕森也不确定,铁轶到底会不会死,但是为了安慰阮小溪,他还是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手机响了,还好刚才他过去的时候没有带手机,否则手机也要成为牺牲品了。

    他放开阮小溪,走过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森哥,姓宋的不让我们送,有人来把他们接走了。”蝎子在电话那头儿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跟着他们,看看到底是什么人。”乔奕森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森哥,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?”蝎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没事。”乔奕森说完挂掉了电话,重新回到阮小溪的身边。

    乔奕森忍着身上的疼痛,连大气都不敢出,生怕惊扰到阮小溪。

    这样的惊吓,真的不亚于那天在仓库被绑架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面对两个男人,她真的无法抉择,对她来说太过残忍。

    渐渐地平静下来的阮小溪,感到筋疲力尽,不知不觉就在乔奕森的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轻轻地将她放到床上,盖上被子,然后自己蹑手蹑脚地去浴室换洗。

    医院里面,铁轶被送进了急救室,宋舟鸿也被安排去做各项身体检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不需要检查,一定要救活他,他不能有事,绝对不能。”宋舟鸿担心铁轶,不配合医生的检查。

    “老大,您就听医生的话吧,看您也伤的不轻,铁轶兄弟那边有我和弟兄们呢,您放心。”宋彪安抚宋舟鸿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我没事,铁轶伤的很重,一定要救活他,先去救他。”宋舟鸿揪住给他做检查的医生的白大褂,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冷静,您先冷静。刚才的那位伤者已经在做手术了,有人给他做手术了,我还是给您检查一下吧。”医生也试着安抚情绪激动的宋舟鸿。

    宋舟鸿跟乔奕森这一战,输了,而且还把铁轶给搭了进去,他心里极度的不平静,怎么都安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医生也没有办法,看了看宋彪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先不检查,有事再叫你。”宋彪对医生道。

    “哎,好。”医生如释重负,收拾东西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舟鸿在手术室门口的走廊上,转来转去,焦急地等待着结果。铁轶是他最好的兄弟,也是他最信任的人,千万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乔奕森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!宋舟鸿在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跟乔奕森斗到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