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7章放开我,你这个坏蛋
    "怎么了?"乔亦森伸手想要替她擦干眼泪,可是却连带着输液瓶咣当了一下,瞬间血开始倒流。

    "别动。"阮小溪赶紧按下他的手臂,但是鲜红的血液一直在倒流"等一下,我去叫护士。"

    阮小溪说着就要离开,可是乔亦森却伸手直接拔掉了扎在自己手臂上的针头,然后道"别走。"

    她止住脚步回头,看到乔亦森扯掉了针头,慌张地跑回去,拿着他的手臂,仔细地查看,嘴里还在埋怨"你怎么能随便拔针,这样很危险,还有一点儿就输完了。"

    这样的阮小溪,数落起乔亦森来,朗朗上口,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。

    乔亦森不怒,反笑了"你很担心我,我很开心。"

    听到乔亦森的话,阮小溪瞬间一怔,然后泪如雨下。豆大的泪珠滴在乔亦森的手臂上,温热的。

    乔亦森不懂了,他也没有说什么,她怎么就泪崩了。

    "乔亦森,你吓死我了,吓死我了,你知道不知道?我以为……我以为……"

    "你以为我死了。"乔亦森接过话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哭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"还是说明你担心我。"乔亦森像是抓到证据了似的,不容阮小溪抵赖。

    "我很担心,也很害怕,你死了,我回去该怎么向爸妈交代?"

    "你一个大总裁,为了救我死了,我还不得背负千古骂名?"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否认,但是听起来,承认得也没有那么彻底。

    "噢,原来是为了自己。"

    乔亦森的话里显然充满了失落,神情也不如刚才欢喜。

    第一次,阮小溪特别在意乔亦森的心情和想法,急忙解释道"不是的,不算是为了我自己。"

    这个女人倔强,嘴硬,乔亦森也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依然不说话,躺在盯着天花板,一动也不动的。

    这样毫无生气的乔亦森,阮小溪是一刻也接。

    "乔亦森,你怎么了你怎么了?"阮小溪赶紧凑上去问道,她生怕乔亦森再次不好了。

    "我觉得头好晕,好疼啊,眼前一片漆黑。"乔亦森说着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听,这还得了,屋子里这么亮堂,乔亦森竟然看不到。

    "乔亦森,你的眼睛怎么了?你不要着急,你一定会没事的,一定没事的,我去叫医生,这就叫医生去。"

    阮小溪是真的吓坏了,她觉得开始。

    乔亦森一把拽住她的胳膊,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"如果我看不见了,你会怎么办?离开我吗?"

    乔亦森的双眼很是暗淡,但是抱着莫大的希冀。

    阮小溪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道"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,只要你愿意。"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阮小溪还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乔亦森双眼轱辘一转,两眼放光,手臂撑在,找到一个着力点,奋力起身,然后轻轻一绕一拽,阮小溪就转了个圈,落入到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此刻阮小溪才明白,又被乔亦森给捉弄了。

    还让她那么担心,怎么可以如他所愿。

    "放开我你这个坏蛋。"阮小溪娇嗔怒骂。

    "刚才你还说要照顾这个坏蛋一辈子呢,这么快就忘记了?"乔亦森反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