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
    医生当时就吓的脸色发白,只想当场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接了这样一个病人,真的是不幸啊。

    “嫂子,别这样。”n走过去,将阮小溪拉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n也很痛心,但是他知道,如果乔奕森醒不过来了,让谁陪葬,都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阮小溪趴在床上,歇斯底里地痛哭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,什么都做不了,那就滚出去!”n毫不客气地对医生道,此时觉得他在这里只有碍眼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,我这就出去,这就出去。”医生说话都开始直打哆嗦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仍旧安静地躺着,一动也不动。阮小溪的哭声渐渐变小,太过伤心,眼泪也无法言表了。

    n看看乔奕森,看看阮小溪,叹了一口气,便转身出去,到走廊上抽烟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最为关键的一夜,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剩下乔奕森和阮小溪两个人,或许这是他们最后的独处时光了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乔奕森的身边,阮小溪拿起他的手,紧紧地握住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,原来乔奕森的手都长得这么好看,纤长,骨节分明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,如果就这样静静地离开了,那得伤了多少女人的心啊。

    “乔奕森呢,你一定不能死,你死了,那些爱慕你的女人,可要怎么办呦?你死了,还要伤害那么多爱你的女人,真的是太不应该了。”

    "乔奕森,你一定不能死,我们还没有离婚呢,你还没有签字呢,你要是想死,也得先还我自由。"

    "乔亦森,你想一想,你死了,父母都怎么办,他们年纪大了,该多么伤心啊。"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"乔亦森,你不是不签字离婚吗?如果你醒过来,那我就考虑一下这个决定。"

    阮小溪在乔亦森的病床前威胁利诱,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但是乔亦森依然没有一点儿反应。

    她说的口干舌燥,凄凄惨惨,可是他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抓着乔亦森的手,仿佛这只手也变得干燥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"我知道,你是一个骄傲自大不可一世的人,你怎么会受我的威胁呢?那你赶紧起来反击我啊,你不是喜欢捉弄我吗?"

    "你怎么不说话,你怎么不骂我,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,乔亦森?你这个胆小鬼,你为了救我可以不要命,不是喜欢我是什么?连喜欢我都不敢承认,不是胆小鬼是什么?"

    "你起来,你给我起来说清楚,你到底想怎么样?以前我讨厌死你了,你高高在上,你风流无罪,你嘲讽我,捉弄我,还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。现在我好像不讨厌你了,你怎么反倒不跟我说话了?原来你还是这么讨厌。"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阮小溪嘴里不停地嘟嘟囔囔,好想把所有的话一下子说完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累了,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倒在乔亦森的身边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夜更深刻,房间里安静地可以听到阮小溪微弱的呼吸声,还有点滴滴下的滴答声音。

    期间n进来过一次,看到乔亦森还没醒,而阮小溪累倒了。他轻轻地为她披上一件毛毯,然后又轻轻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凌晨快三点钟,仿佛一切都在沉睡当中,而此时乔亦森的手指动了一下,紧接着他的手臂也收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像躺久了,浑身僵硬,乔亦森想翻个身,可是觉得头晕的厉害,还翁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慢慢地睁开眼睛,房间里的灯光太刺眼,试了两试,才完全睁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