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章来自弱女子和匪徒的周旋
    “我现在还不想吃,吃不下。”阮小溪随便找了一个借口。阿兵也不勉强,拿来一个凳子坐在阮小溪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哥几个也不想为难你,就是想拿一点儿辛苦钱。你们这种豪门大户,不会因为这点儿钱报警吧?”阿兵是在套阮小溪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肯定要说不会报警,不过阮小溪一想起赎金三千万,就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兵哥,不管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家,三千万不是一个小数字,也都是辛辛苦苦挣来的。你们这随随便便绑一个票,就三千万的辛苦钱,那可真比不上我们赚这三千万的十分之一的辛苦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摇摇头说,很是心疼这三千万。

    “辛苦钱?黑心钱吧,哪一个商人不是奸商!”一进来那个人又亮出了刀子,而且对阮小溪的话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阮小溪无语,跟这种人说不来,又看向兵哥道:“万一我婆家,觉得三千万太多,不想出了,反悔了,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,也是在赌,绑票这样说话,通常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,她还不想死呢,她只是想降低一些赎金的数量。

    幸亏这群人不是职业绑匪,否则立马撕票的可能也有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如果拿不到钱,你就等着被撕票吧。”拿着刀子的这个人向来说话穷凶极恶,一言不合就耍刀子吓人。

    阮小溪心里还是害怕的,她只有尽量地忽略掉这个人和他的刀子。她看得出来,这几个人里面,这个叫兵哥的说话比较管用,其他的都是放炮仗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跟兵哥谈拢,其他的虾兵蟹将,自然不会怎么反对。

    不过兵哥并没有制止这个人对阮小溪的恐吓,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红脸,这也是惯用的伎俩。

    “这位太太,果真有胆识,这个时候不想着保命,竟然还会砍价。”兵哥在心底里不由得佩服阮小溪。

    鬼知道阮小溪的心里是怎么想的,怎么抑制住她那颗直哆嗦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这个胆子也是练出来的,被当做肉票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”阮小溪想起来小时候,父亲拿她抵债的情景。

    也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男人,流着哈喇子盯着她看。要么给钱,要么用她稚嫩的身体去抵债。

    与十年前不同的是,现在的她长大了,懂得了人性,知道这些人的心理。

    相同的是,十年前是乔家用五千万救下了她,而现在是乔奕森拿三千万救她,都是乔家。

    “哦?”兵哥很是好奇,绑架这种事情,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不止一次,肉票还说的这么坦然,这倒是奇事。

    这时候阮小溪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,是乔奕森来催促交赎金的时间地点了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太煎熬,多一分钟,阮小溪就多一份危险,所以他不得不一遍遍地催促。

    看到“乔混蛋”的来电,兵哥深深地看了一眼阮小溪道:“看来你的地位不低,你老公的电话已经打了好多次了,迫不及待地想要交赎金赎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尽快把我放回去,免得让我老公等久了,我不敢保证他不会采取其他解决办法。”阮小溪提醒道,实则在警告这些绑匪,小心招来警察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人,大多数都在警局有案底,如果真的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,那可真的就是亡命徒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