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章你是在向我表白吗?
    沿途还有三三俩俩的游人,还有写生的画家。虽然景色秀丽,但是阮小溪不敢忘记自己出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路越来越窄,环境越来越清幽。时不时地有三俩只鸟儿从头顶飞过,这里的鸟儿一点儿都不怕人。

    看来这里是鸟类的栖息地,因为可以看到鸟群。

    不禁让她想起来一首诗: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”

    有树的地方,当然少不了花了。石子路的两旁盛开着各种颜色的野花,虽然没有种植的那么艳丽,但是不失清新怡人。

    沿着石子路一直往前面走,这片树林开始有了变化,从青青绿绿慢慢地变成红色,刚开始只是万绿丛中几点红,然后就是成片的红树林。

    这就是乔奕森纸条里面说的红树林了,可是没有看到乔奕森的人。

    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嘴里喃喃吟诵,自顾自地欣赏起这片美不胜收的园林,一时忘记了去找乔奕森。

    忽然林间深处飘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琴音,阮小溪来了兴趣,开始四处寻找。

    难道有人在这里弹琴?这样的意境,配上一把古琴,确实人间美事!

    循着琴音,阮小溪渐渐地来到林间深处。前面有一处房舍,也是古色古香的风格,面前有两座镇守石狮。

    门前正中央的空地上,坐着一位抚琴的女子,身穿刺绣白色旗袍,云髻高耸,好一位端庄的才女!

    阮小溪走的很轻很轻,生怕打扰了抚琴者的思绪。她欣赏着琴音,更加欣赏着面前这位如诗如画般的女子。

    仿佛来之天外的仙女,降落在这林间幽深处,稍作休憩。

    忽然琴声戛然而止,随之响起清脆的笛音。抚琴的女子站起来,看向不远处的阮小溪,稍稍点头施礼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阮小溪抬头看去,鸣笛者正朝着她走来,吹笛的不是旁人,正是乔奕森。

    他身着白色绵绸休闲衣服,显得干净利落,双手抚笛,吹奏着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向她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惊讶极了,乔奕森竟然跑到这里来吹笛,他竟然会吹笛!

    忽然觉得浑身一阵寒颤,因为乔奕森的眼神,就如他的笛音一样,婉转深情,而且看的对象是她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吃错药了?这难道是向她表白?

    更加让她毛骨悚然的是,乔奕森在她的面前站定,尽情自如地表演着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眼珠都快掉下来了,这个男人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不过要是真的向她表白,她该怎么办呢?一口拒绝他?肯定不会答应他。

    额,真的不会答应他吗?他会不会是认真的?

    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,冷静,再冷静,不能让乔奕森看出自己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看着阮小溪站在自己的面前,眼波流转,面无波澜,乔奕森心里却在酝酿,怎么拿下她!

    一曲结束,乔奕森倒轻松自然,而阮小溪的手心里却出了很多冷汗。

    “好听吗?”乔奕森忽然凑近,温柔地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想说好听,可是阮小溪哪里是这么听话的人,后退两步,与他拉开一些距离,抬头看着乔奕森道:“怎么?难不成你在以一首曲子向我表白吗?”

    她说出这句话,自己心里都在嘀咕,搞不好就是乔奕森在捉弄她,但是输人不输阵,一定要先发制人,取得主动权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表白。”乔奕森竟然一口就承认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