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谈心
    这个熊孩子,是不是她一走,巴不得没人管教他了呢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电话拨不出去,阮点点的电话可以打吧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儿,他应该正要睡觉。

    陈姐很快接通了电话,可是电话给了点点,很久才听到点点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孩子,以前不应该十二分火急的接电话吗?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很久,阮点点叫了一声,不情不愿的。

    “点点,你怎么了?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?”阮小溪一听,就觉得不对劲儿,问道。

    这样一问,阮点点就开始在电话里面抽泣。

    阮小溪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啊,这孩子越大,还越娇气了。在他的印象里面,阮点点可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哭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,告诉妈妈。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事情,告诉妈妈,妈妈会原谅你的。”阮小溪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立马去安慰他,而是想让他认识到事情的本质,他的问题,这是阮小溪一贯的教育方法。

    可是阮点点怎么也不说话,最后呜呜咽咽地说了一句:“妈妈,你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不过阮小溪还是在电话里面捕捉到了宋萱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确定宋萱跟点点在一起,看来也只有宋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宋萱一直陪着阮点点,都说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,很坚强又很脆弱,很懂事但是又很,一点儿都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了,宝贝点点,咱们不哭了,不哭了,干妈疼你爱你,呦呦哟,看看小脸拧巴吧,再哭就不帅了,怎么找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哎,这个干妈,也真是极品,这么小一个孩子,都替他的终身大事考虑了。

    接到阮小溪的电话,宋萱没有当着阮点点的面接听,而是嘱咐了点点几句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阮小溪不给她打过来,她也是要打过去问她的。

    问问她,乔奕森是怎么说话的?会不会说话?

    伤害了她的宝贝干儿子,管他是乔奕森还是宋奕森的,绝对没完,这件事情!

    宋萱先是教训了阮小溪几句,一出门就把它们给忘到九霄云外了,到了都不知道打电话回来报个平安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直点头说是,宋萱说什么是什么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的心肝宝贝儿怎么了。

    听了宋萱的话,阮小溪心里说不出的惆怅。

    也就是乔奕森简单的几句话,就让阮点点如此伤心,可见他对乔奕森的重视。

    而乔奕森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孩子,做出这样子的评价,可见他对阮点点的不喜欢。

    阮点点对乔奕森的渴望,让阮小溪心生愧疚,而乔奕森对阮点点的评价,也让她愤怒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她的儿子聪明懂事,还帅的一塌糊涂。乔奕森身为父亲,从来没教养过他,怎不了解点点,怎么就可以做出这样的点评呢?

    挂了电话,刚才的内疚一扫而光。完全没有等乔奕森回来的了,不回来才好呢。

    躺在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她承认,自己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乔奕森了。

    但是乔奕森却不喜欢他们的孩子,如果他知道点点是他的孩子,还会这样子吗?

    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阮小溪,带进了她的梦里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地,阮小溪感觉到鼻子里充斥着一种难闻的味道,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循着声响,才发现乔奕森正站在床的另一侧服。

    看到乔奕森回来,阮小溪一下子就醒了,从坐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乔奕森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直接倒头就睡。阮小溪下意识地往另一侧挪了挪,乔奕森不仅没有追过来,反而自觉地也挪了挪,进一步拉大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喝酒了!空气里充斥着浓浓的酒精的味道,看来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张大床,各自睡在床的边沿,中间留着的空地。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地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,很细微。阮小溪翻来覆去,再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乔奕森应该还在气头上,晚上也不会再主动骚扰她了。

    她努力地闭着眼睛,可是脑子越发的清醒。刚开始以为是酒精的味道,让她无法安睡。索性就钻进被子里去,隔离外面的空气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子很闷,仿佛更加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可以听得到乔奕森时而局促时而轻微的呼吸声,他也一定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从那酒味不难知道,乔奕森一定喝了不少。可是像他这样的生意人,这点儿酒肯定也喝不醉他!

    真是因为喝不醉,所以才睡不着吧,也才会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实际上,乔奕森觉得喉咙干燥难耐,但是就是懒得起来去倒水。

    听到床的另一侧有动静,好像是阮小溪起来了,然后又听见倒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乔奕森想,估计是她口渴,起来喝水吧,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,感觉更干燥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一个身影出现在床尾的地方,乔奕森安静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个脚步声更加近了,眼前一道黑影闪过,然后又消失。

    乔奕森睁开眼睛,看到床头柜子上面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开水。

    原来阮小溪不是自己倒水喝,而是给他倒的。这个女人,让他始终不懂。一会儿冷一会儿热,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?

    眼看着她转身离去,乔奕森起身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,然后用力一拽,阮小溪冷不丁地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跌坐在,进了乔奕森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小溪本以为乔奕森今晚都不会再跟她说话了,没想到他竟然还这样对她。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乔奕森道:“关心我?”

    “谁关心你?

    阮小溪立马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乔奕森还没有说完就被阮小溪打断了:“为什么给你倒水?”

    乔奕森看着她,不说话,静待下文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让你呼吸这么大声,打扰了我睡觉。”阮小溪硬硬的把自己的一片好心,说成了无情无义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乔奕森似乎不相信,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其他的女人,甚至是安初檬,乔奕森都自信,了如指掌,可是对于阮小溪,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话,到底该不该相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阮小溪说着去掰乔奕森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聊一聊,好吗?”乔奕森的语气多了一丝诚恳,没有平日的霸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