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章啊啊啊,他居然给我换姨妈巾!
    阮小溪在心里一遍遍地诋毁乔奕森,除了趁人之危,还有小气。

    不就是把他踹到地上了,至于夺门而去嘛!

    肚子咕噜噜的叫,让她在也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白天在一个面馆里吃了面还没有给钱呢,不过现在天色已晚,明天再给吧。

    阮小溪只记得回来后乔奕森在浴室里面非礼她,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猛地起身,肚子一用力,就疼痛地又坐下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一病傻三年,记忆力衰退,她还有亲戚没走呢。

    感觉好了一点儿,阮小溪捂着肚子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看到用反的大姨妈巾,阮小溪简直要抓狂!

    难道这是乔奕森的杰作?绝对不是她,不是她自己!

    下流!无耻!卑鄙!乔奕森竟然做这种事情!

    啊啊啊————如果乔奕森此时在她的面前,将他五马分尸的心情都有了。

    让他走,不要再回来了,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!

    生气归生气,饭还是要吃的。

    阮小溪换好衣服下楼,走到大厅,就看见几个服务员在交头接耳说着什么,时不时地还扭头盯着她看两眼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不舒服,不过她也懒得理,填饱肚子要紧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这是上班时间,注意影响,没看到有客人吗?”这时候大堂经理走过来,教训了那几个服务员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嘀嘀咕咕的几个人,立马变得一本正经,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。

    大堂经理转身又迎上走过来的阮小溪,问道:“这位小姐,您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还是大堂经理懂规矩,才不会以性别和外貌区别对待。

    “是的,吃饭。”阮小溪微微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酒店也有自己的餐厅,您看时间这么晚了,您还要一个人出去用餐吗?”大堂经理建议道。

    想起白天迷路的事情,阮小溪最终还是决定听取大堂经理的建议,在这里用餐。

    本想简单地吃个晚饭,可是没想到这些菜单看着就让人直流口水,当然价格也不菲。

    要是平时阮小溪是绝对不舍得这么破费的,不过如果是乔奕森买单的话,她绝对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,三菜一汤。”阮小溪豪迈地说。

    服务员稍稍的诧异了一下,然后随和地接过菜单道:“您的胃口真好!”

    阮小溪笑笑,不作回应。

    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和饮食就是不一样,阮小溪品尝着鲜美的鱼汤,心里思索着。

    这一天旅途劳顿,又是迷路又是淋雨的,享受这样一顿美食,一点儿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独自享用完,阮小溪站起来要走,却被服务员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您还没有结账。”服务员好心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额,记在房费上,和房费一起结。”阮小溪早就想好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反正她没有带钱包,在房间里也没有找到,只有吃霸王餐了,乔奕森的,她吃的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“好的,请出示您的房卡。”服务员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掏出房卡递给服务员,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正要出去,迎面走来一位白大褂中年男子,一看就是一位医生。

    “这位太太,您的身体已经好了?”医生拦住阮小溪问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人,一点儿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您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阮小溪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们下午才见过。”医生很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阮小溪就更加纳闷了,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说些什么,不会是套路吧?

    转过头去,阮小溪撇了撇嘴,正要离开,就听到白大褂说道:“不过您不记得也不奇怪,因为您烧得很厉害,没有意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阮小溪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生病了?赶紧摸摸自己的额头,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温热。

    “是您给我看的病?”阮小溪再次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下雨天,你们这些外地游客感冒发烧的比较普遍,这不刚才又出诊了一个。”白大褂指着自己的医药箱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还朝着阮小溪的身后看了看,没有看到乔奕森,才放心地说:“您先生没有一起?说实在的,您先生的脾气可真不好,不过对您可是真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一定是乔奕森对着人家医生发脾气了。一切都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如果有什么得罪的,请您见谅。”阮小溪代替乔奕森道歉道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客气了。”白大褂说着挥挥手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,她来回地踱步。

    阮小溪不淡定了,原来自己下午病的不省人事,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呢?

    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,她误会他了。

    她迷路了,他冒雨去找她,陪她在雨中狂奔!

    她生病了,他给她找医生,照顾她,替她换了贴身的衣物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儿男女授受不清,但是他照顾生病的她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听到门外的门铃声。

    难道是乔奕森回来了?阮小溪莫名的心头一喜,有点儿小不自在。收起脸上的愧疚,走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打开门,才看到原来是服务员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阮小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换床单。”服务员回答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不记得自己叫服务员来换床单,难道连自己说过的话也忘记了?

    不过还是让服务员进了门,服务员一边换床单,一边道:“床垫也湿了,换床单不管用,一会儿我帮您把床垫吹干。”

    床垫怎么会湿呢?阮小溪走过去摸了摸,确实湿了。

    难怪乔奕森会睡在床侧她的身边呢?原来床的这一侧都湿了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睁开眼就给了乔奕森一脚,一个霸道总裁生生的被自己踹到了地上,阮小溪就觉得耳根子发燥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自己弄干就可以了,你去忙别的吧。”阮小溪把服务员给支走。

    她的心乱了,听到吹风机滋滋滋地响个不停,更加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她想给乔奕森打一个电话,号码拨了出去,又立马挂掉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了,她该说些什么?向他道歉?不,她才不要!

    承认他照顾她,感谢他在自己毫无意识的情况下,对她动手动脚换了衣服?

    一定是脑子秀逗了,她才会感谢他这样的帮助。

    时钟滴滴答答,已经指向了晚上十点钟,可是乔奕森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靠在床头,昏昏欲睡,十点的钟声将她惊醒。

    手里握着手机,没有一个电话打来。

    乔奕森没有回来,也没有打电话回来给她说,就连阮点点也没有打电话给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