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章你在床上都对我做了什么!
    “你老婆?”阮点点反问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身份,从来都是他的老妈,这个别人的老婆,这个身份,得到公证确认了吗?

    乔奕森不答,代表他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她承认吗?”阮点点此时此刻觉得,乔奕森有些厚颜无耻了,自己的老婆孩子客居在外,并且不承认跟他的关系,他自己倒叫老婆叫的挺顺嘴的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虽然是事实,但是乔奕森知道,在阮小溪那里还没有得到认可。

    “她跟我同吃同住,我们很快还会生一个小宝宝,你说呢?希望我们的宝宝以后不要跟你一样顽皮,不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当然不会在一个小孩子面前认输了,他用事实来证明,最后还不忘记埋汰一下电话里这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看到他说话的表情,光听语气,都知道这是一个自信自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乔奕森忍不住摇摇头,什么样的父母,养出了这样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啊。

    阮点点年纪虽小,但是也听得出来话里的好坏。乔奕森那话,明显就是嫌弃他嘛,什么叫他们的宝宝以后不要跟他一样顽皮?

    难道他不是他们的宝宝?

    听到乔奕森的话,阮点点跟他聊天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。再也没有跟他继续聊下去的尽头了,果断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听到电话里传来挂机的声音,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这个小孩子,打电话不知道问好,挂电话不知道报备一声,太没有礼貌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在哪里认识这么不懂礼貌的小孩子,乔奕森摇着头看向的阮小溪。

    看看腕表,差不多两个小时了,乔奕森走过去摸了摸阮小溪的额头,然后又用体温计给她测了一温。

    他终于松了一口气,烧总算是退下来了,现在只是微热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看阮小溪的样子,还没有醒过来,刚才给她测体温,一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乔奕森去隔壁叫了医生过来,一声再次给阮小溪做了一次诊断。

    “您太太体质好,抵抗力顽强,这么快退烧,真的是不容易。”医生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再打一针吗?她怎么还不醒?”

    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“烧退了,就不用打针了,这些药,等她醒来后给她按照剂量服用就可以了。可能是病人太乏了,潜意识里面想要休息。等她休息够了,自然就醒了。”医生说着将药递给乔奕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乔奕森接过药看了看,都是平常用的感冒发烧药。

    送走了医生,乔奕森也想去躺一下。早上起个大早赶飞机,到了地方又折腾了这么久,确实有些困了。不过掀开被子,他就皱眉了,因为这这侧床单和枕头都是湿的。

    “赶紧醒一醒啊。”乔奕森说着在阮小溪的额头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语气恶狠狠地,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十分轻。

    阮点点挂了乔奕森的电话,心里那个委屈啊,原来乔奕森这么嫌弃他。

    所有的希望落空,他终究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,越想越委屈,现在连阮小溪都不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最后阮点点拨通了宋萱的电话,想在干妈这里找到一点儿安慰。

    宋萱也在郁闷呐,阮小溪一走,她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。

    “干妈”电话一接通,阮点点就带着哭腔叫道,叫的宋萱的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即使心里再怎么郁闷,都抵不过儿子的一丝委屈。

    “乖,点点,怎么了?呦呦呦,小小男子汉,怎么还哭了呢?”宋萱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。”说完这句话,阮点点哭的更加凶了。

    宋萱一个劲儿地安慰,可是还是止不住他的委屈。

    本来就心不静,再听到阮点点不清不楚的说乔奕森嫌弃他,她还没有搞明白。

    反正是没有心情坐在这里上班了,好在她这个工作的自由度相对比较高,找了一个理由请个假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睡了一大觉,终于觉得身体没有那么沉重,变得轻松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醒过来,一睁开眼睛,就看到眼前一个放大的俊颜,乔奕森的眉眼近在咫尺,与她鼻尖相抵。

    想都没有想,使劲儿一把就将乔奕森往后面推去。

    床的另一侧是湿的,乔奕森就睡到了阮小溪的这一侧,而且为了给她更大的空间,他是挨着床沿睡的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不知怎么的,阮小溪就滚到了乔奕森的怀里,还枕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这一推,可想而知,睡梦中的乔奕森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,等他醒来的时候,自己感受到的只有从摔下来坠地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而此时阮小溪拥着被子坐在,看着地上乔奕森的窘态,一脸防备的警惕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乔奕森坐起来,揉着快摔断的腰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阮小溪反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奕森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对她做了什么?他冒着大雨去找她,跟她一起在雨中狂奔,然后给她洗了一个热水澡,发现她生病了,替她找医生,照顾她。

    可是他得到就是她醒来后一把将他推到地上,不问是非曲直。

    这些话乔奕森不愿意说,不愿意向她解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冷血吗?难道感受不到他对她做的一切?

    最终,乔奕森愤怒地一锤砸在地上。阮小溪不明白乔奕森的震怒来自哪里,即使她把他推到了地上,那也是他不规矩在先。

    乔奕森什么也没有说,从地上站起来,去衣帽间换了一套衣服,径直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阮小溪想问他去哪里,可是最终也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这么生气?她还生气呢?她为什么要先跟他说话,谁也不搭理谁,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看着乔奕森甩门而去,然后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,忽然觉得安静地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阮小溪从起来,拉开窗帘,才发现天已经黑了,怪不得觉得安静的诡异呢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白天确实绿绿葱葱,树木成林,奇花异草,但是到了晚上,难免有些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她赶紧一把拉上窗帘,回到。

    白天的事情慢慢地在脑海中回放,她记得自己迷路了,是乔奕森把她接回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是他找到了迷路的她,但是也不代表他就可以轻薄她!

    趁人之危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