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章你找我老婆干什么?
    迷迷糊糊中看到乔亦森对自己动手动脚的,抱着即使进了坟墓也要爬出来的决心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右腿抬起朝着乔亦森奋力一登,然后又像是一只泄气的皮球,蔫了。

    乔亦森哪里会想到这个女人的会醒过来,一个措手不及,被她踹了一脚,身子趔趄一下,倒在了。

    嗨,这个女人的,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对他家暴!

    "欠收拾!"

    乔亦森坐起来,就要去收拾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怎么叫她,就是叫不醒,摸摸她的额头,好像烧退了一点点,只不过是比刚才的温度好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"等你醒过来,走着瞧。"乔亦森说着在阮小溪的脸上狠狠地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脸抽抽了几下,还是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宋舟鸿这边,阮小溪的辞职,让他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他找不到阮小溪,打电话她也不接,就只能通过宋萱来了解一下阮小溪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宋萱现在宋舟鸿的对面,低着头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没有阮小溪在一旁,此时的宋舟鸿让宋萱有点儿害怕。

    "小溪在哪里?"宋舟鸿问道。

    宋萱怯怯地看了一眼他,回答道"不知道。"

    "她为什么辞职?"宋舟鸿抛出第二个问题。

    "那你应该问她。"本来说出来应该理直气壮的,可是宋萱的语调显得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"那你知道什么,告诉我。"宋舟鸿的语气愈发的不悦。

    宋萱知道,宋舟鸿这是心里着急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样子让宋萱觉得表里不一。

    对宋舟鸿,宋萱还是有一丝同情的,毕竟是一个痴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"主编,小溪已经结婚过了,你也知道,你这样子,不好。"宋萱弱弱地规劝道。

    宋舟鸿没有说话,扔给宋萱一个"轮不到你来教我"的眼神。

    宋萱赶紧住嘴,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"即使你不说,你以为我就查不到吗?"

    宋舟鸿只是不想大费周章而已,宋萱跟阮小溪那么亲近,询问她自然更加便捷。

    宋萱心里跟似的,如果她不说,她以后的日子恐怕会更难过吧。

    反正宋舟鸿想知道的话,肯定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"小溪,别怪我出卖你啊,我可是坚持了好久的。"宋萱在心里跟阮小溪报备一下,然后道"听说她去了汉城。"

    "汉城?"

    宋舟鸿重复了这个地名,他的眸子幽深,开始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地方的一切。在他的记忆中,汉城是一个山水小城,风光秀丽,气候宜人,人口不多,生活安逸,是旅游度假的好地方,曾经他在那里养过伤。

    “她去旅游?”宋舟鸿不可思议地问道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阮小溪是那种拼命三娘,放弃工作去旅游,不是她能干出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出乎宋舟鸿意料的是,宋萱点了点头。宋舟鸿感到隐隐的不安,无缘无故地去旅什么游,恐怕这件事情跟乔奕森脱不了关系,还有阮小溪突然辞职的事情,肯定是乔奕森捣鬼。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追问宋萱,阮小溪是不是跟乔奕森一起去的,因为答案早已经在他的心中了。

    看着宋舟鸿的神情一点一滴变化,变得凶狠愤怒,宋萱的心里只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主编,要是没有什么事情,我先出去工作了。”宋萱说完拔腿就跑,生怕再被宋舟鸿给逮到。

    宋舟鸿掏出手机给铁轶,让他帮自己订去汉城的机票,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“老大,去汉城干什么吗?需要带几个人?”不明所以的铁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一起去,其他的别问。”宋舟鸿冷冰冰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铁轶不敢多说,挂了电话赶紧订机票。

    点点在家里不停地念叨着阮小溪,记得阮小溪给他说过,飞到汉城四个多小时,算算时间应该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呢?他这个妈妈,难道是玩的不亦乐乎,都把他这个儿子给忘记了?

    不会,他的妈妈才不是这种见色忘儿子的人呢。不放心,点点还是给阮小溪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听到阮小溪的电话在包包里面响个不停,他本来没有替别人接电话的习惯,不过阮小溪的电话……

    宋舟鸿?

    想到这个名字,乔奕森嘴角微微一笑,径直走过去拿起了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陈姐?”乔奕森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乔奕森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阮点点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,两颗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两圈,他确定这个声音就是乔奕森的。

    装的跟个小大人似的,阮点点清了清嗓子,回应道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阮点点绝对是故意这样问的,虽然语气跟个小大人,但是声音还是很稚嫩,一听就听得出来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乔奕森没有回答,反问道。

    他很是奇怪,怎么会有一个小孩子给阮小溪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,这么快就把我忘了。”阮点点故意拉长声音,优哉游哉地说。

    跟乔奕森聊起来,阮点点压根就忘记找阮小溪这茬儿了,有了亲爹忘了亲娘啊。

    阮小溪还躺在发着烧昏睡着呢,压根不知道这父子俩又嗨聊起来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仔细地回想着这个孩子的声音,但是左想右想,也想不起来这个孩子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见乔奕森许久不说话,阮点点挑衅地问道:“需要我给你一点儿提示吗?”

    “需要。”乔奕森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孩子,他还不需要用什么心机和手段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听好了,你想知道我是谁,我就告诉你,我是你手里这个电话的女主人的小。”阮点点说的跟绕口令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乔奕森差点儿没有笑喷。

    哪里来的小屁孩儿,说话装腔做调的,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“请问您多大年纪了,耳朵不好使了吗?”阮点点对于乔奕森语气里的不屑,意见很大,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乔奕森无语,这么小的孩子,说话带刺,毒舌功夫不输给阮小溪啊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老婆干什么?”乔奕森不再跟他逞口舌之快,换了一种方式问阮点点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