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只能由我帮她换姨妈巾了!
    乔奕森已经不满足她的嘴唇,想要吻遍她的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当他吻到她的眼角,突然觉得嘴里咸咸的,稍稍抬头一看,才发现,原来她哭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眉头一皱,刚才还在笑,说哭就哭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乔奕森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看她闭着眼睛,乔奕森以为是她觉得他刚才的动作太粗鲁了。

    见阮小溪不说话,乔奕森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出了浴室有一会儿了,阮小溪脸上的水珠已经干了,可是乔奕森注意到,她的脸仍然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即使是被他点燃的,也不至于这样红吧,像是那种熟透的苹果一样。

    乔奕森伸手去触摸阮小溪的脸蛋,有些烫,然后又去摸他的额头,太烫了。

    他这才意识到,她生病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!乔奕森心里忍不住咒骂,偏偏这时候生病,让他怎么下得去手,这不真的成趁人之危了嘛。

    乔奕森从下来,披上浴袍。拿起座机,就给前台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吩咐前台找一个家庭医生来,而且是立马尽快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乔奕森回头看向的女人。她的头发还是湿的,这样子不生病才怪呢。

    乔奕森突然有些自责,都怪自己刚才兴致正浓,忘记让她先把头发吹干了。

    拿起吹风气,乔奕森让阮小溪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,然后将她的头发仔细地吹干。

    而阮小溪的嘴里还一直在说着胡话,刚开始还能听得清楚,后来就越来越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点点?”

    乔奕森重复了一句阮小溪嘴里的话,没错,阮小溪嘴里叫的最多的就是点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点点是谁?”乔奕森贴近阮小溪的耳朵问道。

    “点点,点点……他是……”说到点点的时候,阮小溪竟然笑了,恐怕这是她的梦中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还没有说完,阮小溪已经完全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差不多半个小时了,医生还没有赶来。

    乔奕森再次拨打了前台的电话,语气很是不友善:“找个医生这么慢,这就是你们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效率?”

    “医生马上到,马上到。”前台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这样子的大酒店,如果遭遇到顾客的投诉,声誉损失可不是一点点的。

    医生还没有来,可是阮小溪额头的温度还在持续上升,乔奕森只好先用毛巾给她降温了。

    他想自己出去找医生,可是外面下这么大的雨,如果不是酒店的签约医生,也不一定会情愿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心急,此时唯一的方法就是等医生来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阮小溪的身边,可能是因为体温太高,她竟然不自觉地把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阮小溪的手臂,乔奕森才意识到,她还没有穿衣服。

    一会儿医生就要来了,他可不能让她的见人。

    于是去衣橱取了她的睡衣,帮她穿上。

    把阮小溪抱起来,乔奕森才发现她的床单也是湿的。

    他想等她好一些,再让服务员过来换床单,于是就想让她睡到床的另一侧去,另一侧是干的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阮小溪刚才睡过的那个地方有血迹。

    他竟然忘记了,她正在例假期!

    女人在特殊时期,又是淋雨,又是亲热,她的身体怎么承受得住,难怪会生病呢。

    乔奕森再次回到衣橱,翻找阮小溪的生活用品,她应该带了大姨妈巾。

    果然在箱子底部找到了!

    不过乔奕森还真的没有用过这玩意,也不知道该怎么用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,一个女人换大姨妈巾?

    这要是说出去,该多么丢人啊!

    乔奕森急的只想挠头,叫服务员来换?

    这样好像也不太合适,这种私人极为的事情,怎么可以假人之手呢?

    可是让他去做这种事情,他真的是下不去手!

    乔奕森难得为一件事情这么犹豫不决,左右为难,这还是第一次吧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候门铃响了,应该是医生到了。乔奕森放下手中的大姨妈巾,去开门。

    终于医生来了,可是乔奕森还是不能放心,烧这么高,想要退烧估计也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快点看看,她发烧很厉害。”乔奕森催促道。

    看乔奕森的脸色那么难看,能住得起这么高级房间的,非富即贵,医生也不敢怠慢,立马打开紧急医药箱,拿出听诊器。

    医生又是听诊,又是测体温,忙活了半天,就是不见实质性的干活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给她退烧啊,再这样烧下去,脑子要烧坏了,你赔不起。”乔奕森带着提醒和警告的双重意味。

    “是,是,目前最重要的是退烧。”医生说着拿出一个针筒,开始吸取药液。

    “这一针下去,多久能退烧?”乔奕森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他还真的担心把阮小溪烧傻了,影响下一代呢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观察,继续观察,烧得这么厉害,一针肯定退不了。”医生一边给阮小溪注射一边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?不行的话就找别的医生了。”乔奕森对于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,很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位先生,这位小姐……”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乔奕森给打断了:“什么小姐,是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这位太太烧得这么厉害,如果能及时送医院最好了,可是现在外面下这么大,您看,是不是……也不太方便。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见乔奕森不说话,医生继续说:“如果一针不退烧,隔两个小时再打一针,一定可以退烧的。”

    听医生说话这么肯定,乔奕森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就留在这里,哪里也不去,直到她退烧。”乔奕森说完转头对旁边的服务员道:“给他开一间房,隔壁的,这样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乔先生。”服务员说完便去了。

    "如果有什么需要叫我。"

    医生说完也出去了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来大姨妈巾的事情,乔亦森心一横,反正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,而阮小溪,更加不会说出去,因为她会更加难为情。

    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乔亦森显得很笨手笨脚的,他刚想把阮小溪的睡裙撩起来,阮小溪就毫无意识地翻了一个身。

    乔亦森吓了一跳,以为她醒了呢。如果让她看到他做这种事情,一定以为他又趁人之危吧。

    不知好歹的女人!

    乔亦森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,身子往里面倾斜更多,追着她跑。

    即使睡着了,阮小溪也不忘记跟乔亦森作对,就是不听话,让他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"别动,乖。"乔亦森急得一头汗,但是又不能把生病的阮小溪怎么样,于是安抚她道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阮小溪还真的一动不动了,乔亦森抓住机会,不管对不对,反正先帮她换上。

    自以为大功告成了,洋洋得意地要功成身退的时候,忽然阮小溪睁开了眼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