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甜蜜又难过的梦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又不是没见过,你想叫的话,留点儿力气等着一会儿叫。”乔奕森说的痞气十足。

    好歹阮小溪也是二十好几的女人了,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,,大。”阮小溪仍然捂着眼睛,嘴里咒骂着。

    “?只是一起洗个澡罢了,的还在后面呢。”乔奕森说着准备脱阮小溪的衣服。

    阮小溪当然不愿意了,两个人在花洒下面开始了一场拉锯战。

    趁人之危,,登徒子,等等词汇都在阮小溪的嘴里过了一遍,来形容乔奕森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?词穷了?大记者也有词穷的时候?”乔奕森一只手将阮小溪禁锢在怀里,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对自己,挑衅地问道。

    花洒在两个人的头顶,冒着热气的水喷洒在两个人的头上、脸上、身上,也溅到周围的墙上。

    阮小溪抬着巴掌大的小脸,看着乔奕森,气呼呼地,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觉得煞是可爱,少了一丝妩媚,多了一丝纯净。没有任何的涂抹,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发现,原来阮小溪的皮肤这么好,满满的胶原蛋白,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。”过了许久,阮小溪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气息有些不稳,体温也在上升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帅哥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,鼻息相对,乔奕森觉得,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迸发最原始的吧。

    阮小溪平时一副冷淡的模样,可是骨子里的热血,只是需要撩拨一下而已。如果没能让她热血沸腾,那肯定是力度不够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乔奕森相信,这个力度够了,而阮小溪的热度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的女人。”乔奕森的手指了阮小溪的嘴唇上,软软的,肉肉的,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如果亲上去,那感觉肯定更好了。乔奕森是这样子想的,当然也这样子做了。

    水很热,一会儿浴室里已经弥漫了一屋子的雾气。这样子被吻住,阮小溪觉得有些缺氧,呼吸更加困难了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自己再次被乔奕森轻薄了。这一次,乔奕森吸取上一次的教训,他的一只手阮小溪的下巴,防止她再次咬下去,这一次,他相信,阮小溪一定会把他的舌头给咬断的,所以断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阮小溪觉得有种要窒息的感觉,下巴还被乔奕森捏的生疼,她越是反抗,乔奕森就更加有力。

    她感到身体越来越无力,刚才的反抗渐渐地变成了半推半就。

    乔奕森心中窃喜,这个女人,即将被他征服!

    这个女人开始这么顺从,乔奕森就放开她的下巴,改由扶住她的后脑勺,进一步加深这个吻。到最后,乔奕森一只手拖住阮小溪的腰身,慢慢地朝后面移动,将她按在墙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煎熬,这样的温度,让阮小溪觉得干燥烦闷。她不自觉得伸出舌头想去一嘴唇,可是却碰到了乔奕森的嘴巴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让乔奕森更加欣喜若狂,这个女人竟然懂得回应他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这个无意识的动作,激发了乔奕森更大的热情,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把她吃下肚了。

    过后,她再也没有力气挣扎了,只想闭上眼睛好好地睡一觉,恢复一些体力。

    在闭眼之前,她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,好像是乔奕森。

    这张脸,既英俊,又邪魅,让人又爱又恨。该死的,他还笑了。

    金庸笔下,郭襄一见杨过误终身,而乔奕森这张脸,也足以让见到的女人朝思暮想吧。

    突然,阮小溪又不想睡过去了,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抬起胳膊,想要触摸近在眼前的那张俊脸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一丁点儿的距离,就像是跨越了千山万水一般,最终她的手还没有触摸到乔奕森的脸,她的胳膊就无力地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当然看出来阮小溪的意图了,嘴角勾出一个的弧度来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满足你。”乔奕森说着拿起阮小溪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上,不停地摩擦着。

    阮小溪像是得到了满足一样,回之以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乔奕森从来不知道,阮小溪还有这样调皮的一面,令人越发的喜爱。

    他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她,占有她,征服她。

    阮小溪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,终于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困了?先不要睡觉。”乔奕森看着阮小溪闭上了眼睛,想用自己的热情将她唤醒,于是再次贴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而此时阮小溪的脑海中开始出现许许多多零碎的片段,大多是来自于她的童年。

    有妈妈,有爸爸,有继母,还有宋舟鸿。有她曾经幸福的家园,突然,这个幸福轰塌。

    她看到自己的妈妈躺在病,面色苍白,嘴唇发干,头发没有一点儿光泽。

    而此时她的父亲,搂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,从病房门口经过。

    她看到自己的母亲用尽全部的力量流下了最后两滴泪,最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泪水是她的母亲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念想,也成为她永久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妈妈……”阮小溪嘴里喃喃自语,不停地呼唤着母亲,梦中的难过让她忍不住留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她想要醒来,可是噩梦始终缠绕着她,她陷入了一场梦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