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洗澡
    她想站起来,可是由于蹲坐的时间太长,腿有些发麻了,稍稍一用力,身体便朝着一侧歪下去。

    乔奕森眼疾手快,赶紧扔掉伞,俯身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阮小溪在乔奕森的帮助下,慢慢地站了起来,可是麻木到不能走路。

    乔奕森二话不说,就要将阮小溪抱起来,可是被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阮小溪推了乔奕森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红红的,鼻音很重,一看就知道刚才哭的有多凶,大概跟这大雨差不多吧。

    乔奕森所有责怪的话全部说不出口了,剩下的只有心疼。

    要是叫她一起去吃饭,就不会这样子了,她就不会迷路,也不会在大雨中冻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乔奕森已经换上了一套运动装,自己的外套,披在阮小溪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从上到下已经完全湿透了,穿上乔奕森的外套,确实暖和了不少,所以没有再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走?”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试了试踢了踢两条腿,麻木已经缓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阮小溪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伞已经被风雨打出去很远了,乔奕森盯着大雨跑进雨里,将伞拿回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想阻拦他,可是他已经出去了。这样子一来一回,乔奕森的衣服也几乎湿透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冒着这么大的雨来找他,给她穿他的外套,去雨里拾伞,阮小溪的气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乔奕森回来,撑着伞,朝她伸出一只手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犹豫,伸出自己的手,放在他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在雨中,两个身影同行。他将她裹在怀里,这么大的雨,伞已经完全不管用了,只有用自己的身躯替她遮风挡雨了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座小桥,此时雨水已经瞒过了桥面,足足到了小腿一半高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背你过去。”乔奕森低头看着她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跟你一起趟过去。”阮小溪坚持,死死地抓着乔奕森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再强求,小心翼翼地在后面保护她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座石拱桥历史悠久,不仅桥面滑,而且这么大的雨,会不会把它冲垮,都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阮小溪能够感受到乔奕森的手一直在后面撑着她的腰,随着她的步子一紧一松。

    细微之处见人心,这个男人原来可以这么贴心,这么暖,只是看他愿意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有一个男人与她风雨同行,为她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过了石拱桥,阮小溪微微抬头,看向乔奕森的侧脸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张,雨水顺着发丝流下来,然后贴着他的脸再往下继续流淌。

    他不再是平日里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,而是一个为他挡风挡雨的男人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忍住,伸手想去帮他擦掉脸上的雨水,一个不小心,脚下一滑,便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乔奕森原本护着他的手也没有反应过来,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在路上了。等他反应过来,她的重力已经拽着他的手迫使他的身体也开始倾斜。

    哈哈,乔奕森摔倒在雨水中,这该是多么滑稽的一幕。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的那一刻,乔奕森扔掉伞,另外一只手撑在了地上,自己才没有坐在雨水中。

    乔奕森多么讲究的一个人,此时竟然像个落汤鸡一样在雨水中打滑,阮小溪不仅没有一丝愧疚之意,反而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的笑声,引来乔奕森一记白眼,可是仍然没有挡住她脸上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两个人是完完全全湿透了。阮小溪还坐在地上傻乐,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乔奕森放开他,自己先站起来,怕怕手上的泥土。

    其实这里的石板路很是干净,雨水也清澈,压根就没有泥土,有的也只是冲刷过地面的雨水而已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个女人,都成这样子了,还乐什么!

    乔奕森没好气地朝她伸出一只手,阮小溪毫不客气,一把抓住,然后从地上弹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想去找伞,可是阮小溪突然说道:“反正我们都这样子了,打伞跟不打伞有区别吗?

    阮小溪的话成功地阻止了乔奕森去找伞,他回头一个示意,阮小溪便不顾一切地与他一起冲进了大雨里。

    “路滑,小心!”乔奕森提醒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说话,只是朝他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奕森伸出一只手,阮小溪伸出自己的手握住,然后两个人在大雨中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了酒店,两个人活脱脱的就成了雨水柱子。前台的两个服务员奇怪地看着这两个人,当认出来是那个帅哥时,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到了房间里,阮小溪还抱着自己哒哒哒地发抖,站着一动也不动的。

    “还不赶紧去洗一个热水澡,一会儿感冒了,我不管你。”乔奕森一边搓着手哈着气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他真的后悔听从这个女人的建议了,好好地干嘛在雨中狂奔,虽然刺激,但是有失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先去洗吧,你把衣服给我穿了,你比我穿的少。”阮小溪说着话上下排牙齿还不停地打架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再跟她争辩,走过去,直接打横抱起,大步朝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你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。”阮小溪开始挣扎。

    乔奕森就像是没听到似的,任她闹去,再怎么折腾,也翻不出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到了浴室,乔奕森将她放在花洒下面,打开淋浴,对着如阮小溪就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”身上这湿湿腻腻的感觉,还没有褪去,现在乔奕森竟然雪上加霜,阮小溪很是不满,叫着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可是乔奕森哪里容许她走:“你不洗,我帮你洗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说着还是往阮小溪的头上浇热水,水顺着阮小溪的头发留下来,淌在她的脸上眼睛上鼻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洗我洗,我自己洗就可以了,你出去,你出去我就洗。”阮小溪一边用手抹着自己脸上的水,一边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晚了。”

    想让他出去他就出去?乔奕森是这样的人吗?既然进来了,哪里有出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不晚不晚,乔奕森,你知道不知道好歹,我是想让你先洗,所以才没进来洗的,你以为我不想洗吗?”阮小溪朝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想跟我一起洗呢。”乔奕森说着扔掉花洒。

    阮小溪不以为意,趁着乔奕森服的空隙,阮小溪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乔奕森不急不慢,就像是一个猎人一般,知道猎人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阮小溪刚走到门口,就被乔奕森从后面给逮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。”乔奕森的声音不大,说着就将阮小溪给重新提留了回来,面对面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”阮小溪赶紧捂住眼睛大叫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