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章有没有人愿意为你遮风挡雨?
    出门之前也没有查天气,因为太匆忙了,没料到会下雨。时隔多年,乔奕森也忘记了此时正是汉城的雨季。

    汉城是一个多雨的城市,说变天就变天,大多是白天下雨晚上放晴,或者是晚上下雨,第二天就风和日丽。

    困在巷子里面的阮小溪,顿时觉得冷风四起,电闪雷鸣,雷电仿佛就在她的头顶一样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抱紧自己,虽然是大街小巷的,但是一点儿也不挡风。

    难道她就要这样子在这里呆上一晚上?到了第二天早上,不冻成僵尸才怪!

    在瑟瑟的冷风之中,阮小溪哪里还顾得上生气懊恼,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可是电话没有接通,提示对在通话中。

    阮小溪心中的难过不止一点点,在这雷雨交加的时候,乔奕森却不知道在跟谁通电话。

    应该是他的初恋女朋友吧,要不然带着那本相册干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觉得这里的风更凉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雨呼啸,最终还是扰乱了乔奕森的心。

    电话打过去,正在通话中,让乔奕森差点砸手机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风大雨,竟然还有闲情逸致打电话,看来这个女人此时很安全,一点儿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突然而至的大雨,让阮小溪措手不及。她躲在窄窄的屋檐下,抱着自己瑟瑟发抖。雨水打她的鞋子,她的裤腿。

    有种想哭的冲动,她想念家了,想念点点,想念宋萱,也想念陈姐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是这样子,就不跟乔奕森一起出来了,哪怕跟乔母摊牌,公开他们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,也不到这种地方来自己。

    乔奕森在屋子里面踱步,来来回回地,听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声,心里烦躁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强迫自己不去看手机,最终还是抵不过内心的煎熬,再次拨打了阮小溪的电话。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铃声响起,阮小溪怔了一下,仿佛在梦中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好想听到熟悉的声音,即使不能取暖,也可以给她一点儿安慰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才发现是乔奕森打来的。不管此时的她再倔强,也只能装作自己很好的样子,强忍着自己的泪水,去接听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是他的救命稻草,内心虽然矛盾,但是依然希冀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乔奕森没有任何的开场白,直接问道: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话语里蕴藏着一丝丝的愠怒,阮小溪不知道他在恼怒什么,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忍着自己想挂电话的冲动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“喂,喂喂……”听不到阮小溪的声音,乔奕森有些着急了,不停地在电话里试探着是不是对方听不到。

    阮小溪忍着自己抽泣的鼻子,听着电话里乔奕森的声音,害怕自己一张嘴,泪水就会决堤。

    乔奕森在电话那头可以清晰地听到哗哗的一生,就是不听见阮小溪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阮小溪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了,才出声:“喂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乔奕森稍稍得松了一口气,可是瞬间又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!”乔奕森很肯定刚才是阮小溪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迷路了。”许久,阮小溪才弱弱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由于雨声太大,阮小溪的底气不足,乔奕森压根就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乔奕森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迷路了。”阮小溪几乎用尽了此时全部的力气,朝着电话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仿佛了一般,终于忍不住,开始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无助、凄凉,全部在泪水里面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乔奕森还想说什么,可是在电话里隐隐约约地听到哭声,便把所有的怒气都咽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你在哪里。”乔奕森的声音柔和了许多,夹杂着些许的担心。

    阮小溪放眼望去,茫茫大雨,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阮小溪摇着头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乔奕森低声地咒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沉思了一会儿,乔奕森又问道:“附近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?”

    阮小溪看了看,所有的房子几乎都一样,怎么才能知道是不是标志性呢?

    不过看到有一个地方门口挂着两排大红灯笼,但是字什么的都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大概说了一下这个地方,乔奕森只说知道了,便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奕森顺手拿起一件外套,再去找阮小溪的外套,可是一件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太没有出门的常识了,竟然连一件外套也不带,她应该觉得汉城跟他们所生活的那个城市差不多,还是夏天吧。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了,一想起这个女人穿的那么少,在这样的大雨中瑟瑟发抖,乔奕森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她:笨。

    一边出去,一边穿着外套。乔奕森先去前台借了一把雨伞,然后就不顾一切地冲进了雨里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大雨天,出门想打个车都是难事。

    凭借着印象,乔奕森沿着弯弯曲曲的石板路在巷子里穿来穿去。雨后的石板路很滑,可是乔奕森顾不得那么多了,刚才在电话里听到阮小溪的哭声,让他的心一下子就错乱了。

    她一定冻坏了吧!乔奕森的心里竟然开始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她,一定要狠狠地数落她一番,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乱跑。

    刚刚安顿下来,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就敢自己一个人乱跑。

    还好阮小溪说的那个地方不算是太远,凭借着乔奕森的两条,也没花太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到那两排大红灯笼,乔奕森紧绷着的心算是稍稍得放下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这两排大红灯笼,这么多年了依然挂在这里,就像是地标一样。

    雨就像是断了线的帘子,到处乱窜,打乔奕森的鞋子和大半条裤腿。

    终于看到大红灯笼前面一点儿,一个矮小的屋檐下,那个瑟瑟发抖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她早已经成了落汤鸡,在这样的瓢泼大雨里,显得那么弱不禁风。

    忽然觉得,这个女人,也是需要保护的,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坚强。

    阮小溪蹲在地上,包包抱在怀里,抱着自己,不停地搓着手取暖。

    忽然觉得前面的风没有那么大了,像是来了一道挡风墙。

    抬起头,发现乔奕森就站在自己的面前,高大挺拔,犹如天神一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