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9章我为什么会吃他前女友的醋?
    照片里只有两个主角儿,一个是乔奕森,还有一个笑容明媚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照片上的女孩子看起来年龄与她差不多,一头飘逸的长发,鹅蛋脸,知性温婉。

    阮小溪立马想起来了,能让乔奕森这样珍视的人和照片,只有一个,那就是他的初恋女朋友安初檬。

    她不会忘记,当初乔父乔母为什么那么着急让他们结婚,都是因为这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安初檬的离开,让乔奕森心灰意冷,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。为了让乔奕森振作起来,乔父乔母才撮合他们结婚。

    阮小溪在心里冷笑一声,乔奕森出门旅游还不忘记带着初恋女友的照片。看来他不是出来旅游的,而是怀旧的。

    他不是跟她一起旅游的,而是带着照片一起旅游的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,刚才的尴尬早已经抛到脑后了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点儿东西,阮小溪收拾了大半天。见她还在衣帽间,没一点儿动静,乔奕森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,收拾好了没有,这么慢?”乔奕森站在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其实早已经收拾好了,也不知道自己手中在干些什么。听到乔奕森的话,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合上衣柜,径自走出衣帽间。

    甚至在经过乔奕森的时候,只是把他当做空气一样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的变化,皱了一下眉头,以为她还是在为刚才的时候闹别扭呢。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,就去吃饭吧。”乔奕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阮小溪面无表情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还在闹情绪,乔奕森也没多大耐心去哄她,于是自己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总统套房就是大,空荡荡的屋子里面,只剩下阮小溪一个人。此时有一种感觉,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,没有睡着,约摸着乔奕森快回来了,阮小溪拿起自己的包包便出门了。

    汉城的石板路,小桥流水,道旁绿柳成荫,美得就像是一幅画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阮小溪的心情不似刚下飞机时的愉悦了,怎么都有些高兴不起来,虽然说秀色可餐,可是走着走着,她还真的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走近一些,这些古色古香的建筑都差不多,还真的看不出来哪一家是饭店餐馆。

    走到一家面馆前面,阮小溪停了下来。老远就被面香吸引了,原来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要一碗面。”阮小溪道,此时看到一碗香气四溢的面,心情也好些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是外地来的吧,看着眼生。”老板是一位六十岁出头的老人,慈眉善目,一边做饭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初来乍到。”阮小溪一边欣赏着老人熟练的手法,一边回答道。

    此时店里没有客人,或许是已经过了饭点儿的缘故吧,或许是这个地方有些偏僻,附近也没有什么吃食,引不来顾客。

    一个人坐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吃面,一边听着老人讲这边好吃的好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我知道了,你说的这些地方,我都要去一遍。”阮小溪吃碗面站起来,很感激店老板的热情。

    她打开包包,傻眼了。包包里面只有手机、化妆包,而钱包不见了。

    店老板仿佛看出了阮小溪的尴尬,问道:“忘记带钱包了吗?”

    “额,我记得出门的时候,钱包还在呢,怎么现在找不到了?”阮小溪纳闷,也确实难为情,吃了饭才知道没有钱,她可不是吃霸王餐的主儿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回去好好找找吧,我们这里很少有小偷的,估计是落在家里了。”店老板好心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……等我回去找一下,一会儿再回来结账,好不好?”阮小溪请求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一碗面,不值什么钱,就当请你了。”老板很是慷慨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样的山水城市,连人都这样和蔼大方。阮小溪的心中暖暖的,这里确实是一个远离城市喧嚣度假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老板这样说,不过阮小溪还是很坚持,毕竟是小本生意,这样子一个老人,出来挣营生,着实不容易。

    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,阮小溪决定先回酒店找到钱包,再返回来付了那碗面的钱。

    汉城的巷子仿佛长得都一样,石板路,青砖红瓦,阮小溪拐了好几个弯,始终走不出这几条巷子。

    因为来的时候只管找吃的,没有太在意路线,所以此时就如进了迷宫一样。从这个巷子出来进另一个巷子,出了巷子还是巷子。

    好累,阮小溪蹲在地上,抬头看看矮墙,低头看看青石板。这里只能看到头顶的蓝天,脚下的小路,却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她想回到刚才的面馆,但是依旧找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来,可以用手机地图来导航。打开导航,跟着导航又走了很久,可是依然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偶尔遇到一两个当地人,想问一下路,可是阮小溪压根听不懂当地的语言。

    她要崩溃了,mygod!

    幸亏刚才那位面馆的大爷会讲普通话,否则她估计吃顿饭都困难。

    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阮小溪不知道该怎么求救,找谁求救。

    她唯一认识的人恐怕就是乔奕森了,对,找乔奕森!

    下一秒,阮小溪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。算算时间,乔奕森早应该吃晚饭了,如果发现她不在酒店里,也不找她。

    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回酒店,不知道去哪里找乐子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没骨气的行为,她阮小溪绝对不会做。

    无奈无助感涌上心头,唯一一个认识的人,还不能打电话,阮小溪的心孤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方向感极差,是阮小溪致命的弱点,所以一个人远行这种事情,几乎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这次,跟乔奕森的旅行,完全是意外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就在入住酒店里面用的餐,吃完后还不忘记给阮小溪打包一份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女人在闹情绪,但是乔奕森还是忍不住帮她带了一份饭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屋子里静悄悄的,竟然没人。

    乔亦森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,会去哪里呢?这么不让人省心!

    拿着手机,找到阮小溪的号码,想拨出去,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这么骄傲的一个男人,怎么可能向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妥协?

    对,此时乔奕森觉得,阮小溪就是在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左等右等,还是看不到阮小溪回来。

    站在窗户前面,乔奕森根本无心欣赏这里的美景。眼看着外面就要下雨了,霎时间阴云密布布满天空。

    他记得,他们出门的时候,没有带雨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