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章我不是有意要吻你的
    “请问您需要住几晚?一晚住宿费1888,需要交押金888,总共是2776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报了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阮小溪简直是蒙了,虽然说这里的环境好,但是不至于这么贵吧,简直是天价啊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现金不够,不过带卡了。一晚1888,他们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,不知道要花多少冤枉钱呢,刷卡也肉疼啊。

    普通客房,1888,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,刚才乔奕森要的是总统套房,那个数字她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还住宿吗?”服务员看阮小溪没有交钱的意思,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住,我们一起的。”阮小溪肯定的点了点头,然后赶紧去追乔奕森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还在等电梯,听到后面的拉杆箱拖地的声音还有脚步声,也不回头。

    他料定,这个女人一定会妥协的,因为出门的时候,他看到她的钱包落在了卧室里。

    既然是出门旅游,他这个当老公的,当然要吃住全包了,慷慨一番,当然没有必要提醒她喽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知道的是,她还没有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包,只因为天价住宿费,就妥协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饱汉不知饿汉饥,像他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,怎么知道阮小溪一个人养活一家三张口的辛苦。

    就她那点儿薪水,不省吃俭用,怎么能养活的起家里的那只?

    身后前台的两个服务员,看着乔奕森和阮小溪的背影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啊,你猜他们俩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其中的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晓得,不像是夫妻,绝对不是夫妻。”另一个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不像,你看那女的,像还差不多。”还是第一个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生气了?不愿意跟同房?”另一个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像,不过那个男的不买账,那女的又没钱。”第一个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道好歹啊,你看那男的长得这么帅,还这么有钱,耍什么小性子,要是我,我也愿意。”另一个女的开始批评起阮小溪来。

    虽然隔了十几米,但是依然听得清清楚楚的。乔奕森沉默不语,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阮小溪忍了又忍,终于忍不住了,回头狠狠地瞪了那两个嚼舌根子的女人一眼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人这才识相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进了电梯,四壁是那种锃亮的金属,可是清晰地照出两个人的模样,跟镜子似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平视着前方,面无表情。阮小溪站在他的前面,他比她高出一头,这个身高差,太萌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竟然想起来电影里面的一幕,男女主人公在电梯里面kiss,地热吻。

    一个相对封闭又公开的场合,想必一定很浪漫很刺激吧。这样想着,竟然不由得脸红起来。

    电梯到了,叮咚一声。

    阮小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能自拔,甚至在低头浅笑。

    乔奕森要出电梯,必须经过阮小溪,可是这个女人竟然一动不动,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她在傻笑。

    眼看着电梯门药关上,乔奕森眼疾手快,立马上前一步按住了开门键。

    阮小溪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电梯已经到了。她尴尬极了,脸更红了,自顾自地拉着行李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直走一直走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着她一直朝前面走,早已经过了他们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过了。”乔奕森在后面提醒道。

    因为楼道相对封闭,有回音,所以乔奕森的声音不能太大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听到,还是继续朝前面走。

    乔奕森无奈,扔下行李箱,快速走上去,从后面拽着阮小溪往回拖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个踉跄,身体朝后面倒去。而乔奕森的步伐太大,两个之间有足够的距离让阮小溪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乔奕森感觉到手上的荷载加重,接下来阮小溪本能地丢下箱子,一个半空中翻转,双手抱住乔奕森,可是只是够到了乔奕森的衣服。

    衣服承受着阮小溪全部的重量,再好再贵的衣服也禁不住啊,于是乔奕森的西装就这样阵亡了。

    “撕拉”一声,乔奕森的西装裂缝了,而他还笔直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要知道乔奕森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制的,很贵的,阮小溪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赔不起,一边道歉,一边去查看肩膀处的那一块儿。

    乔奕森皱眉,这个女人到底是哪根筋儿打错了,今天完全不在状态上。

    “还好,只是开线了,我帮你缝一下,还能穿,还能穿。”阮小溪一直在强调还能穿,言外之意就是不用赔偿喽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头偏向右下方,看着肩膀上的处。

    阮小溪说完还不忘记去看乔奕森的脸色,结果着急忙慌一抬头,嘴唇就对上了乔奕森的右侧脸。

    冰凉的触感,淡淡的烟草味,阮小溪愣住了,傻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吻了,当然之前都是在乔奕森的强硬之下,而这一次,是阮小溪主动吻了乔奕森,虽然只是巧合而已。

    软腻地唇瓣,带着香橙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阮小溪立马后退两步,跟乔奕森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她道歉,是因为她不是故意亲他的。

    乔奕森觉得这个道歉完全没必要,他不接受。

    “走过了。”乔奕森提醒了一句,然后走回去开门。

    看到乔奕森开门,阮小溪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傻,竟然闷着头一直走。

    今天出门没有带脑子,绝对没有带脑子。阮小溪只能这样子解释今天的行为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进去,没有关门。

    阮小溪捡起自己的箱子,跟着进了门。

    她一直低着头,不敢去看乔奕森,今天真的是糗大了在他的面前,还不知道他在心里怎么嘲笑她呢。

    乔奕森先把自己身上的西装给脱了下来,然后解下领带,领口的两颗扣子。

    阮小溪放下自己的行李箱,然后就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来缓解自己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瞥了她一眼,道:“如果你没事干的话,可以把我们的衣服拿出来,挂到衣柜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指了指一侧的衣帽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阮小溪魔怔了,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或许做点儿事情,真的可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吧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行李很简单,很快就收拾完了。她倒是很好奇乔奕森的行李箱里面都装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讲究的一个人,出门在外,没有带助手,都需要什么东西呢?

    西装?衬衫?领带?皮鞋?还是袋巾、香水、腕表?

    说起腕表,乔奕森佩戴过的腕表,跟他的衣服一样,几乎不重样,但是又几乎都一个样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款式雷同,风格相似,又各有区别。

    打开乔奕森的行李箱,阮小溪呆住了,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!

    没有那些高大上霸道总裁的标配,有的就是几套运动装,几双运动鞋。

    看来乔奕森是完全来旅游放松的,准备做一个运动达人呢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边挂衣服,一边直摇头,别看这些朴素不起眼的运动套装,那也都是国际大牌,一件衣服的价格可以顶的上阮小溪那一箱。

    拿起箱子里的最后一件衣服,下面还有一个本本似得东西。拿起来,一看,是一本相册。

    乔奕森竟然带一本相册?一时好奇,出门旅游竟然带着相册,阮小溪随手翻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