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看我不慢慢收拾你!
    “还不睡觉?站在那里当石头!”乔奕森说着自己躺在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一句话也不敢说,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仿佛此时说什么都无法掩盖她刚才觊觎他的美色。

    虽然背对着乔奕森,但是她也觉察到,背后两道灼灼的目光正射向她。

    好吧,与其站在外面被乔奕森死死地盯着,不如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闭着眼睛转身,约摸着床的位置,然后拉起被子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下好点了,虽然在一张,但是她蒙着头,谁也看不见谁。

    突然,乔奕森一个翻身,大手就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”阮小溪大叫着坐了起来,她简直要崩溃了,怒视着乔奕森,他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一次次地捉弄她,让她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声,很兴奋吗?睡不着吗?”乔奕森皮笑肉不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床,你能不能不要随便乱动?”阮小溪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乔奕森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示意她不要把乔母给招来了。不过此时的阮小溪哪里管的了这些,她觉得自己被一次次地羞辱了。

    显然乔奕森的预警没有成功,没有挡住阮小溪的怒目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床,你非要钻进我的被子来,还怪我乱动?”乔奕森据理力争,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阮小溪这才注意到,刚才闭着眼睛,钻错了被子,自己之前扔在的被子,还孤零零地躺在床头呢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”

    阮小溪捂着脸,真的是恨自己笨死了。

    看也不对,不看也不对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个样子,乔奕森甭提多开心了,这个女人,有时候看起来很聪明,有时候还真的是笨的可爱呢。

    乔奕森躺在,隐隐地听到门外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这个女人,还毫无知觉的陷在自我认为的无地自容当中,嘴里还嘟嘟囔囔的。

    趁着阮小溪不注意,乔奕森一个翻身。

    陷在惊恐当中的阮小溪回过神来,看着近在眼前的被放大的俊脸,第一反应就是反抗,当然在她丝毫动弹不得的情况下,只有用嘴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刚吐出来一个字,就被乔奕森吻住了。

    门外的乔母听到里面的动静不小,甚至可以听得到床板吱吱呀呀作响忍不住捂嘴偷笑,然后又悄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原本只是想,瞒过门外的人,他已经猜到大多就是自己的母亲了。

    无奈阮小溪死活不从,乔奕森费了好大的功夫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有享受到丝毫它的美妙,乔奕森就吃痛地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狠狠地咬了下去,差点儿把乔奕森的舌头给咬断。

    乔奕森只觉得舌尖痛到麻木,还闻到了一股血腥味,一定是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你属狗的?”乔奕森狠狠地问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这一口倒是解气,她是下了八成的力气,使劲儿咬的,也没有想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看着乔奕森翻床,然后走向浴室,估计是看他的舌头去了。阮小溪开始有些担心,会不会刚才力气过大,真把他咬成了残废?

    然后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哗的水声,接着乔奕森好像要出来了。阮小溪赶紧钻进自己的被子里,贴着床的一侧躺下,闭眼,背对着床的另一半。

    乔奕森看了一眼装睡的这个女人,时间也不早了,明天的早班机,反正过了今晚,有的是时间收拾她,今晚就暂且放过她吧。

    突然眼前黑暗一片,阮小溪屏住呼吸,竖起耳朵,时刻警惕着床的另一侧有什么动静。直到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阮小溪也实在扛不住了,才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乔母就来敲门,催促两人起床。

    阮小溪迷迷糊糊地答应着,便去起床开门。

    “小溪啊,赶紧起床了,再晚赶不上飞机了。”乔母说着话,偷偷地朝卧室里面瞄啊瞄。

    看到是乔母,阮小溪立马精神起来了,瞌睡也一扫而光了。

    “妈,早啊。”阮小溪吞吐地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乔母的心思在卧室里面,不停地去看床。

    阮小溪忽然想起来,有两床被子,如果被乔母发现了,又要好好地解释一番了。

    “妈,这么早。”突然乔奕森出现在身边,很自然地揽住阮小溪的肩头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跟乔母打招呼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身体有些僵硬,不过没有挣脱,很配合哦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人一起出现在面前,乔母稍稍得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起床了,早餐给你们准备好了,吃了赶紧出发。”乔母说着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乔母一离开,阮小溪立马从乔奕森的臂弯里挣脱出来,径直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慢慢收拾你!阮小溪还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,乔奕森这个老狐狸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收拾她了。

    餐厅里,两人面前各自放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。

    “给我换一杯凉的,舌头疼,喝不了热的。”乔奕森喝了一口,很不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乔母一听,皱了皱眉头:“舌头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奕森不回答看向阮小溪。

    “哦,上火了,火太大,舌头肿了。”阮小溪替他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天气干燥,多喝水,你们去了汉城就好了,那里空气湿润。”乔母叮嘱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连连点头,就是故意忽略掉乔奕森投向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你死定了,阮小溪!

    吃过早饭,司机送他们去机场,乔母一直送到车上,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记得正事,有好消息记得打电话报喜。

    第一次跟乔奕森的单独旅行,阮小溪的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既不像是夫妻,又不是情侣,倒像是老板跟下属。

    不过也对,乔母已经安排她去乔本集团任职了。

    从此,她要好好的为他工作,争取多挣一些钱,养活家里的那只小不点儿。

    还没有离开,就开始想念家里的那个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