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章没错,我就是故意一丝不挂的
    可是阮点点还是不开心,阮小溪白了宋萱一眼,什么不该说偏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妈妈养活不了你,还有干妈呢,以后给干妈当儿子,干妈一定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。”宋萱笑呵呵地说着摸了摸阮点点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你天天给我吃垃圾食品,能把我养胖嘛。”阮点点再次发出了灵魂的质问,因为宋萱不会做饭,不,是做饭特别难吃。

    宋萱无语,这么挑剔的孩子,还真的是难养活。

    “再不行,你还有一个千亿老爹,直接认祖归宗就好了。”宋萱心直口快,也没有外人,就发出了灵魂的呐喊。

    这一句,还真的说到了阮点点的心坎儿里去,不过他始终是跟阮小溪站在统一战线的。阮小溪不松口,他绝对不会掉队的。

    “切,他是他,我是我,他想认我,还得问我同意不同意呢。”阮小溪豪气万丈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宋萱意识到阮小溪的表情变了变,所以不再接话了。

    “小溪,你放心,你走了之后,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咱们的儿子的。”宋萱信誓旦旦地说。

    “记得不要给他吃太多的垃圾食品,不要经常带她出去吃饭,不要经常玩游戏,累眼睛……”阮小溪又开始巴拉巴拉交代这个交代那个。

    宋萱都一一点头答应,等到阮小溪走了,她怎么照顾阮点点,完全凭借她的喜好来了。只要这个小子开心,她就开心,相信阮小溪也是这样子想的。

    一整天,阮小溪不想被人打扰她跟点点相处的时光,所以手机开了飞行模式。而宋舟鸿几乎把自己的手机打爆了,也没有打通阮小溪的电话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突然辞职,让他内心不安。原本以为,已经离重新得到阮小溪只差一步了,可是一下子又觉得好遥远,遥远到电话都联系不到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阮小溪不得不回乔家了。像上一次一样,拖了一个行李箱。

    看着她坐上出租车,阮点点的心情忽然有些失落了,此时才感觉到妈妈要离开好久。

    “干妈,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阮点点的不舍都在话里了。

    “怀上小弟弟或者小妹妹,就回来了吧。”宋萱也不是很确定。

    “那希望妈妈早点儿怀上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吧。”阮点点在心里祝愿道。

    咳咳,其实让这个小家伙认祖归宗,乔家有了孙子,阮小溪就不会远行了。虽然宋萱知道,但是也不好说出来吧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,说不定为了让阮小溪快点回来,真的跑到乔家去了,那阮小溪还不把她千刀万剐了。

    在车上打开手机,发现这么多未接电话。最新的是乔家打来的,还有乔奕森的私人电话,白天的大多是宋舟鸿打的。

    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为了让乔母放心,她还是打过去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是乔奕森,一听是阮小溪就问道:“你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乔奕森的语气有些急,但是又有那么一丝的担心好像。

    “我收拾行李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阮小溪直接忽略了那一丝的担心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接你。”乔奕森的语气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在回家的路上了。”阮小溪赶紧说。

    电话里还听得到乔母的声音,好像是担心她。瞬间阮小溪有些内疚,不该让大家这么晚了还在等她。

    不过阮小溪没有回宋舟鸿的电话,因为不知道该怎样面对。既然已经辞职了,或许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吧。

    趁着这次旅游散心,也当是给自己放一假,与过去做一次道别,从新开始。

    宋舟鸿的出现,有那么一刻乱了她的心,改变了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她的生活还是应该按照预想的那样,继续走下去,只有她和阮点点,再也容不下旁人。

    回到乔家的时候,客厅里只有乔奕森一个人,看来乔父乔母已经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而乔一鸣因为接手了乔奕森的工作,又在加班应酬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刚想说话,可是乔奕森看到她,就站起身直接上楼去了,丝毫没有帮她提行李箱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厅里没有一个人,家佣们估计也都回房间休息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只好自己一个人慢慢地拖着行李箱往楼上去。

    乔奕森走的很慢,就在她的前面。可是阮小溪一点儿都没有请他帮忙的意思,想他一个太子爷,从小养尊处优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都是别人伺候他,他哪里会帮别人干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俩人几乎是前后脚进的房间,可是谁都没有说话。不过在阮小溪进了房间后,乔奕森又回去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阮小溪拖着行李箱往侧卧里面去,没有要进主卧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老太太半夜查房的话,你随便。”乔奕森进主卧之前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阮小溪累得半死,放下箱子,叉着腰想了想。

    现在正当风口浪尖,如果乔母来个突击,还真的是防不胜防。这样的话,旅游也免了,估计就要在家,乔母监督,把事给办了。

    权衡再三,阮小溪还是决定搬回主卧去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跟乔奕森同房同床了,依照历次的经验来看,每次乔奕森总是雷声大雨点小,最后都放过了她,应该是对她没啥兴趣吧。

    难道她就这样没有魅力,让乔奕森望而却步,只想恶作剧?

    反正他不想,她还不想呢。这样一想,阮小溪倒是稍稍放心地进去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自顾自地去浴室洗澡,阮小溪也不能闲等着,去侧卧洗澡,这样总可以吧,即使被乔母抓包,也有理由啊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办事效率,分开同时洗澡啊。阮小溪洗完澡出来,穿着睡衣,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前面走。

    猛一抬头,发现乔奕森正一丝不挂地站在衣柜前面找衣服。

    阮小溪下意识地立马转身捂脸,做娇羞状。

    虽然她反应快,没有出声,可是脚步声肯定是听得到的啊。也就是说,乔奕森知道她进来了,知道他自己曝光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仍旧面不改色地找着衣服,头也不回,跟没人一样。

    倒是阮小溪自己,羞到了极点,尤其是意识到乔奕森是知道她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转过来吧。”乔奕森看到阮小溪一直背对着自己捂着眼睛,大气都不敢出一个,于是说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回答,而是深呼吸三下,尽量平复一下心情,然后摸摸自己的脸,好像没有那么烫了,才慢慢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一转身,阮小溪瞬间石化了,乔奕森正在穿睡袍,还没有穿好,前襟是敞开的,也就是说,她再次把他的正面给看了一个精光,刚刚看完后面。

    乔奕森抬头,嘴角轻轻一扯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阮小溪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模特架子,而是一个大活人,乔奕森,立马羞愧地转过身去,想跳脚。

    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丢死人了,如果第一次是瞟了一眼,那么第二次就是怔怔地看了足足有五秒。

    还有乔奕森那神情,就是故意在捉弄她。明明是他说可以转过去了,为什么还没有穿好衣服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