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章阮小溪辞职
    受害者家属们恨不得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王源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乔亦森没有一点儿如释重负的感觉,相反觉得这一次,自己被整的灰头土脸的。

    乔家,一场始料不及的灾难,正朝着阮小溪走来。

    因为那篇口诛笔伐乔本集团和乔亦森的文章,创赢报社发行的报纸又成了销量之冠,而阮小溪的名字赫然纸上。

    当乔父乔母看到署名的时候,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。

    "真是太气人了,现在的报纸怎么都瞎写,什么都可以胡编乱造,造谣中伤,一定要告他们,告到他们倒闭。更可气的是,这记者名字竟然跟我们小溪同名同姓,我们把这个名字申请成专利,省得败坏我们名声。"

    饭桌上,乔母看到报纸,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正在吃饭的阮小溪差点喷饭。

    没有喷饭,也被呛到了,阮小溪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"慢点吃,这么大人了,还吃饭被呛。"

    乔母表面上责怪,慢慢的都是心疼。

    阮小溪心虚地点点头,不敢看乔母。她能告诉她,上面的那个阮小溪,就是面前的这个她吗?而且这篇讨伐的文章,正是经过她的手吗?

    阮小溪觉得不能,打死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"小溪,我记得你也在报社工作,哪个报社来着?"乔母问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再次哽咽"起点。"

    "妈,我先上班去了,我要迟到了。"阮小溪随便应付了一句,就借口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走的太着急了,包忘记带了,落在了餐厅。

    "这孩子,这么大人了,还丢三落四的。"乔母看到阮小溪的包包,想帮她拿出去,结果拉链是开着的,一不小心包里的东西都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有阮小溪的工作证,上面赫然写着单位创赢报社。

    乔母这样精明的一个人,想到阮小溪刚才的反常,自然觉得不对劲儿了。

    再去看那篇文章,虽然有可能重名,但是工作单位工作性质都相同,这也太过巧合了吧。

    乔母拿着阮小溪的包包,坐在客厅里,就等她回来找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阮小溪出门打车,才发现自己没带包包,于是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包包放在乔母面前,而乔母的神情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"妈,我的包包忘在家里了。"

    阮小溪说着拿起包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"站住。"乔母从没有过的严肃,说着将阮小溪的工作证扔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脑门上立马写了一个大大的囧字,说谎被当场拆穿了。

    "妈,你听我说。"阮小溪哪里还有心情去上班啊,不把乔母给哄住了,她今天是哪里都别想去了。

    见乔母的表情丝毫没有放松,阮小溪赶紧坐到她身边去。

    "是这样的,我原先是在起点上班,后来呢,创赢收购了起点,所以我既是起点,又是创赢的。"阮小溪为自己圆谎的功力见涨感到不错。

    "你不会告诉我,你们同事里有一个跟你同名同姓的吧?"乔母又指向那篇报道。

    额,身为乔家人,这样指责自己的家族自己的老公,阮小溪真的是罪该万死啊。即使要死一千遍,也要给自己找一个体面的理由啊。

    "这篇文章确实是经过我整理的,但是不是我写的。"阮小溪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态度,老实交代。

    "我知道这些都不是真实的,我也问过乔宝,他说真相会浮出水面的。"阮小溪还不忘记拉着乔亦森做垫背。

    没等乔母开口,阮小溪就赶紧检讨道"我知道,这样对我们乔家影响是很不好的,但是清者自清,我们行的正,什么都不用怕。"

    "虽然话是这样子说,但是人言可畏,流言蜚语也会伤人的。"乔母在维护乔家脸面上,那是绝对不会让步的。

    "妈,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,我的心还是向着我们自己家的,这一点儿,您绝对要相信我。"阮小溪立马开始表忠心。

    "把你那工作辞了吧,亦森不是也办了一家报社嘛,你以后在我们自己家报社工作就行了,这样子也可以帮帮亦森的忙。"乔母一句话就否决了她现在的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阮小溪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,可是无论她怎么求情,乔母始终不松口。她知道,乔母平时疼她,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,是不会让步的。

    看来这是阮小溪最后一天来创赢上班了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她不会选择创赢也不会选择乔氏晨报,她会找一家谁也不认识地地方,凭借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阮小溪先找了宋萱,跟她告别。听说阮小溪要走,宋萱恨不得跟她一起走。

    不过阮小溪自己还没有安定下来,怎么能随便承诺带宋萱一起走呢?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阮小溪开始打辞职报告,刚打完,宋舟鸿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阮小溪本想趁着宋舟鸿不在,留下辞职报告就走人,省得尴尬,不过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。

    "你干什么?"看着阮小溪递过来的辞职报告,宋舟鸿有些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"我可能不能在这里继续工作了,这是我的辞职报告,望批准。"阮小溪说道。

    "为什么,给我一个理由。"宋舟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阮小溪觉得说出实情,可能更加残忍吧,她选择不说。

    "小溪,如果我给你压力了,以后我不会了,不要离开,好不好?"宋舟鸿的语气近乎恳求。

    可是阮小溪真的不能留下了,出门的时候,乔母特地派了司机送她,司机还在楼下等着送她回家呢。

    "不是你的原因,是我个人的原因。"阮小溪简单得回答道。

    虽然宋舟鸿没有批准,但是她依旧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"以后我们还会外见面吗?"见她去意已决,宋舟鸿问道。

    "当然,我们还是朋友。"阮小溪说着,主动朝宋舟鸿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宋舟鸿紧紧握着阮小溪的手,直到阮小溪强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阮小溪上了车离开,宋舟鸿给楼下的铁逸打了一个电话"跟紧刚才那辆车,看她去了哪里。"

    "是。"铁逸尾随着阮小溪坐的车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