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章打死也不能说出的凶手
    n看到乔亦森走出来,应了上去。

    "这么早就过来了?昨晚上开我的车去哪里了?"n问道。

    乔亦森什么都没有说,将王源的调查资料递给了n。

    "我去。这么速度,就找到嫌疑人了。"n看着资料,已然明白乔亦森的意思。

    "他只是一只替罪羊而已。"乔亦森道。

    "那你打算怎么办?要想让狐狸露出尾巴,哪里会这么容易?"n看着已经停工的御锦湾道"你等得起,这里等不起。或许你赔的起,但是公司的那些股东,会给你时间让你一直亏损下去吗?"

    乔亦森承认,n说的不无道理,但是就这样吃了一个哑巴亏,他不甘心呀。

    "先交出去吧,过了眼前的这个关口再说。"n最后给了一个建议,他知道,乔亦森自己心里有主意。

    王源一个人在房间里,他把乔亦森的话想了一遍,又把家人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得知女儿得了白血病的那一刻,天都快塌了,家里的所有的钱都给女儿看病了,以至于儿子交不起学费,上不起学,他的老婆每天哭天抢地的,寻死觅活。

    那一段日子艰难的他都想跳河了,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为了给女儿看病,他卖了房子车子,一家人租住在几十平米的房里。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,走在路上,他突然被人给劫持了。

    当时他想,如果他死了,就一了百了了,就不用回去面对老婆的指责,不用面对女儿的病容,还有儿子那可怜巴巴的眼神。

    天不遂人愿,劫持他的人并没有要他的命,反而给他抛出了一个诱饵。

    他当时觉得对方不是什么好人,没有答应,可是对方又以儿子的性命要挟他。如果他不同意合作,就要了他儿子的命。

    如果他肯合作的话,对方会给他一大笔钱,让他给女儿看病,另外送他儿子出国留学,每个月都会给他的儿子邮寄生活费。

    这种天壤之别,王源不得不选择后者。女儿的病就是花钱等死的,儿子是他唯一的希望,他不能让儿子出任何的事情。如果儿子出了事,那么老婆肯定也没了,家就散了。

    王源心一横,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比他当时的境地更加凄惨了。

    当他答应了之后,很快女儿在医院住院的账户上,多了一大笔钱,足够两年的治疗费用,而他儿子出国留学的手续,也邮寄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,他还收到了一封恐吓信,如果中途反悔,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就在事故发生的头一天晚上,下班后,他都入睡了,却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。

    对方让他去监控室,切断线路,造成监控瘫痪。

    王源当时就意识到,对方可能是乔本集团的竞争对手,要对集团的生命工程下手。可是没有办法,他不得不照做。

    当晚他切断了线路之后,就没有再回家住,而是住在了工地的宿舍里。

    因为做了亏心事,心里不踏实,所以王源半夜起来在外面转悠。他看到一个人影在脚手架旁边,当时没有太在意,工地上半夜有人出来方便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刚开工,工人张栓发就被砸死在了脚手架旁边。

    刚开始王源以为是一起意外事故,因为他不敢把这起事故跟自己连起来想。直到后来又接到那个神秘电话,王源才确定,这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他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张栓发已经死了。而且对方在电话里面威胁他,不准说出去,否则他在国外的儿子性命堪忧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乔亦森已经怀疑到他头上来了,如果把实情告诉乔亦森,他担心儿子的性命。可是如果不说出来,他的良心难安,最近他整晚睡不着觉,总是梦见事故现场那一幕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都是帮凶,害了一条性命。想到这个,他都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。

    乔亦森看看表,时间差不多了,他又走进了那间房。

    王源依旧是那个姿势,只是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,还带着一丝的决绝。

    "想好了吗?"

    乔亦森问道。

    "想好了,乔总,我承认,都是我干的,都是我干的,我有罪,我有罪……"王源不停地重复着最后这句话。

    乔亦森脸上写满了失望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王源顶多就是一个从犯,或者他知道整个事情。

    "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王源,你再好好想想。"乔亦森愤愤地说。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。

    "我承认,都是我做的,都是我做的,我有罪,我有罪。"王源还是不改说辞。

    乔亦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看乔亦森走出来时候的表情,n就觉得结果肯定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乔亦森朝一旁的助手挥了挥手,助手立马上前。

    "叫警察吧,把他带走。"乔亦森望着这片荒凉的空地说道。

    助手愣怔了一下,立马反应过来,立马打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另一个房间里面,乔一鸣正跟受害者家属谈判,已经初步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工地上的工人都是底层人民,失去亲人的悲痛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,不过痛定思痛之后,逝者已逝,给家人换来富裕无忧的生活,可能是死者最大的遗愿。

    活着的人愿意遵从死者的遗愿,带着悲痛继续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乔亦森走了进来,看着这一家老老小小,脸上的悲怆之情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"凶手抓到了,这不是一个意外,是人为。"虽然知道,王源只是一只替罪羔羊,但是能给死者以及死者的家属一个安慰,乔亦森还是不吝啬的。

    如果王源不愿意说出真相,监控失效,现场没有丝毫的证据可以追踪,这只能被判定为意外事故。

    现在王源主动承认了他是凶手,那么他很可能就会被判定为杀人凶手了。

    听到乔亦森的话,受害者的家属们显得很激动。

    "凶手在哪里?"

    "是谁杀了我的丈夫?"

    乔亦森看了他们一眼,无奈的指了指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受害者的家属们冲了出去,此时警察已经将王源拷了起来,正准备带走。

    看到凶手,受害者的家属们一股脑扑了上去,幸好被警察及时拦住了,否则王源肯定就毁容了。

    "凶手。"

    "杀人凶手!"

    "还我爸爸,还我爸爸。"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