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章我愿意接受你和别的男人的孩子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既然是工作,阮小溪不想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从一进门,宋舟鸿就感觉出了阮小溪的距离感,这样的相处觉得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那就辛苦你了。”宋舟鸿说着坐下来开始在自己的电脑上操作。

    阮小溪尽量不去看他,开始整理手上的材料。文中对乔本集团以及乔奕森的个人人身攻击十分犀利,如果单看这篇文章,乔本集团和乔奕森真的是无良企业和无良老板。

    不知道乔奕森看到作者的署名是阮小溪的时候,会是什么表情,想想阮小溪的额头就冒冷汗。

    阮小溪扶额,还不知道文章中揭露的事情是不是真的,就这样下笔,是不是不太好?

    “怎么了?很为难吗?”宋舟鸿看着阮小溪坐立不安的样子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强压制的怒火,一窜一窜,是因为事关乔奕森,所以阮小溪无法下笔吗?

    “没有,我想问一下,这里披露的事情的真实性。”阮小溪弱弱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,自然会有人澄清。”宋舟鸿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。

    阮小溪起身,想去给乔奕森打一个电话,证实一下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刚起身,宋舟鸿就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阮小溪是小心翼翼的。宋舟鸿虽然对她客气,但是感觉疏远了好多。他们之间这个感觉不像是昔日的恋人,更像上下级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去打一个电话。”阮小溪老实回道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?”宋舟鸿反问,他已经猜到,阮小溪要给乔奕森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气氛怪怪的,阮小溪没有反驳,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溪,这是工作,我相信你的专业性,不会带着个人感**彩。”宋舟鸿看似鼓励,实则是将军。

    阮小溪也挑不出一丝不对,只能硬着头皮,把稿子给整理出来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,如果这些事情都是真的,阮小溪也没有错。乔奕森怎样想,那是以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整理好样稿之后,阮小溪拿给宋舟鸿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再校对一遍吧。”阮小溪说着放在了宋舟鸿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走,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宋舟鸿说着开始穿外套。

    “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,不用麻烦了。”阮小溪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可是宋舟鸿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:“小溪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说什么,走在前面,默许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宋舟鸿开着车,一语不发,阮小溪也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她知道,一开口,就是决绝。不过宋舟鸿早就有自己的想法了,让阮小溪来加班,也只是一个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阮小溪家楼下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,谢谢。”阮小溪说着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上楼。”宋舟鸿说着也跟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恐怕不太方便。”阮小溪往楼上看了一眼,此时恐怕点点还没有睡觉。

    虽然点点没有明说,但是看得出来,他不喜欢宋舟鸿。

    宋舟鸿明白她话中的意思,他想说的就是关于这个。

    “小溪,我不在乎你跟他有一个孩子,我们可以共同养育这个孩子,这样子,以后你就不会这样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宋舟鸿目光灼灼地说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想到宋舟鸿会这样说,他诧异地抬头看着宋舟鸿。

    她明白,让一个男人接受别人的孩子,是一件十分为难的事情。宋舟鸿愿意为了她接受点点,一定是经过挣扎的。

    见阮小溪不说话,宋舟鸿补充道:“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,给彼此一个机会,回到从前。”

    是啊,那一刻阮小溪也这样希望过。可是昨天宋舟鸿看到点点时的反应,阮小溪怎么也忘记不了。

    不是一家人,又怎能强迫生活在一起呢?

    宋舟鸿愿意接受点点,那是迁就自己,而点点不愿意接受宋舟鸿,那是骨子里的倔强。

    点点在很多方面,太像乔奕森了,所以阮小溪知道,要点点接受宋舟鸿,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,我反悔了,我们回不去,永远都回不去了。”阮小溪说完,转身跑上楼去。

    宋舟鸿看着阮小溪的背影,目光阴暗,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绝。

    乔奕森跟n到了御锦湾,晚上又恢复了平静,不过安保始终没有撤离。

    在没有查清楚事情之前,乔奕森不允许任何相关的人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乔奕森翻看着监控室的检查结果,监控线路一直处于工作状态,只有昨晚深夜突然陷入瘫痪,检查的结果是线路老化,其中的一根线断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今天开工前,监控室人员才发现监控失效,开始维修,维修线路需要一定的时间,所以在事故发生的时候,监控根本没有工作。

    对于脚手架上预制板为什么会掉下来,报告是这样写的:脚手架上有几根螺丝钉松懈,导致脚手架不稳,预制板在重力作用下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乔奕森的心中已经有数,这些看似的巧合以及受害者张栓发的倒霉,实则是一系列的阴谋。

    根据汇报材料显示:监控室的钥匙,只有监控科科长和副科长两个人才有。

    而破坏监控的目的,很显然就是为了破坏脚手架,制造安全事故。所以破坏监控的人,一定是可疑的人,要么是他破坏了脚手架,要么他胁从作案。

    监控室是重地,要进入监控室,必须有钥匙。所以嫌疑人很明确,就是监控科的科长和副科长。

    乔奕森立马给御锦湾的总负责人蔡东打电话,蔡东接到乔奕森的电话,五分钟就来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都知道乔奕森雷厉风行的作风,所以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监控科的钥匙,只有科长和副科长配有,其他人有没有机会拿到钥匙?”乔奕森问道。

    为了不冤枉任何一个人,乔奕森必须搞清楚。

    “按照规定,其他人是没有机会拿到钥匙的,如果有,那就是监控科科长与副科长违规了。”蔡东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尽快维修监控。”乔奕森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是,乔总。”

    蔡东走后,乔奕森又给助手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查一下御锦湾工程监控科科长李志、副科长王源的底细,家庭现状以及近期发生的变故。”这两位也是乔本集团的老员工了,否则乔奕森不会安排他们参与御锦湾的项目。乔奕森心思缜密,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合理的推理之前,是不会轻易打草惊蛇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