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章宋舟鸿的报复
    阮点点虽然是宋舟鸿心中的一根刺,但是宋舟鸿始终没有办法放弃阮小溪,所以他打算跟阮小溪摊牌,愿意试着接受阮点点。

    他想,这样子,他们之间应该就没有障碍了。

    拨打阮小溪的电话,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宋舟鸿皱眉,此时她不应该在上班吗?

    于是又拨打了办公室的座机,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宋舟鸿不甘心,又拨了宋萱的号码。这时候宋萱正在跟阮点点玩游戏,看到宋舟鸿的来电,宋萱撇撇嘴。

    阮点点也张望了一下,可惜不认识“主编”二字,看到宋萱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,点点随口问了一句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你爹地的情敌。”宋萱回答道,唯恐火苗点不起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阮点点一听,果然来劲儿了,抢过手机就按了拒接听按键。

    宋萱看着这个小家伙,朝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乔奕森的亲儿子,这个电话八成是找你妈的,你妈的手机丢了。”宋萱夸赞道。

    电话又响了起来,刚好阮小溪走过来,阮点点一着急,本来要拒接的,结果按错了,按到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里面传来一个男声。

    阮点点忙不迭矢地赶紧把电话放在耳畔,回应道:“喂,你找哪位?哦,打错了啊,那好吧,拜拜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阮点点还若无其事地将手机还给宋萱:“干妈,打错了,给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宋萱接过手机,暗地里跟阮点点交换了一个眼神,好像在说,好样的。

    阮小溪没有多想,只是教育点点道:“没事不要玩大人手机,对眼睛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妈妈。”阮点点听话地点头。

    宋萱不得不再次为阮点点的演技点赞,智商高,表演天赋也高,可以去乔本集团旗下的演艺公司做个小演员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接宋舟鸿的电话有些心虚,但是宋萱也觉得解气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一个伪君子,当着阮小溪的面,对她客客气气的,一遇到事情,就拿她当出气筒。虽然宋萱理解他的心情,但是挡不住那颗委屈的心啊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昨天乔奕森的行为,出现的那么及时,救她们于危难之时,已经在阮小溪的心中树立一个英雄的形象。

    宋舟鸿在电话这头儿听到一个稚嫩的童声,就已经怀疑是阮点点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人不大,竟然跟乔奕森一样的顽劣。

    看样子宋萱是跟阮点点在一起,这样说来,宋萱也没有在上班。

    因为了阮点点的存在,宋舟鸿迟疑了一下,没有直奔阮小溪家去。毕竟那个孩子,让他们的关系添了一丝的尴尬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里,宋舟鸿一眼就看到乔氏晨报的头刊,乔奕森和阮小溪激吻的照片刺伤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尽管照片上只有阮小溪的背影,可是宋舟鸿一眼就认了出来,扎着高高的马尾,左耳朵后面有一颗很明显的痣,这是学生时代阮小溪的标配。

    那颗痣,不是任何人都有的。

    曾经她笑说:“如果有一天她的容貌变了,头发白了,牙齿掉光了,那他就凭借耳后的那颗痣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宋舟鸿抓起报纸,撕得粉碎。照片上,阮小溪的手放在乔奕森的肩头,哪里有一点儿强迫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是宋舟鸿此刻脑海中,只有一个词汇来形容阮小溪,那就是水性杨花。

    昨天还新信誓旦旦地要跟他在一起,要与乔奕森离婚,今天就在乔奕森的怀里承欢。

    宋舟鸿万分的懊恼,在他的心里,阮小溪已经背叛了他,从身体到心灵。

    他为自己感到好笑,千里迢迢回来就是为了寻她,可是她,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她了。

    他得不到的东西,即使摧毁,别人也休想得到。

    宋舟鸿的手掌紧紧握拳,骨骼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刚坐下来,就发现桌子上还有一张纸条,是阮小溪留的请假条。

    宋舟鸿看都没看,直接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阮小溪要出门买手机补办手机卡,阮点点非要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想想跟宝贝一起逛街的次数少之又少,今天难得休息,也正好是一个机会,阮小溪就同意带着他一起出街。

    上街就上街吧,还要换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“点点,你身上的衣服,不是早上才穿上的吗?”阮小溪问道,不理解儿子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这是家居装,上街当然要穿的帅。”阮点点一边换衣服一边回答道。

    阮小溪的额头直冒汗,这是什么熊孩子,这么小都知道臭美,在这一点上,她这个老妈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基因,跟他老爸一个样儿。”宋萱不忘记在一旁神补刀一句。

    提到乔奕森,阮小溪竟然有些担心。不过她不会承认是担心乔奕森,她担心的是此次事件给乔本集团给乔家带来的不利影响。

    乔父乔母在国外,应该没有收到消息。二老操劳了一辈子,是该安度晚年的时候,不该再为这些事情操心。

    还有乔一鸣,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对待乔一鸣,阮小溪觉得就像是一个亲人,一个哥哥。这些日子他就像是从这座城市里蒸发了一样,突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乔奕森真是需要帮手的时候。如果他听说了这件事情,不知道会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妈咪,走啦。”阮点点已经架上墨镜,整装待发了。

    乔本集团门口热闹了一天都没有消停下来,乔奕森出不去,只好跟御锦湾那边连线:“查清楚昨晚监控为什么坏了?”

    “预制板掉下里的原因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电话里听到御锦湾那边也是闹哄哄的,受害人家属去了之后,哭天喊地,其余的工人情绪高涨,更加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“将受害人家属和其余工人分开,告诉工人们,停工期间,工资照发,每人补偿一笔精神慰问金,数额按照工资的五倍发放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对电话那头交代道。

    电话里应急科负责人连连点头,有钱好办事,他有把握安抚住其余的工人。

    “乔总,对于受害人家属,我们提出的赔偿,能宽限到什么地步?”电话里负责善后的办公室主任问道。

    “问他们有什么需求,尽量满足他们。”乔奕森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非要闹到公安局,不愿意私了。”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乔奕森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,关键时候这些人都是吃干饭的,这点儿小事也要问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处理不好善后的事情,就换别人。”乔奕森冷冷地说完就扔下了电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