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章来自阮小溪的担心
    电视的声音不大,阮小溪嘴里含着一个葡萄,看了一眼,差点儿呛住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看出是乔本集团的正门,画面上声音嘈杂,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“声音大一点儿。”阮小溪对点点道。

    点点听话地将声音提高了好几个点,然后认真地看着画面。

    听到乔本集团、事故、人命等重要词汇,宋萱原本在玩自己的手机,也被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乔本集团出了人命。小溪,我们赶快过去。”宋萱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去干什么?”阮小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记着啊,这么重大的消息,当然要去现场获得第一手资料啊。”宋萱的职业病犯了。

    可惜犯病不对地方,阮点点听到她的话,白了她一眼,真想把她赶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请假了。”阮小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宋萱看着阮小溪这么淡定,都不像是那个拼命三娘了。

    “以为你去报社了,早上先去报社找你,你不在,我帮自己请假,顺便也帮你请了,所以今天你可以不用工作了。”阮小溪回答道。

    额,好吧,宋萱翻翻白眼,这次是自己瞎积极了。

    这两位主儿,关心人家自己的家事呢,她还在瞎操心工作。

    “好吧,乔太太,你要不要现在赶去乔本集团,解救一下你家相公呢?”宋萱阴阳怪气地说,然后对着阮点点道:“乔小少爷,要不要现在去见你爹地,帮他出谋划策呢?”

    本来是想调节气氛的,可是宋萱招来的只是两记白眼,还有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阮小溪想起来早上,n对乔奕森说过,御锦湾发生了安全事故。乔奕森立马去解决了,现在看来,事情已经失控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爹……乔奕森去了哪里?”阮点点想喊爹地,可是立马又改了称呼,他的眼中难掩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看了,你放心吧,他没事的。”阮小溪走过去关掉电视,他不想这件事情影响到阮点点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没事?你最好现在就过去看看,省得一会儿他一出来,被记者的唾沫星子给淹死。”宋萱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,实话往往是残忍的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,乔奕森是谁,他怕过谁?这种安全事故,弄清楚之后,就是赔点钱儿,不过受害者那一家,挺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阮小溪前一半是说给点点听的,省得小孩子瞎想。

    虽然哄得了小孩子,但是阮小溪骗不了自己。既然乔奕森亲自过去都没有把这件事情压下去,那肯定不是小事了。

    小孩子,对这种人命的事情,本来就比较害怕,阮点点的第一反应就是,乔奕森会不会去坐牢啊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电视剧看多了,出了人命就坐牢!

    创赢报社的印厂里面,铁逸还在监工印刷,突然接到宋舟鸿的电话:“好了,停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。”铁逸放下电话,让印厂停止印刷。

    今天的份量已经够大了,也够乔奕森喝一壶了。

    乔奕森在办公室里面,让御锦湾那边传来昨晚到今天早上的现场监控。

    他仔细地看着画面,晚上光线不足,看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昨晚月朗星稀,没有大风,预制板不会无缘无故地掉下来,除非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还有预制板掉下来的时间,正好就是工人路过的时间,这一点儿也很可疑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巧合,乔奕森说服不了自己。既然是人为的,监控就一定录了下来,还有在事故发生之前,与受害工人接触过的人,都很可疑。

    监控录像在晚上十二点之后,突然出现了黑屏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乔奕森皱眉,这太奇怪了,更加让他认定了自己的猜疑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御锦湾那边来电话,说是已经通知了受害人的家属,受害人的家属情绪很激动,不同意赔偿,一定讨要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好好安置受害人家属,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乔奕森说完就挂掉了电话,如果底下的员工连这点儿事情都需要他亲自出马,那就可以滚蛋了,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揪出那个可疑的人。

    关键时候,乔奕森最相信的人还是n,不得不麻烦n再帮他一个忙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想我了?”n在电话那头,还是一副没正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你住在那边方便,继续帮我控制御锦湾的所有人,不准跟外界有所接触,其他的我来处理。”乔奕森说完又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一鸣在就好了,很多事情可以出面帮他解决。现在乔奕森出都出不去,只有电话遥控了。

    在私人别墅里面,宋舟鸿看着电视画面,满意地品尝着从国外带回来的窖藏老酒。

    一位身材婀娜的金发碧眼美女,从浴室里面走出来,一边跳舞一边走向宋舟鸿。

    “噢,我的天神,你终于来了,我等了你很久了。”金发美女的中文说的很好,丝毫不吝啬对宋舟鸿的赞美和仰慕。

    宋舟鸿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屏幕,伸手一把将金发美女拉过来,坐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vivi,我想你可以回去了。”宋舟鸿指的是让她回国,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哦,不,我要在这里陪着你,哪里也不去。”金发美女显得很意外,没想到宋舟鸿一来就要赶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自己不走,我就让人送你走。”宋舟鸿的语气很坚决,丝毫没有留恋,说着一只手捏住vivi的下巴,强迫她对视着自己的眼神。

    vivi满脸的失落,最终还是勉强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再给我一次最后的温存,就当是我们离别的礼物,好吗?”vivi乞求道。

    宋舟鸿犹豫了片刻,端起酒杯仰头饮尽,然后随手扔掉酒杯,一把就扯掉了vivi身上的浴巾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满是**和征服,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和感情。

    vivi强忍着眼中的泪水,承受着来自宋舟鸿的暴力。这个男人,时而温存时而残暴,尽管在他身边多年,vivi还是不了解他。

    不管她付出多少忍耐多少,这个男人仿佛都离她很远。

    完事后,宋舟鸿扔下疲惫的vivi,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vivi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然后抚摸着自己满身的伤痕。

    宋舟鸿整了乔奕森,心里的那口气稍微下了一点儿。现在的乔奕森自顾不暇,看他凭什么跟他争阮小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